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月初,求月票,求推荐,求小赏:)

    人大北门附近某家西餐厅靠窗的一个情侣卡座,王勃和江小柔相对而坐。

    是不是有些晒黑了?很难看?江小柔发现王勃一直盯着她的脸看,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有点。王勃点了点头,抿嘴一笑。

    军训半个月,天天都晒太阳,讨厌死了。江小柔有些赧然的说,显然对自己变黑的皮肤不太满意。

    不过,看起来更健康了。王勃笑着安慰,你长得漂亮,即使黑一点,也难掩本身的天生丽质。

    哪有!见王勃如此直白的夸她,江小柔俏脸一红,心头却仿佛被蜂蜜浸泡了一样,甜滋滋的。对了,子安,你们没军训吗?江小柔看到王勃和以前相比完全没什么变化,犹如小白脸一样的肤色,好奇的问。

    王勃便摇头,说c外没军训,这自然引来江小柔好一顿羡慕。

    两人小声的聊着,诉说着一年多来没见的离愁别绪。当然,这离愁别绪主要产生在隐隐将自己的一颗心系在了王勃身上的江小柔身上。

    不多久,两人点的牛排,意面还有红酒被服务员端了上来。两人边吃边聊,继续分享着彼此进入大学后的所见所闻。自然,主要还是王勃听江小柔的分享,他读的那个二流学校除了一大票美女,实在没什么好分享的。

    闲聊中,王勃提到了刚才那个气势轩昂,风流倜傥的付主席,问那家伙到底是什么来路。

    那个人叫付军,今年读大三,是我们系的学生会主席。开学后不久,那人就就找各种借口和理由来接近我,脸皮比城墙还厚,真的是讨厌死了!不过子安,我我跟他没什么关系的!江小柔一脸的厌烦,给王勃解释着付军的来历,看王勃的眼神也有些紧张。

    呵呵,是嘛?下次这家伙还纠缠你,你就拿我当挡箭牌吧。我不介意哈!王勃呵呵一笑,半开玩笑的说。

    他这么一说,江小柔就不说话了,头低了下去,脸上的红晕如同两人桌上的红酒,迅速的四处弥漫。

    江小柔的表情让王勃的心脏顿时跳了一下,心头开始警惕,然后暗暗的告诫自己,这么纯洁的姑娘他还是别逗人家了。离此不远的孙丽他都还没有搞定,焦头烂额,又去招惹江小柔。他身上欠的情债已经多得三辈子都还不清了,趁现在两人还只是有些暧昧,并没有捅破那层关系的时候,尽量的打住吧。

    然而,就在王勃心生警惕,准备将话题转向其他的时候,他对面红脸低头的江小柔突然抬起头来,深吸一口气,凝视着他的眼睛,羞涩中带着勇敢的说:那好,子安,下次他再找我的话,我就拿你当挡箭牌了哟?

    女孩的眼神虽然羞涩,紧张,但却带着一种一往无前,破釜沉舟般的决绝。

    王勃当即一震,有点不敢与其对视,随即尴尬的笑了笑,目光下垂,自我解围的道:开玩笑的啦!我可不想成为你们人大全校男生的公敌!

    一丝黯然从江小柔的脸上一闪而逝,女孩随即慌乱似的一笑,有些不忿的嘟了嘟嘴,说:讨厌,子安,原来你也就是个叶公好龙的家伙!

    吃过午饭,江小柔问王勃想去哪儿,她陪他逛。

    你们今天下午没课?

    没事儿,就一节思修(《思想道德与法律基础)。偶尔不去上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江小柔说。

    都大学生了,还通过正儿八经的说教去提高所谓的思想道德水平,这也够滑稽的。这种课,不上也罢。那你领我参观参观你们人大校园吧,小柔。嘿嘿,虽然这辈子没机会进什么一流学府,但是走马观花的过过眼瘾也是可以的。王勃嘿嘿一笑,照例鄙视了一番祖国的政治教育只有考试有用,除此没有任何球用,一出社会全是假大空,连上课的老师自己都不信。

    还不是你自己不愿意来北京的?别说人大,你的分北清都可以上了。江小柔白了王勃一眼,有些不满这家伙的风凉话。她最初还以为自己能够和王勃在帝都胜利会师,这也是过去的一年半让她拼命学习,努力考个和他差距不太远的人大的最大动力,最后却得知对方报了他家门口的c外,当场让她失望了好久。

