字体-
字体+

    下午约莫四点的时候,正在校园内一家咖啡厅和王勃一起休息喝咖啡的江小柔包里的bp机响了起来。王勃立刻递上自己的手机。江小柔用王勃的手机回了过去,不久之后,捂着话筒,极其意外的告诉他,说他们系学生会的干事想邀请他做个演讲。

    “给你们人大的学生做演讲”王勃吃了一惊,颇感意外,立刻本能的摆手,让江小柔帮自己回了。现在的他已经过了装逼耍酷出风头的阶段,和一群认都不认识的人吹牛打屁,哪有和一个倾慕、喜欢自己的美女面对面的坐在一起倾心畅聊来得舒服。

    “可是,子安,两位干事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他们刚才听我说了现在的位置,立刻就要过来,说要亲自做你的工作。对不起啊,子安,我也没想到张兰,李玲她们竟然是大嘴巴,把你到人大的消息搞得人尽皆知。”江小柔一脸歉意的看向王勃,为自己的室友们向他道歉用屁股想也能想到,王勃来人大的消息肯定是张兰,李玲几个泄露出去的。

    “没事儿,来就来吧,还能吃了我呀”王勃挥了挥手,浑不在意,不过对江小柔寝室几个室友的评价却一下子降低了好大一截。这些人的智商固然不错不然也考不上人大,但是为人处世的情商却连自己那个“二流”外语学院的好多同学都比不了,在自己同学,室友和一个学生会主席面前,竟然弃自己的同学和室友于不顾,不约而同的一起选择了那狗屁付主席,齐刷刷的像权威谄媚、折腰

    “一进校就有这么高的政治觉悟,不愧是未来华夏未来政治精英的摇篮啊”当时的王勃便是一阵感叹,不得不“佩服”这些站队迅速的人的政治敏锐性。

    十几分钟后,外联部的两位干事来到两人歇脚的“水穿石咖啡馆”。

    两位干事一男一女,自我介绍说是人大中文系学生会外联部的,对王勃久仰大名,听说他莅临人大,特邀他去给人大的莘莘学子们上一堂课云云。和前不久那狗屁付主席的踌躇满志,聛睨一切不同,这对外联部的男女却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一个劲的捧着王勃,什么都是他的粉丝啦,对他的才华佩服得五体投地啦,中文系所有师生,包括某位德高望重的老教师都对他无比期盼,犹如久旱逢甘霖啦等等,无论是态度,还是气质,和刚才的那个趾高气扬的付主席比,完全就像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人

    王勃见了,便不得不感叹,心想,真不愧是拉赞助的外联部,这心思太尼玛玲珑了,让他完全生不出拒绝之心。

    “我在帝都的时间不多,来人大也是适逢其会,主要是看望我的一位朋友。这样吧,两位,今天晚上七点到九点,我抽两个小时出来,和同学们见见面,唠嗑唠嗑吧。”王勃想了想,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改变了自己的初衷。

    两人大喜,立刻表示留一人下来对他进行全程陪同,以及安排待会儿晚上的膳食。王勃立刻连说不用,指了指他对面的江小柔,说有他朋友陪同就好了,让两人该干嘛干嘛,地点定下来后直接通知他,他到时候去就行了。

    完成任务的两位干事连番感谢,喜气洋洋的离开后,江小柔便问王勃为啥又改变主意了。

    “唉,我不是看在这两人那一嘴把死人都要笑醒的奉承话的份上,而是看在张教授的份上。新概念作文大赛得奖后,作为大赛主办方之一,你们系德高望重的张教授曾力邀我来人大,还许了我很多好处。在我高考填志愿的那段时间,也曾两次来电话进行劝说,算得上是求才若渴。既然刚才那两人说是张教授的授意,这人情,我无论如何也要还了。”王勃叹息一声,把人大中文系张教授曾经对他的邀请向江小柔摆了摆。

    晚上六点半,人大文学院礼堂,人头攒动,座无虚席。无数中文系的学生将只能容纳四五百人的礼堂挤得水泄不通,还没到点,除了最前面靠近主席台的一排嘉宾席,礼堂内的其他地方已经没有了落脚之地,就连过道上都挤满了人。不少后来的学生见前后门都已经挤不进去,只能遗憾的站在外面的走廊旁听,嘴里咕哝两句什么早知道就早点来占位置之类的话。

