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王勃见到江小柔的时候,已经是二十分钟后了。除了江小柔,她身后还跟着四五个同学,全都一脸好奇的打量着他。

    等久了吧?江小柔走到王勃的跟前,脸上带着隐藏不住的激动。

    是啊!待会儿你得请我吃顿好的补偿一下!王勃咧嘴一笑,看了看江小柔的脸,似乎比印象中的黑了不少。

    好啊。我们去外面吧,子安。江小柔说,随即有些不好意思,脸上变得有些歉然,对不起啊,子安。我我刚才换了件衣服。

    没事儿,开玩笑呢。江小柔这么一说,王勃便注意到女孩不仅换了件连衣裙,嫩嫩的小脸也是清新水润,仿佛刚洗过一般,除此之外,还描了眉,嘴唇上也涂了透明的唇彩,顿时让王勃心头生出一种被重视的感动。

    实际上,王勃发现他现在约见的女生,只要对方是从寝室里面出来的,差不多每个人在见他之前都会特意的梳妆打扮一番,将自己最靓丽的一面展现在他的面前。

    而一个女生面对一个要见面的男生不管是浓妆还是淡抹,通常只有两种情况:要么因为喜欢;要么因为重视,或是说极度的尊重。

    两人准备离开,就在这时,突然有个瘦精瘦精,尖嘴猴腮的女生走了上来,笑着说:小柔,不给我们介绍一下你的朋友啊?她这么一说,另外几个女生也走了上来,嚷着要江小柔介绍。

    江小柔既没有在同学面前显摆炫耀自己和王勃认识的虚荣心,也有些担心自己嘴巴不言,把他来人大的消息肆意扩展后,给他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要知道,人大的学生,尤其是中文系的,基本上都是文学爱好者,年纪轻轻便爆得大名,名利双收的王勃王子安几乎是所有爱好文学的人的偶像和目标,希冀自己有一天也能像对方一样一书成名,继而暴富。如果班上或者系上的同学知道王勃王子安来人大了,说不得就要涌上来瞻仰一番偶像的光彩了。

    基于此,一路上任寝室内几个室友如何打听,在没有得到王勃的同意之前,江小柔一直守口如瓶,一副打死都不说的样子。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班上的张兰却主动跑上来当着王勃的面要她介绍,江小柔立刻显得有些为难,求助似的看着王勃。

    你们好,我叫王勃,小柔的朋友,很高兴认识你们。你们都是小柔的室友吧?王勃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精瘦女生,笑着说,又把目光看向江小柔,小柔,你还不给我介绍一下你的室友?

    江小柔还来不及开腔,站前王勃面前的张兰却是大吃一惊,一脸的骇然,结结巴巴的说:什么,你你叫王勃?王勃王子安?

    如假包换!王勃笑了笑。

    啊,你,你是王勃王子安!

    的确有点像哦,不过戴了眼镜,而且头发也变长了!

    其余几个女生也反应了过来,一阵阵惊呼,满脸的不可思议。

    江小柔终于反应了过来,见王勃自己主动承认,也松了口气,略显羞赧的向双方介绍:子安,她们都是我的室友,也是一个班上的同学。这是张兰,这是李玲,戴庆耀这位是王子安。去年我们去上海参加‘新概念作文大赛’复赛时认识的。

    有了江小柔正式的介绍,她的几个同学又是兴奋又是震惊,跟着便是连连的讨伐,说她暗得深,认识王子安这个大名人都不说一声。

    最震惊的莫过于张兰了,她万万没想到江小柔的男朋友竟然是王勃王子安这个大名人!如此一来,她刚才那个卖学生会主席一个人情,为以后自己进入学生会铺路的做法便成了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愚蠢行为,一旦暴露,很可能两面不是人。

    而且,不论是付军还是王子安,她都得罪不起!

    鬼迷心窍!我真是鬼迷心窍了!在其他人都在为认识王勃而欢呼雀跃,与有荣焉的时候,张兰的心头却是五味杂陈,像吃了一个猪苦胆,苦涩无比。现在的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大家快点走,让付军扑个空,以后她随便找个借口搪塞好了。要是付军现在跑上来耀武扬威,跟王子安抢女朋友,最后扬威不成反被辱,受辱的付军恼羞成怒下不找她出气还会找谁?一想到可能的后果,张兰便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更加后悔自己的偷鸡不成蚀把米。