    这不是怕水土不服嘛?而且,我上大学也就是走个过场,不是学什么东西,所以什么大学都一样。我这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家伙还是别挤占名牌大学的名额了。噢,对了,小柔,告诉一个让你羡慕不已的消息:知道c外为了留我给我开出了什么条件嘛?我说出来保证羡慕死你,四年学费全免不说当王勃12345的把c外给他的种种优待告诉江小柔后,江小柔果然睁大了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整个下午,在江小柔这个导游的带领下,王勃便徜徉在人大仲秋的校园内。作为华夏有数的几所名牌大学,人大的整体规模,校园环境,科研设施,图书馆,包括最重要的师资力量,完全不是c外这种小麻雀似的二流学校可比的。走在人大的校园,看着那一座座气势恢宏的建筑,一块块仿佛绿地毯一样的草坪,一个又一个的运动场,以及假山池沼,还有凉亭,王勃渐渐的有种和想象中大学的样子对得上号了的感觉,心头也开始疑惑起自己当初弃北清而报c外的决定是否是真正的英明。

    不过,这疑惑也就在脑海里面转了一圈,很快便不翼而飞。人大,包括还未去逛的北清虽好,但于他而言总有一层隔膜;c外虽小,老师也不咋滴,大多混吃等死,心不在焉,一上课大多就变成ppt人体复读机,可每每想起,都能给他的内心带来无限的安宁和温柔,那里有他一看到心情就会变得柔软,充满怜惜的小兔牙,有让他心醉神迷,顶礼膜拜的女神郑师姐,还有明年会见面的精致小美女张学妹,以及温小寒,宫静,苏梦瑶那一个又一个亲切熟悉的名字。她们,让他难以割舍;她们,让c外变得与众不同,充满了无穷无尽的意义。这是世界上其他所有名牌大学加起来都比不了的。

    如此一想,王勃在参观人大校园时因对比强烈而造成的少许心理错位很快便得到了纠正,在江小柔面前开玩笑的自嘲说,狗不嫌家贫,儿不嫌母丑,c外再差,他也深爱着它里面的女人,这后面的心声当然是不敢说的。

    王勃王子安莅临人大中文系的消息还是被江小柔寝室内的几个女生传了出去,然后一传十,十传百,很快中文系绝大部分学生,包括一些老师,中文系院系的领导都听说了这一消息。

    王勃是华夏前文化部长王猛都交口称赞,道一句天才的人物。在当初某位欲挖王勃而不得的某位中文系教授的授意下,中文系的学生会最先行动了起来,外联部的干事们找到江小柔的同学张兰,李玲等人,问王子安的去向,他们想联系王子安,希望他能够给中文系的学生们做个演讲,介绍一下他成名的经历,如何能够在不到弱冠之年便在文学一途上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就。

    张兰,李玲几个基于现实性的考虑,在当初王勃和江小柔离开的时候,最终选择了中文系的风云人物学生会主席付军,想和付军搞好关系,以便获得一张未来加入学生会大家庭的入场券。现在听外联部的干事们说系上要邀请王勃演讲,脸都有些绿了,这才意识到王勃王子安真正的名气和在文化界的分量。不少人开始悔不当初,觉得当时不应该屈服于付军的淫/威而去抱付军的大腿,现在大腿还没抱住,打脸的事情就已经来了。几人面色不自在的说王子安和她们寝室的江小柔是朋友,两人中午吃饭的时候就出去了,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在那里。她们告诉了两位学生会干事江小柔的bp机号码,让他们自己去找江小柔。她们自己是不好意思去见那位被她们背弃了的室友的。

    十分感谢石龟河一小鱼老弟1000起点币的厚赏!

    十分感谢魔法门og老弟1000起点币的厚赏!

    感谢打胖胖真是太好了老弟500起点币的打赏!

    感谢寡人之疾1990老子500起点币的打赏!

    感谢理想306老子500起点币的打赏!

    一并感谢魔法门og,丶凉心有几度两位兄弟姐妹们的慨慷解囊!

    谢谢所有订阅,投推荐票和投月票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