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祝大家元旦快乐哟!

    第二天,王勃开车送程文萱去机场。一路上两人都有些沉默。这沉默,当相互搂抱着的两人被窗外的阳光照醒的时候,就开始了。尽管趁着早起时的阳火,王勃又要了女人一次,但比起昨天晚上的疯狂和王勃挑逗对方时的多话,却是默默的做,在明媚的晨光中,听着彼此时轻时重的喘息,两人双双到达了yu望的顶峰。

    机场高速行驶到一半的时候,王勃主动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用余光瞟了副驾驶的女人一眼,柔声说:“宣姨,虹口的王公馆,空着也是空着,客房也多,你如果想去住的话,就去住一段时间吧。反正你也有钥匙。”

    “哦好,好的。”程文萱先是一愣,脸上随即闪出一丝喜色,但马上又想到什么似的开口保证,“你放心,我我不会和你卿叔在你家里做做那种事的。”

    “噗嗤”王勃“噗嗤”一笑,没想到这女人突然提起这个,还言之凿凿的向他保证,“用不着哈,宣姨,我没那种忌讳。你们是夫妻,如果想,呃,也未尝不可。”

    “反正我我不会在别人家里做那种事的。”程文萱小声的说,很快面色一变,因为她突然想到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跟身边这人的胡天胡地,尤其是昨天晚上,几乎经历了传统保守的她这辈子从未经历过的,那些让她面红耳赤,羞愤欲死,死去活来无数次的美事,程文萱呆了呆,旋即在心头加了一句:

    被迫的不算!

    “随你吧。”王勃笑着摇了摇头,不想在这件事情上纠缠。

    “对了,工资我会让我姐给你翻一倍算了,先上浮百分之二十吧。多了会让我姐怀疑,你老公知道了估计也会心头不安。”过了会儿,王勃又说。

    程文萱听了却猛地摆手摇头,连说不用:“不用不用!你你给你的工资已经很高了。现在拿这么多,我已经很满足了。”

    程文萱目前的工资是五千一月,单算工资的话,却是王勃所有员工中最高的,比田芯,程文瑾这些人的工资都高。不过田芯有“曾嫂米粉”的股份,程文萱也有作为经纪人的分红,都算起的话,却是不如了。但2001年的月薪五千,现在上浮20到达六千,哪怕在魔都,也算是高薪了。魔都15年后的行业平均工资,也才五千多,但那个时候魔都的房价,已经涨到了几万一平。

    “这个你就听我的吧。”王勃摆了摆手,“花不完的钱,就给自己买点好的保养品和衣服。要么存起来,等明后年去买台车。算了,你那点钱现在买车也够呛,还是走公账吧。我现在的几个公司,就属你掌管的不动产事业部没有车。你这个部长出个门都要打车,未免让手下们看轻。这样吧,回魔都后你就去4店瞧瞧,买一辆你自己喜欢的。预算的话二十万左右吧。”

    还还要给自己配车?那那自己不是成了程家里面除幺妹外第一个有车的人了?程文萱的心头一阵狂喜,激动得心脏都在颤抖,但嘴上却说:“其实其实我这边用不着配车的,大部分时间,都是飞来飞去”

    “这件事你还是听我的!争什么争?”王勃霸道的打断程文萱的话,瞪了女人一眼,而后放缓语气,“即使不考虑公司的形象,你也要考虑我这个大老板的方便啊?没个车子,难道让我每次来上海都打车?”

    如果在家里,卿胜彬敢这么“没规矩”的打断她的话,程文萱肯定要雄起炸毛然而此时此刻,被王勃毫不客气的打断,看在程文萱的眼中,却是那么的霸气,那么的有男人味!让她都有点痴了!