    这种万人空巷的场面不仅让学生们吃惊,后面陆续赶来的文学院的领导,教授们也震惊不已,没想到那王勃王子安在学生们中的号召力竟然如此的大。他们最初还担心这次嘉宾的演讲准备得太过仓促,广告的时间太短,到时候如果没几个人,偌大的礼堂只有大猫小猫两三只的话,那就搞笑了。现在看到这种连礼堂内外过道和走廊都挤满了学生的盛况,陆续进来的教授,领导们便无不震惊,心想,还没打广告就这样,要是提前两三天把那小子准备在人大演讲的消息广而告之,那怕是得在大楼的外面设岗拦人了。

    晚上六点五十,在理发店剪了个短发并去掉了眼镜,与前不久相比形象大变的王勃在江小柔和两位学生会干事的带领下,挤过摩肩接踵的人海,终于挤进了文学院的礼堂。他到来的那一刻,整个礼堂内外,顿时响起了一阵雷鸣般的鼓掌和欢呼。王勃也就只有露出略显僵硬的微笑,做出领导视察下面时被吃瓜群众热烈欢迎的样子,双手高举合十,拜来拜去。

    在演讲正式开始前的几分钟,在主持人的介绍下,王勃先跟坐在前排嘉宾席的教授,领导们一一握手见面,走过场一般的相互“久仰”,实际上里面除了曾经在魔都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时见过的张教授,其他人他一个都不认识,当他和对方说久仰的时候,他自己都感觉虚伪。

    七点,演讲正式开始。

    首先是学生会的一个长相不错的女主持人对演讲嘉宾,也就是他的介绍,什么“新概念作文大赛”唯一的“特等奖”获得者,华夏最年轻的畅销书作家,作词人和作曲人,最年轻的企业家等等冠了一大堆让王勃听到后都感觉有些脸红的头衔。

    “最后,让我们热烈欢迎王子安给大家打来的精彩演讲”主持人话音刚落,礼堂内外再次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王勃顶着掌声,昂首阔步的走上演讲席。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同学,大家晚上好。原本我打算只是来人大看一位老朋友的,看过就走,结果不小心暴露了行踪,被中文系学生会的两位同学抓住,强邀我给大家做一个演讲,不讲不能走啊哈,没想到人大竟然是龙潭虎穴,看来,人大我也只能到此一游,留下买路钱,以后决计不敢再来咯。”

    “哈哈哈哈”众人哄笑,然后开始鼓掌。

    “演讲要想讲得好,你们的掌声要想获得多,准备、腹稿必不可少。可惜,因为时间太过仓促,我也不是啥出口成章的神童,更不是真正的大才子王勃王子安投胎转世,所以,今天晚上我做好了两个没有准备的准备:

    “第一,我准备言之无物我也想言之有物,给你们谈点你们没听过的高深理论,或者让你们眼睛一亮,耳朵一惊的惊人之语,奈何时间有限,知识,才能更有限,所以只能谈点一家之言,个人的浅见,把今天晚上你们学生会强加给我的难关混过了事。

    “第二,我准备你们鸦雀无声,不给我掌声。所以,哪怕待会儿你们不给我喝彩,我心头也是不会怪你们的哈。”

    “哈哈哈哈”他的话音一落,热烈的掌声又响了起来。但文学院几位领导的表情却有些尴尬,他们还是第一位见到这么不按牌理出牌的演讲嘉宾。

    “ok,闲话休提,言归正传,虽然我准备说没什么大道理的废话,但废话也还是要有主旨和主题。今天晚上我准备和大家分享一点我个人对文学的看法,文学在十年后的分化或者说异化,以及大家最关心,最感兴趣的,如何有可能靠写小说,或者靠卖弄文字成为一个名利双收,又有名又有钱的人,比如我我和王婆是一家,所以大家就容我自夸一下先。”

    “哈哈哈哈”又是一阵“啪啪啪”连绵不断的掌声,王勃就只得暂时打住,拧开女主持人弓着腰递给自己的一瓶“哇哈哈”矿泉水,润润压力之下变得干燥的喉咙在中国有数的高等学府,对着一群层层选拔出来,人精中的人精,要说毫无压力,那肯定是假的。

    感谢“魔法门og”老弟500起点币的打赏

    感谢“天涯映墨”老弟500起点币的打赏

    一并感谢xx你个老母xx,丶凉心有几度,君临天下,明朗太阳坪,左右兵荒马乱,微波徐徐,6位兄弟姐妹们的慨慷解囊

    谢谢所有订阅,投推荐票和投月票的朋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