    江小柔的几个室友激动过后,就准备离开,给江小柔和王勃留下时间和空间。王勃见她们都带着盅盅饭盒,一看就还没吃放,便提议说一起去外面吃吧,她们都是江小柔的朋友,今天初次见面,他请客。

    几个女生就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嘴上推脱,脸上却无比的向往。王勃瞧在眼里,朝江小柔使个脸色,江小柔便开始挽留,要她们一起去外面吃。几个再次推脱两句,便愉快的答应了。

    众人准备出发。张兰也终于松了口气,但下一刻,却是脸色大变。就在他们的前方,迎面走来三个气势汹汹的男生。三个男生中,两边的略矮,中间的一个高大威猛,风流倜傥,卓尔不群,和王勃一样,戴着装斯文的眼镜,但此时对方的脸色,却难看得很。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人大中文系学生会主席,比她们大了两届的大三师兄付军。

    两拨人相向而行,即将擦肩而过的时候,付军三人忽然停步,挡在了江小柔几人的面前。付军随即露出如沐春风般的笑容,看着几人说:小柔,张兰,李玲,好巧,正说去寝室找你们,没想到在路上就碰到你们了。你们这是去哪儿?吃饭吗?一起去吃吧。正好边吃边谈。

    来者脸上带着笑,但气势很足,也没什么商量,直接给几人做了安排,一看就是平时习惯了发号施令,语气中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味道。说完后,这才有瑕将目光看向紧挨在江小柔身边的王勃,脸上如沐春风的笑容依然不改,笑着说:这位是?恕我眼拙,本年度的新生中,似乎没见过着这位老弟。

    付军卖力追求江小柔的事,在2001届中文系大一新生中可谓人尽皆知。在她们军训期间对方就大献殷勤,为了获得江小柔的好感,很是利用手中的权力给她们谋了不少的优待。

    而江小柔特意对待王勃的样子,以及王勃看江小柔时亲切柔和的目光,也让众女心头嘀咕,摸不准两人的关系。

    所以,一时间,众女也没开腔,全都看向江小柔,看她怎么介绍。

    江小柔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付军,一个从新生报名那天起,就开始追求她的家伙。此时的江小柔,很是有些紧张和不安,担心身边的王勃看到付军后有什么误会。

    付主席,这是我朋友,他不是人大的。你找我们有什么事吗?有事现在就说吧,吃饭就不必了。江小柔看了付军一眼,平静的说,却是没介绍王勃的身份,不过拒绝的意味却十分的明显。

    付军听江小柔说她身边的男生不是人大学生,心头当即松了口气。如果对方就在人大,他还有点不好办。他再霸道,也不是地主恶霸,不能阻止人家朝夕相处。但如果是外校的,他就没什么好担心的。近水楼台的他有的是时间和心思对付江小柔这棵他一见之下便骚动不已的大白菜。离间,瓦解,中伤种种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官场手段,尽管不要钱的使好了。这种事情在过去的两年中他凭借手中的权力和每月比帝都一般白领的工资都还高得多的零花钱可谓屡试不爽,攻破了好几个美女的芳心,大饱艳福,其中不乏一两个名花有主的美女。

    呃,江小柔同学啊,事情比较复杂,也比较重要,直接关系到你们以后能不能进学生会的事情。所以,还是在饭桌上谈比较方面。这样吧,把你朋友也喊着一起,你们寝室的同学也都去。北门附近新开了家湘菜馆,味道不错,中午我们就去那里吃!付军挥了挥手,一锤定音的说。

    几个女生听说有关入学生会的事,顿时眼睛一亮,全都把目光看向江小柔,脸上带着希望的神色,显然希望她点头答应。学生会的好处她们进校之初已经听无数师兄师姐们说过了,不仅关系到自己履历的光鲜,更关系到未来工作的好坏。而且,能进人大学生会的都是人精,不少人的背景都非同一般,如果能结识一两个,与之成为好友,以后绝对好处多多,受益无穷。

    噢,原来是入学生会。不过抱歉,付主席,我对学生会没什么兴趣,谢谢你的好意。张兰,李玲,还有勤耀,要不你们去吧?江小柔将目光看向身边的几个同学,她知道这些人对进什么学生会都很积极的。

    几个女生都有些犹豫,目光在王勃和付军身上转来转去。江小柔看了,面色平静,心头却失望不已,直接扯了扯王勃的胳膊,小声的说:子安,我们走吧。

    嗯,好的。王勃微微一笑,说出了他看到付军三人后的第一句话,同时顺手一抄,干脆抓着江小柔的小手,在周围男女的注视下,和江小柔手牵手的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