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ps:六千字超大章节祝大家元旦快乐,新年快乐,行大运,发大财哈

    王勃趴在程文萱的床上原本是想休息,让“小王勃”掉血,恢复平时的状态,但是当陈文萱主动请缨的去捏他颈子,肩膀,要为他按摩放松后,“小王勃”不仅没掉血,反而激起了更多新鲜血液的补充,变得越发的壮硕、刚硬。王勃的身体,顿时感觉像有万千蚂蚁在爬,酥麻感直透骨髓;与此同时,他的身体,尤其是“小王勃”,仿佛变成了一个越吹越大,快要爆裂的气球,顷刻间就要炸得粉身碎骨。

    “哼”在程文萱轻重适度的按摩下,控制不住,浑身轻微颤抖的王勃再次长哼了一声。

    程文萱见王勃眉舒眼眯,舒服得直哼哼,心头一喜,更是仿佛受到了鼓励般,越发的卖力起来,按摩了肩颈按腰背,按摩了腰背按双腿,当把王勃的小腿肚也捏完了一遍之后,程文萱喘了口气,用手背擦了擦额迹隐现的汗迹,笑着说:“小勃,你翻下身吧,我给你按按前面。”

    “宣姨,没没事儿,就后面,挺挺好的。”将头埋在枕头上的王勃紧握双拳,瓮声瓮气的说,心头却在咬牙切齿的嚎叫:

    程文萱啊程文萱,别劝啊再劝的话老子真把你办了哈

    “干嘛,还害羞呀翻过来吧,阿姨再给你按下正面。你不知道,你卿叔这两年也经常腰酸背痛,在家里的时候,我也经常给他按摩呢”程文萱拍了下王勃的后背,继续劝说。

    她这话就鬼扯了,事实正相反,经常喊腰酸背痛要按摩的却是她这个“程家四小姐”,而不是她丈夫卿胜彬一开始,给自己这个不论身材,容貌都保养得很好,走在街上,经常让一些异性回头,流干口水的妻子按摩,卿胜彬还喜气洋洋,经常是按着按着,就按出了火气,激情之下,两口子跟着就开始滚床单。但后来,这婆娘被自己按摩舒服了后便一而再再而三的要自己给她来个睡前按摩,卿胜彬便从最开始的欣喜慢慢变成了麻烦,到最后却是烦不胜烦,以至于到现在卿胜彬一听到按摩两个字,就谈虎色变,视如畏途

    程文萱的劝说让王勃既抗拒又向往。抗拒是因为道德和羞耻,向往则是基于本能。王勃在心头忍了又忍,最后终于还是忍不住,心想,死就死吧,程文萱,这可是你自找的,到时候被惊着了可别怪我

    “那那就麻烦宣姨了”扭捏了半天,王勃终于点了点头,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慢慢的一个翻身,从匍匐,变成了仰躺。

    刚刚一反转,被压抑了半天的“小王勃”立刻如宝剑出鞘,一柱擎天,将王勃两腿间的短裤搭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

    程文萱一开始并没注意到王勃下面的情况,只是给他按摩着手臂,边按边像刚才一样唠着家常:“你景妹妹其实各方面都还好,尊老爱幼,人也比较有孝心,就是不爱学习,贪玩好耍,成天到晚的追星,幻想着以后当什么明星明星是有那么好当的嘛”程文萱边按边说,大部分都是她的自言自语。面前的手臂很快按摩完了,她便想跳上床,绕个方向,去按摩王勃的另外一只手臂。程文萱刚一抬头,下一刻,嘴里的话语犹如突然断掉的钢丝锯,戛然而止整个身体,也一下子僵硬,仿佛被魔法定住了一般

    当那个圆锥体一般的“帐篷”突然出现在程文萱眼帘的时候,程文萱心头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跑立刻,马上跑出卧室,逃离眼下这种让她意外,尴尬,以及羞赧的境况

    然而,跑的念头刚一窜出,另外一个强烈的念头又急匆匆的跳出脑海:

