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王勃达到帝都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程文萱竟然亲自跑到机场来接他。

    “宣姨,你在家里等就行了嘛,还劳驾你来接我。”回市中心的路上,王勃看着风尘仆仆,面上掩饰不住疲惫的程文萱,颇有些过意不去的说。

    “没事儿,闲着也是闲着。”程文萱笑了笑,开始给他介绍北舞那套房子的事,扔了哪些东西,买了哪些东西,一共大致用了多少钱,事无巨细。

    2001年的帝都车辆也不多,还不是闻名于世的堵城,一个小时不到,两人所坐的出租车就到了北舞东南角的那套房子所在的小区。

    这是一套两室一厅,面积80几个平方的两居室,尽管只是楼梯房,不过就在路边,比邻帝都舞蹈学院,十分的当道。

    实际上,王勃目前手里的那差不多70套房产,绝大部分都是这种老式的楼梯房,电梯房不多。这些房子,外表虽然看起来不咋样,但是绝对当道,地段绝佳,周围的中小学,超市,商场等配套也是一流,未来升值的潜力不可低估。

    而且买老房子有个好处,可以不需要重新装修,买过来就可转手租出去。

    到了家里,推门一看,王勃发现这里尽管装修不甚高档,家具家电也颇为老旧,但是因为原来的房东爱惜,保护得当,后来的租客也所住不久,家里总体给人的感觉却十分的温馨。程文萱买了不少真真假假的绿色阔叶植物,假的放客厅,真的放阳台,一下子给家里增添了大量的生气。

    “……不错,宣姨,让你费心了。”走动参观的过程中,王勃频频点头。这房子的内部虽然没有孙丽老家的房子高档,豪华,但和王勃在四方住的那套房子也差七不差八,如果王勃在帝都读书的话,他也会十分愿意住在这里的。

    王勃的话让程文萱十分的高兴,随即又把房间的钥匙,电卡,气卡,水卡等物交给了王勃,并告知了他钥匙都是新配的,不用另配,以及如何缴费等等这两天打听来的消息,颇像一个称职的管家。

    时间已经快八点,王勃的肚子饿得慌,他就叫程文萱出去找家餐馆吃饭。程文萱说稍等,她先去房间收拾下自己的行李,把房间先腾出来。为了节约经费,以及便于打整、收拾房间,她这两天也没去酒店住,将就住在家里。

    “别收拾了,宣姨。这几天你就住这里吧,我也住这里。等我们把帝都跑一遍,你回魔都之后,我再把钥匙交给我朋友,也不差这几天。”王勃叫住准备进屋的程文萱说。

    “那……好吧。”程文萱点了点头。

    两人在小区附近找了家烤鸭店,点了一只烤鸭,又喊了两瓶啤酒。等上菜的过程中,程文萱拿出随身携带的资料,给王勃详细介绍起公司目前在帝都的房产布局,东城几户,西城几户,海淀又有几户,这些房子都在什么地方,周边配套怎样,程文萱信口捻来,如数家珍,听得王勃在心头频频点头。他需要的就是这种不仅办得了私事,公事也不含糊,马虎的下属。

    烤鸭很快上来,都饿了的两人便不再聊公事,大快朵颐,边吃边喝,聊些其他的事情。王勃其实不太喜欢吃烤鸭这种有点带甜味的玩意儿,不过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

    第二天,王勃和程文萱去租车公司租了辆神龙富康,开始像出租车司机一样在帝都的大街小巷转悠起来。因为程文萱比王勃对帝都熟悉得多,程文萱便当了司机,王勃坐在副驾驶。

    两人花了两天时间把公司在帝都的十几套房产全部转了一遍。这是王勃第一次巡视自己的产业,颇有种地主老爷巡视自己田产的意味。通过实地考察,王勃发现,程文萱基本上贯彻了他的购房指导思想,将地段和配套,附近有无知名的中小学纳入了最主要的考量,至于房子的新旧,倒是其次。

    巡视了一遍自己目前在帝都的不动产,接下来的两三天,两人又开始一个区一个区的转悠,王勃也跟自己后世的记忆中对照。不过,2001年的帝都跟十几年后记忆中的帝都很不一样,好多标志性的建筑都没有,一些知名的小区,比如西城金融街有名的“中海凯越”和“丰融园”,一个是工地,另外一个还处于拆迁的状态。

