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窗外雷声滚滚,暴雨犹如瓢泼,天地间一片昏黑,偶有一道亮光闪过,短暂照亮了犹如末日般的景象。亮光过后,整个天地重归黑暗,只剩下如晦的风雨。

    洗过澡的王勃已经爬上了梁娅铺着粉色床单的木床,背垫枕头,靠在床头,一边翻看着梁娅的相册,一边等待着还在洗澡间沐浴的女友。

    和钟嘉慧小时候一样,几岁的梁娅就显示出了美人胚子的底子,精致,漂亮得犹如洋娃娃。不少照片都是全家福,梁娅被她的母亲程文瑾抱在怀里。程文瑾穿着那个年代常见的“的确良”女士衬衣,下身健美裤,一头长发,有时候是两条犹如麻花的大辫子,有时候却是长发披肩,虽然衣着普通,以现在的眼光甚至可以说是十分的土气,脸上也是素颜,估计最多也就抹了点什么“百雀羚”雪花膏,但是,即使是这样,也难掩对方惊人的美丽!

    真正的纯天然美女!

    至于一大一小,两个女人旁边的那个清清秀秀,一连帅气的眼镜男,则自动被王勃的目光忽略掉了。

    王勃来回将相册内的几十张相片翻看了两次,闭上眼睛,把梁娅和程文瑾这两个大小美女小时候和年轻时候的绝美容颜深深的印刻在自己的脑海,还没睁开眼睛,就听到外面浴室门发出一声异响。须臾,一个穿着碎花睡衣的高挑女孩儿走入房中,一边用一条干毛巾擦着湿发,一边笑着冲王勃说:“臭家伙,谁让你睡我的床的?”

    “呵呵,我不睡这里,我睡哪里?”王勃笑看着才洗过澡的女孩,鲜嫩,清新,犹如雨后的一株空谷幽兰。

    梁娅抿着嘴,忍着笑,朝门外客厅的沙发努了努嘴,“那里呀!我到时候给你张毛毯。”

    “诶哟!”王勃忽然脸色一变,一副被人砍了一刀的样子,“我的腰——诶哟哟——我的腰杆突然闪了一下——哎哟哟——我下不了床了。客不留人病留人,小娅,这床也不小,你就让我这个病号晚上在你这里将就一晚上吧?”瘫在床上,一脸“痛苦”的王勃祈求说。

    “咯咯咯咯咯——”女孩咯咯咯的笑了起来,花枝乱颤,瞪了“瘫”在床上的王勃一眼,“瞧你那傻样!别装啦,装得一点也不像。”

    “奸计”被识破,王勃也就不再装,重新坐了起来,靠在床头,嬉皮笑脸的说:“毕竟不是当戏子的料嘛!来小娅,我帮你揩头发。”王勃用手拍了拍旁边的床单,又朝内移了移自己的身体,为女孩留出位置。

    梁娅回身将卧室门轻轻的合上,又上了反锁,来到床边,刚一坐下,就被王勃一下揽在自己的身上。王勃从梁娅的手里抢过毛巾,温柔的为女孩擦拭起来。

    近距离的观看沐浴过的女孩,眉眼,鼻子,脸颊,耳朵以及下面修长的颈子,在头顶白炽灯的照耀下,更显白皙,柔嫩,让王勃联想起刚刚从锅里捞出来的,才被剥了壳的蛋白,但又比蛋白多了一抹被热水烫过后的红晕。

    “波——”忍不住的王勃低头就朝女孩的脸上亲了口。

    “讨厌,偷袭人家!”仰面躺在王勃身上的梁娅摸了摸被王勃偷袭的脸,嗔道。

    “那你喜不喜欢?”王勃把手里的毛巾朝床角一扔,两手像捧着一只精美的花瓶,捧着女孩细嫩,光滑的脸蛋,柔声说。

    梁娅却不说话,红唇轻咬,双眸大睁,凝视着王勃近在咫尺的脸,仿佛在说:

    你说呢?

    于是,王勃便低头,对着那个红白相间,像花儿一样盛开的红唇,轻轻的含了下去。

    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跟男友接吻了,但每一次,都让梁娅如痴如醉。唇齿的碰撞,舌的纠缠,彼此液体的交换,喷在彼此脸上的,时而粗重,时而轻柔的气息,都让她有种心灵的安详和震颤,感觉到一种心与心的交流,无声,但却熨贴,放佛能够让她把握住某种根本性的东西似的。

    亲吻了好一阵,也不只是唇舌之间的交流,王勃也时不时的去亲亲女孩的额,女孩的眉,女孩挺直的鼻梁,白皙的脸蛋,秀美的耳朵和修长的颈脖。手却难得的规矩了起来,并不想很快打破这温馨的气氛。他能够感觉出,被他拥入怀中的女孩是极享受这种不太深入,浅尝辄止的交流。