    不能跑

    跑了之后把小老板至于何地他以后会不会恨我然后疏远我

    现在虽然难堪,尴尬,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这何尝不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啊能给小老板按摩,亲切犹如家人的在他面前唠嗑,那可不是人人都有的机会据自己所知,目前能和小老板有如此亲密接触的员工,除了小老板的干姐曾萍,以及那个最早跟从小老板,现在已经成为小老板心腹爱将,独掌一方的田芯,也就是老五程文瑾因为小娅的关系有这荣幸

    现在,只要过了今天,那么就要加上自己程文萱了

    所以,最明智的做法就是自然

    对,要自然自然而然,大大方方,把尚未完成的按摩保质保量的按摩完把看到的,当没看到

    程文萱神思念转,很快想清楚了其中的关节,克制住自己砰砰直跳的剧烈心跳,绕到床的另一边,脱了拖鞋,坐在王勃的身边,拿起他的左手,继续按摩起来。

    这次,程文萱没有像刚才那样叽叽喳喳的说什么话了,因为不知道说什么。她的心头尽管明确了目标,但心潮却翻滚得厉害。前不久的她一直把王勃当成低自己一辈的小孩看,就像她的女儿卿景,外甥女梁娅,所以哪怕是给对方吹头,按摩,她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此时此刻,看到了对方两腿间高高搭起了帐篷,她才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事实:

    对方已经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儿,而是一个发育成熟,很可能已经懂得男女之事,甚至有过那方面经历的成年人

    王勃的左手很快按摩完,接下来轮到王勃的两只大腿。

    程文萱开始犹豫,想就此完结,因为大腿离对方的那里实在是太近。刚才仅仅一瞟,就让她面红耳赤,心头发慌;若是按摩大腿,不得不近距离的观察,那还不知道会产生怎样的尴尬。

    但让对方翻身过来是她刚才一直要求的,现在对方按照要求真翻身了,她却仅仅按了两条胳膊便草草的结束,实在是有点虎头蛇尾。

    “没事儿,就当是给老卿按好了,没什么大不了的。”程文萱深深呼吸,自我鼓励,慢慢的挪动自己的臀部,坐到王勃的大腿前,伸出两手,闭上眼睛,开始去捏对方强劲有力的腿部肌肉。

    暑期期间在健身馆的两个月高强度锻炼,让王勃身上的脂肪烧掉了七七八八,不论是胳膊、腿、胸,还是背、腹,全都剩下一块一块的,强健有力的肌肉。尤其是他大腿正面的两块人体最大,最有力的股四头肌,程文萱捏在手里,感觉不是在捏什么肌肉,而是在捏两块硬邦邦的凝胶,紧绷,致密,蕴藏着程文萱从未见识过,让她心慌意乱,心跳加速的力量

    她突发奇想,自己的那个幺妹当初给王勃按摩时有没有出现过这种尬尴的情形呢幺妹比自己年轻,更比自己漂亮,皮肤,身材,无一不是上上之选,自己都能让小老板那样,就更不说幺妹了。所以,这种难堪的景象,多半也是有的。那么,老五会怎么做呢逃避还是像自己这样硬着头皮继续下去

    下次有机会倒是要好好是审问老五。

    王勃闭着眼睛,感觉自己几乎快要爆炸了。全身的血气都在朝下方涌,“小王勃”犹如被打气筒猛地打气般,昂扬勃发,抬头挺胸,简直就要把下身的短裤捅出个窟窿压抑,憋闷,夹着点点完全不到位的,犹如隔靴搔痒一样的舒爽,但却只能让王勃更加的难过。

