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王勃和方悠,马丽婷二女在房间内一阵闲聊,向对方透露了不少他以后在音乐方面的打算,勾勒了一番宏图美景,时间很快到了晚上十点半,距离女生宿舍宿舍楼关门还有半个小时。

    马丽婷觑了眼手腕上的表,不想时间已经到了十点半,有些惊讶的说:“呀,都十点半了,时间过得真快!”

    “啊,都这么晚了呀?”方悠也看了下表,起身,走到窗子变,朝窗户外看去,原本较为热闹的校园已经看不到人影,的确是很晚了。

    两个女生的目光相互看了看,又各自飞快的看了眼坐在椅子上老神在在的王勃。房间内一下子安静下来,气氛变得暧昧。

    王勃咳嗽两声,觉得这个时候应该自己这个男生主动开口了,于是看着两女,故作轻松的说:“婷婷,悠悠,都这么晚了,要不,晚上就在这里歇息?这床,挺大的。”说完后,自己都感觉自己有些无耻,或者说贪得无厌。

    方悠不说话,只是低头玩着自己t恤的下摆,白皙的俏脸,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是通红一片。

    马丽婷的脸色要好一些,没那么红,但是,这里既不是那遥远的华蓥山,也不是谁都不认识她们的四方,而是在她生活学习了四年的母校内,让她和方悠两人留下来,两女在学校的宾馆共侍一夫,即使她再大胆,再开放,也会觉得难为情,而且有种万一被发现,被暴露后的恐惧。

    可是,距离三人上次在四方见面到现在也有半个月了,对重沐爱河的她来说,如果就这么离开,回到寝室,把王勃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仍在宾馆,她是既不愿又不忍。马丽婷咬了咬嘴,一番犹豫,嗫嚅道:“可是子安,我和悠悠都……都没带洗换衣服,洗澡的拖鞋也没有……”

    “嘿嘿,这个简单,可以给小琴姐和云湘姐打个电话,让她们把你们的洗换衣服,牙膏牙刷带过来嘛。”王勃“嘿嘿”一笑,淫/荡的表情,一览无余。

    “算了,还是我和悠悠一起回宿舍拿吧。这些东西,怎么好拜托别人?”马丽婷白了王勃一眼,摇了摇头,说。

    “也行。那我陪你们一起去宿舍。”王勃开始弯腰穿鞋,想了想,觉得也是,就像他自己,也不愿意帮哪怕是最好的朋友拿什么内衣内裤的——女性朋友还差不多。

    马丽婷却急忙阻止,说:“子安,你就呆在这里吧,我和你悠悠姐去就行了。”怕王勃误会,马上又加了一句,“你现在的身份不一样了,万一让人看见,影响不好。”

    王勃现在怎么说也算是名人一枚了,尤其是在学生当中,很是有些知名度。今天和几女走在川音的校园,好多人都对他侧目,甚至指指点点,显然是认出了他这个文学才子。白天倒也罢了,如果被人看见深更夜半和两个漂亮女生出入宾馆,指不定就要弄出什么绯闻来。

    王勃一想,感觉也有道理,便点了点头,起身来到两女的身边,将两女一起搂在自己的胸口,一人脸上亲了一口,温柔的说:“好吧,我就在这里等你们。婷婷,悠悠,你两快去快回。”

    马丽婷和方悠手挽着手回到川音的女生寝室,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寝室内的赵晓娟见了,就好奇的问这两人这么晚,还要到哪里去野,难道晚上不住寝室了?两人还没开腔,胡小琴和何云湘就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为两人解围,说王子安拜托方悠给她弄新歌的伴奏,时间紧得很,晚上要挑灯夜战。

    王勃和方马二人的关系,除了曾经“同床共枕”的胡小琴和何云湘,寝室内的赵晓娟和另外一个女生都被蒙在鼓里,不过,她们也都晓得王子安这个最近半年来在文坛声名鹊起,又超有音乐才华的高二学生和寝室内的方悠关系很好。方悠去帮忙可以理解,但是马丽婷也跟着出去就有些奇怪了。于是,赵晓娟就饶有兴趣的问马丽婷,为啥也跟着一起出去野?

    “野什么野?我这是去保护我家悠悠好不好?”马丽婷白了赵晓娟一眼,脸不红心不跳的说,“万一那王子安不安好心,想对悠悠起歪心思,她一个娇滴滴的女生,哪里抗争得过?”

    “小娟,是我喊……喊婷姐今天晚上陪我去的,我……我有点怕……”方悠俏脸微红的解释,腼腆矜持的她可做不到像马丽婷那样说瞎话都说得那么理直气壮。

    ——————————————————————————————

    夜色已深,但川音宾馆三楼的某个房间内,却是一片火热。

    男的小帅,有才又有财;女的靓,身段好,一个大胆活泼,一个温柔矜持,彼此之间的感情也到位,加上学校内的这个环境,近在咫尺,不远的同学和老师所带来的额外刺激,不用说,在这个有星又有月的夜晚,**——而且还是两把火,一/龙/二/凤,一左一右,一上一下,一前一后,女的浅吟低唱,男的时而沉默,时而低吼,汗水纷飞,热烈而又缠绵,身体滚烫,抵死而后承欢,攀巫山,共**,其中的好处,妙处,舒坦处,不足为外人道哉……

    玩到尽兴处,王勃一把抱起赤/裸的马丽婷,跳下床,让其上半身匍匐在窗户边的圆桌上,一把拉开窗户,马丽婷弯腰在前,背着他,他在马丽婷的后面,紧紧贴住,没有一丝缝隙。王勃一手扶着马丽婷浑/圆/挺/翘的臀,一手将前不久才关上的窗户一拉,顿时,一道匹练似的月光透窗而入,洒在两人的身上,仿佛给两位不着一缕的男女敷上了一层薄薄的银光。

    “呀——”

    “啊——”

    两声低呼,先后在室内响起,显然对王勃拉窗帘的行为感到吃惊。

    “子安,别拉窗帘啊!”匍匐在方桌上的马丽婷大吃一惊,焦急的一声低呼,下面湿/滑的甬道也条件反射似的一紧,伸手就想去把窗帘拉回来。

    “别动!”王勃低吼一声,崩住自己的身体,双脚的脚趾紧紧的扣在脚下廉价的地毯上。马丽婷刚才的那一紧,差点让他缴械投降。

    “呼——”王勃呼出一口气,身体轻俯,将嘴凑在马丽婷的耳边,柔声说,“咱们房间是黑的,外面是亮的,除非谁没事儿拿出一台红外望远镜,否则是看不见咱们的。”

    “嗯!”马丽婷轻轻一哼,听了王勃的解释,终于放下心来。马丽婷抬头望去,在雪白的月光下,可以清晰的看到外面的操场以及正对酒店房间的川音大楼,但是在这个时间,不论操场还是大楼,全都空无一人。

    女人的身体终于放松。在这特殊的环境,特殊的姿势下,沉寂下去的感觉,yu/望很快回流,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刺激着月下两人的身心。

    “哼——”一声腻人的shen/吟在王勃的耳边响起,女人的身子也不由自主的动了动。

    王勃抿嘴一笑,知道自己的恶趣味终于得逞。面对窗外月光下那清晰可见的宽阔的操场,不远处那高耸的,莘莘学子们读书求学的高楼,一时间,豪情万丈,心胸变得无比的宽广。

    “驾——”王勃突然一声低呵,抬手如扬鞭,一个巴掌拍在马丽婷雪/腻的圆//臀上,再无顾忌,一前一后的策马奔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