    梁娅动了动自己的身子,让自己找到一个更舒适的位置,将王勃的一只胳膊拉入怀中,像小时后抱洋娃娃一样抱在怀里,柔声说:“小勃,有时候,我的真的感觉好不真实,仿佛做梦一样,而且是最甜蜜,最幸福的美梦。”

    “不真实?什么不真实,具体的?”王勃将梁娅的小手抓在手里,由于女孩背靠在他的胸口,以比他矮了一截的姿势坐在床上,所以,居高临下的他很快就发现了一处不一样的风景,目光穿过女孩的圆柔的肩膀,滑过女孩精美的锁骨,从女孩的领口中探了进去。大概是才洗过澡,父亲也不在的缘故,女孩并没有戴自己的胸/罩,王勃的目光便轻易的看见了掩藏在睡衣内的两个不大的半圆,以及由半圆而形成的一道不太深的沟壑。

    有时候,借女孩扭动自己的身体之机,半圆会骤然的扩大,形成一座犹如雪白的,如倒笋似的山峰。山峰的顶端,有一抹小而浅,最多只有一块硬币大小的光晕,光晕的中央,则是一颗颜色鲜红,犹如樱桃般的小小的凸起。

    不过,此时的凸起似乎没什么精神,显得无精打采,软趴趴的匍匐在那抹浅色光晕之中。

    女孩领口罅隙中不时闪过的chun//色,立刻让王勃有些心猿意马,心浮气躁。小王勃也开始不安起来,似有“睁开眼睛”,“抬头望天”的趋势。

    “就是和你在一起有时候感觉很不真实,像做梦嘛!一年之前,要是有人对我说我会和学校内的某个男生谈恋爱,甚至,甚至……”说到这里,梁娅飞速的瞟了王勃一眼,见王勃脸色淡然,没怎么在意之后才又继续说,“甚至和他躺在一张床上,我肯定会以为那是天方夜谭,或者说话的那人疯了。”

    “我也一样,小娅。有时候一想到自己竟然能够让四中最美丽,最大方,也最善良的女孩成为自己的女朋友,我都会怀疑那是不是真的——我王勃究竟何德何能呀,能够受到四中女神的垂青?嘻嘻,小娅,你掐我一把,让我看看现在是不是在做梦?”王勃嘻嘻一笑,说的时候,脑袋却微微朝后一仰,以便让自己的目光能够从女友的领口处收获一片更大面积的白腻。

    “瞎说!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啊?”梁娅瞪了王勃一眼,如他的愿,在他的腰际轻轻捏了一下,心头却异常的甜蜜,“再说,人家才不是什么女神呢!你们班的孙丽才是!”

    见怀中的女孩提到班上的孙丽,王勃不由自主的便想到了孙丽生日那天的情景——那挺/翘的臀,纤细但却弹性十足的腰,清新的,带着薄荷味道的嘴唇,“该死!到底在想些什么啊?”王勃暗骂一声,心虚胆颤的接口道:

    “有一句说一说一句,孙丽还是长得挺乖的,一白遮百丑。但总体的相貌跟你相比还是差一点。而且,她也不是我的菜。”

    这话,放在上辈子来说可以说正确,现在说出来,却完全是口是心非了。

    “你又乱说!什么‘一白遮百丑’啊?人家孙丽除了皮肤白,五官,身材,都是数一数二的好吧?咯咯,幸好孙丽没听到你这话,不然准被你气死了!”梁娅再次瞪了王勃一眼,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好好好!算孙丽也很漂亮吧。不过,在我的心中,我家小娅永远都是排第一的。”

    “什么‘算也很漂亮’?人家本来就很漂亮嘛!”梁娅的脸上发出耀眼的艳光,显得十分的高兴,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脸上很快一变,似笑非笑的看着王勃,说,“臭家伙,今天晚上嘴巴怎么变得怎么甜?老实交代,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诡计?”

    “呵呵,我的嘴巴一直都很甜,从来没苦过。而且,本人也从不玩阴谋诡计,只搞明媒正娶,小妞,今天晚上你就从了大爷我吧!”说完,王勃猛地一用力,翻身把梁娅压在身下,一手把住女孩的脑袋,低头便朝女孩那晶莹圆润的耳垂含去,另一只手,却仿佛上串下跳的猴子,一撩,一钻,迫不及待而又轻车熟路的一下把那只他偷窥了好久,打量了好久,也暗自流口水流了好久的丰满握在了手里。

    “嗯——”一声腻人的轻哼从梁娅的嘴里喊出,“窗帘,窗帘还没拉……”

    ————————————————————————————————

    ps:《俗人》到目前最大的一个高//潮即将在下一章揭晓,连上无法上传的里番,一共七千多字,老瞎删删改改,抓耳挠腮,用了三天时间才好写!自我感觉还是挺满意的。里番老规格,是俺免费送给全订书友们的福利,祝大家看得愉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