    有什么东西开始苏醒,意识开始模糊,咔咔咔,锁链似的断裂声在王勃的脑海接二连三的响起,那是束缚道德的枷锁,现在,在那一波又一波如潮似涌的冲击中,即将断裂。

    当最后一点努力克制的意识全部去掉之后,王勃松开了紧紧抓住床单的右手,上抬,一下子抓住女人工作的一只软绵的手掌,然后慢慢的,慢慢的朝那根擎天的柱子放去。

    当程文萱的右手被王勃抓着手,放在自己“小王勃”上面的时候,她犹如抓住了一根烧红的烙铁,一下子缩了回去,脸腾地红了,仿佛涂上了一层鲜血。

    “别,小勃,我我不能那样”脑袋一片空白的程文萱语无伦次,身体开始忍不住颤抖起来。

    王勃睁开猩红的,犹如野兽一样的眼睛,使劲的拽住程文萱的手,再次将其放在仿佛要爆炸了一样的“小王勃”上面,一脸哀求的说:“宣姨,帮帮我,我好难受。”

    “可是不行的,不行的啊我们不能那样我有老公,我不能对不起他而且我的年龄比你大那么多,怎么可以那样啊”程文萱将头摇得如同拨浪鼓,几乎快要哭了出来,再次缩手,身体更是像打摆子一样不停的颤抖。

    “宣姨,我们不做那种事,你就用手,用手帮帮我吧。我实在是太难受了下面都快要爆炸了”王勃继续哀求,抓住程文萱的手不放。

    程文萱看着王勃,视线中的小老板,双目通红,鼻翼扇动,胸口起伏,喘着粗气,一看就是出于一种即将爆发的前兆。这前兆,作为过来人的她毫不陌生,从老公卿胜彬的身上看到过无数次。

    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程文萱想逃,马上离开目前这种让她心惊胆颤,浑身颤抖的场景,但是她又不敢,害怕,恐惧自己万一弃明显已经到了忍耐极限的小老板于不顾,自己的前途,事业一下子就完了。自己将再次被残酷的现实生活所打倒,成为人嫌鬼厌没人权,靠男人生活的家庭主妇,高级的化妆品,几百上千一件的衣服,两三千的包包,飞来飞去让身边的那些姐妹无比羡慕的“空中飞人”的生活一切的一切,都可能将离她而去

    “不我不能回到过去,永远不”程文萱的内心发出一声坚决的呐喊。

    “程文萱,你就是我们程家的流氓想知道,你自己亲自去试一试啊”另外一个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尤言在耳,是老五程文瑾

    “是了说不定老五当初也遇到过这种情况老五是怎么办的听从还是拒绝万一是听从呢天啊不过,既然既然有老五珠玉在前,自己,自己有样学样,又有什么不可反正只是用手,只是用手不是么自己的身体还是干净的,目前也只属于卿胜彬一个人,所以不算背叛他自己自己就是帮一个小辈解决困难是的,只是帮小勃解决困难他太难受了呀”无数的声音、念头在程文萱的脑海中响起,最终幻化出一句:

    “小勃,只只是用手你你保证”陈文萱看着眼睛越来越红的王勃,牙关打颤的说。

    程文萱一直的摇头让王勃失望不已,几乎快要放弃了。对方不干,他也不可能真的用强。他只是被冲昏了头脑,但还没完全丧失理智,失去人性,他更不是什么变态。这种事情,总要你情我愿才有意思。现在程文萱的话却是峰回路转,让王勃惊喜不已。

    “只用手,只用手就够了,宣姨”王勃猛地点头,随即拿起程文萱的手,再次放了上去和谐社会,以下删除2200字

    ps:大家一致嚷着推程文瑾,呃,那个,难度实在是有些高。所以,农村包围城市,先从外围做起吧。面包会有的,什么都会有的,大家敬请期待哈知道俺风格的人应该明白,俺从不是一个拖泥带水,故意拖戏的人。只要水到渠成,自然而然,该办就办,绝不“姑息养奸”

    最后,本章完整版六千多字,删了少儿不宜,影响和谐的两千多字。那两千多,算是俺开书以来yy得最厉害的一次,俺自己都嗨得飞起,到底要不要给你们看呢老规矩,完整版放vip群里,想看的,找群主或者管理员要,要的时候,别忘了提供全订截图哦,不然别怪他们不理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