    难道,这就是被征服的感觉?程文萱心头一跳,想到了一种可能。

    “那好吧。我回上海后就去4店看。”程文萱嗫嗫嚅嚅的说,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心头却是无比的欢喜。

    “现在也没什么好车,毫无性价比。先随便买辆代步车开几年吧,过几年等车型丰富了之后再换。”王勃随口说道,又瞟了眼旁边的程文萱,见对方明明欢喜得不得了,却故意做出一副受气包的模样也不完全是故意,其实也带着真诚,算是一种内心微妙的反应。

    “这女人,可真有点意思。”王勃嘴角一勾,笑了笑。

    他最初以为在和对方发生了那种最亲密的关系后,对方会像一般的女人那样“恃宠而骄”,在他面前更为随意和自然,他身边的好多女生都是那样,比如梁娅,马丽婷和方悠这些,都是一开始矜持,和他确立了男女朋友,或者有了那种关系后,则开始“恃宠而骄”,多多少少开始“霸道”和“不讲理”起来,经常在他面前邀宠撒娇。

    但眼前的女人却有些相反,自从跟对方做了那种事之后,以前较为自然、随意的程文萱反倒是对他更为畏惧,更加小心起来,仿佛他是某个择人而噬的怪物似的。

    难道是昨天晚上做得太过了?

    看着女人从早上起来后就一直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模样,王勃突发奇想。

    又或者对方是担心自己以后还骚扰她?和她没完没了,然后影响她的家庭?

    王勃眉毛微提,又想到对方担心的其实有可能是后面一种。

    想了想,不管是什么原因让女人改变态度,王勃还是决定给女人松绑,划定一条以后彼此相处的界限。

    “那个宣姨昨天晚上我给你说的那些,我会努力遵守,把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咱两发生的事呃当时是我做的一个梦,一个无比美妙和美好,只有在最深沉的梦境里面才会出现的美梦!所以,还请别担心我们以后的交往,好吗?以前咋样,以后咱两还是照旧。”

    “哦,好,好的!”程文萱点头,依然像刚才那样有些机械。王勃用余光观察女人脸上的表情,发现对方似乎松了口气,又似乎有些讶异和茫然,又似乎有种隐隐的失落。

    总之,十分的复杂。

    难道说错话了?王勃心头一动,开始回想刚才的话,很快发觉自己的确是说错了。站在一个女人的角度,头天上了别人,第二天就说什么以后互不打扰,就当从来没发生过,什么梦之类的,听在一个女人的耳中,无论如何,都显得有些绝情和拔di不认人!

    于是,王勃张了张嘴,想再解释两句,却又不知从何解释起。而且,车子已经进入了通向航站楼的分流道。

    首都机场,已然在望。

    到了机场,王勃把程文萱的行李箱从后备箱取出,看着眼前这位和他春风几度,让他无论在ru体上还是精神上都给予他无限放松,无限欢愉的女人,微笑着说:

    “一路保重,宣姨。到了家里给我打个报平安的电话。”

    “哦,好的。”程文萱点了点头,眼睛发红,表情也是前所未有的凄苦,仿佛要哭了似的。

    王勃便叹了口气,也顾不上什么承诺不承诺的了,直接走上去把女人抱住,用力的拍了拍对方的后背,动情的说:“谢谢你,文萱。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说完,王勃也不去看女人的表情,转身回到尚未熄火的驾驶席,挂挡,松离合,踩油门,很快驶离了机场。

    回城的路上,王勃的心情有点沉重。程文萱脸上临别时的那种复杂的表情一直让他有些难以释怀。

    他对程文萱,勿用说,谈不上什么爱,基本上是欲,而且这欲,至少有一半都源于对方那张和程文瑾五六分相似的脸。他最初也认为,他和对方,便是阴差阳错下的春风一度,他的一次计划之外的野食,对方差旅途中的一次出轨。天一亮,大家一睁眼之后,便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彼此继续回到原来的轨道上。当然,该补偿的还是要补偿,该照顾的还是要照顾,哪怕是潜规则明星也要给人家一个合适的角色呢,何况还是一位地道传统的良家妇女。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可是,在他说了那番“春风一度,以后大家相忘于江湖”,程文萱露出了一张包含委屈,落寞,放松,失望,不舍等各种复杂表情的脸后,王勃的心弦却仿佛被人用力撩拨了一下似的,奏出了一声不和谐的异响。

    有那么一刹那,他感觉自己似乎有点喜欢这个在他面前,一直把姿态放得很低,显得小心翼翼,想讨好他的女人了。

    “唉,程文萱不是程文瑾,对方是有家庭的。自己也并没有真的爱上她。算了吧。为了自己也为了她,还是别玩火了。”王勃摇了摇头,摇去心头的那点怅惘跟牵挂,下了高速后,便直奔北舞,准备和孙丽重叙前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