    西城金融街的“中海凯越”,“丰融园”,海淀的“万城华府”,“中海紫金园”,朝阳国贸附近的已开盘或正在动工的楼盘……王勃一一点出,让程文萱以后重点关注。

    今天是星期五,程文萱明天就要离开帝都回魔都了。这天下午,王勃开车带上程文萱,直接去王府井,打算给程文萱买点衣服或者化妆品,作为她帮自己办私事的酬谢。

    程文萱一听王勃又要送东西给自己,连说不用,说王勃上次在双庆送她的那些东西她都要用好久呢。然后又开玩笑说这次在帝都出差一点也不累,不仅住得好,吃得好,出门还有车开,哪里是出差办事,完全是公费旅游嘛!

    王勃呵呵一笑,说公是公,私是私,他才让她在双庆呆了一个多月,没休息两天,又让她飞北京,她丈夫怕是要对他这个老板有意见了,所以这感谢还是得感谢的。

    程文萱立即说他老公才巴不得她天天出差呢,这样没人打扰他摆弄王公馆的园艺。程文萱连说没事儿,让王勃不必放在心上,说自己挺适应出差的,尤其是跟他这个老板出差。

    这话说得王勃有些不敢接,心想,程文萱啊程文萱,你别诱惑我啊!老子在这方面的定力一向低得很,最近一段时间在c外见了无数的美女,却一直没机会发泄,搞得身上阳/火极重,真把我逗出火了,老子直接把你办了!

    实际上,从第二天晚上开始,孤男寡女,和程文萱同住一个屋檐下的王勃就感觉自己的状态有些不对头,下面动不动就搭帐篷,尤其是晚上对方沐浴过后,换上清爽的居家服,和他坐在一起看电视聊天的时候,他老是走神,目光忍不住爱朝身边这个风韵shao/妇的胸口和屁股上瞟,想象着将对方扑倒在沙发上,扯掉对方身上的束缚,然后强力进入对方身体时的舒服跟美妙。

    这个当然跟什么爱情无关,纯粹基于动物交/配发泄的本能!而让王勃产生这种本能的,便是对方只比程文瑾小一岁的年龄,以及作为程文瑾姐姐的六七分相似的面容。所以,本质上说,让他产生冲动的其实不是程文萱,而是程文萱身上所带的有关她妹妹的影子让他产生了不该有的畸念。

    这畸念,如果放在一般人身上,也就是一个yy的念头,一闪而过;但放现在的王勃头上,它就变得异常的强大,需要他用无比坚强的意志力才能控制自己。原因简单得很,普通人的念头,也就只能是个念头,99%是没办法变成现实的;他心头的念头,哪怕是引人入胜的“邪念”,如果放开手脚,99%的几率却是能够实现,让自己满足的。

    这就是为什么大部分明星,有钱人,有权人的私生活大多糜烂不堪的原因,因为太容易实现了,好多时候甚至勿需他们主动追求,仅仅一个眼神,一句话的暗示,女方自己就主动靠上来了。在这种可以轻松得逞的前提下,社会上束缚普通人的道德、情操,在上面那些人的面前,基本上就很难起什么作用了。

    除此之外,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家花没有野花香,有时候,他越想什么“道德”,什么“罪恶”之类的东西,这些东西反而越对他形成一种更为强大,更为致命的吸引力,他对他表姐黎君华,对梁娅母亲程文瑾的旖思,除了两女本来的漂亮和优秀外,更和两人的身份无不关系。

    ————————————————————————

    虽然程文萱嘴里客气,王勃最后还是给她买了一个两千多块钱的包包送给她,作为对方给自己帮忙的酬谢。他这人,穷的时候都不喜欢占人便宜,欠人东西,就更别说现在富有了。

    程文萱一直推脱,但是当王勃将装着包包的口袋塞到她的手上后,程文萱的脸上还是露出一股掩饰不住的喜色。这款包包她早就想买了,不过要两千多,精打细算的她一直有点舍不得。虽然以她目前每个月过5000的月收入,买一个当然也无所谓,但是她老公卿胜彬的工资才只有两千多一月,用相当于她老公一个月的工资买那么贵的包包,即使她老公不说,她自己也会感觉过意不去的。要知道,就在一年以前,她还是靠老公养活的全职家庭主妇,去农贸市场买点肉买点菜,都要挑三拣四,讲价讲半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