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解决了心头一直悬着的大事,王勃的心情顿时变得轻松无比,喝完了手里的马提尼后,又叫了杯加冰的威士忌。

    “对了,小弟,你的那四首新歌就是为你的工作室新人准备的?”对面的霍文熙忽然想到似的问。

    “嗯。”王勃点了点头,算是我为他们量身打造的吧。”王勃嘴里胡诌。那四首歌,哪里是什么量身打造,不过是为了方便他装/逼,泡妞,提升自己的文艺范儿而已。

    “你这几首歌,质量很高,如果在香港,随便一首,都可以让一个新人走红。我可是真的有点嫉妒你工作室的那两位新人了。”霍文熙适时露出一种羡慕的神色。身边的钟桐和蔡言两女也一样,脸上带着羡慕的神情。霍文熙看着王勃,继续说:“而且,搞得我都有点想来给小弟你打工了。有你这位大才子坐镇,你的那个工作室,过不了两年,定会名扬大陆,甚至港澳台。”

    这当然是对方的玩笑话,但听在王勃的耳中,却也让他有点踌躇满志,飘飘然,王勃大手一挥,豪迈无比的说:“熙姐,只要你肯来大陆屈就,我给你新公司10%的股份!”

    这话说得霍文熙当即一愣,但很快却苦笑着摇了摇头,说:“小弟,要是早一年遇到你就好了。现在熙姐已经签了卖身契,脱不了身啦!”

    这还是玩笑话,社交辞令,王勃也不会当真。作为去年才成立的香港娱乐圈新出头的过江猛龙英黄娱乐的高层,对方怎么可能去大陆屈就一个开都没开张的娱乐工作室?

    四人在酒吧一直呆到十一点左右,考虑到身边三女明天还要上班,王勃就让霍文熙给他找家酒店,他明天一早从酒店打车去机场。

    霍文熙却一摆手,说去什么酒店,今天晚上就在她家里住好了,明天她安排一辆公司的车送他直接去机场。王勃一愣,连忙拒绝,霍文熙却不由分说,说他这个小弟到了香港还住酒店的话,那不是打她这个姐姐的脸嘛?不论如何,今天晚上都得去她家里住一晚!

    王勃见推脱不过,便说,他去霍文熙的家里会不会不方便?

    霍文熙愣了愣,很快明白过来,噗嗤一笑,斜了王勃一眼,道:“有什么不方面的?不要想多了,你熙姐现在还单身一人呢。”

    住宿的事情就这么说定了。

    接下来,四人先坐保姆车去到钟桐和蔡言两女所住的公司为艺人们租的员工宿舍,两人下车后,司机方向盘一打,开始朝霍文熙的家驶去。

    霍文熙的家和英黄娱乐的总部同在湾仔区,距离公司二十分钟左右的车程,位于一栋独立的高层公寓楼内。面积不大,四百多英尺,也就是40多平方米,是个一室一厅的居室。房子虽然小,但是在香港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而且还处于豪华地段,价格却异常的惊人。霍文熙用十几年青春打拼所挣的钱,所换得的也就是这套才买不久的公寓了。

    王勃跟在霍文熙的身后,进入公寓的电梯,霍文熙抬手按了28楼。几十秒后,“叮”的一声,门开,霍文熙带头出了电梯。

    “小弟,别客气,就把这里当成你自己的家。”进门后,霍文熙将一双男士拖鞋放到王勃的跟前,笑着对王勃说。

    王勃不动声色的换上霍文熙递给自己的男式拖鞋,开始猜测脚下的这双男式拖鞋,到底是给英黄公司的老板杨成准备的,还是给她手下的头号男艺人解挺峰准备的。英黄在娱乐圈的名声并不好,尤其是老板杨成的名声,跟那位被很多明星喊作“大哥”,上人无数的大腕男星有得一拼,霍文熙以三十岁不到的年龄出掌英黄娱乐艺人管理部总监及唱片部总监,要说跟英黄的老板没有什么关系,王勃是很难相信的。

    “小弟,你在客厅先坐一下,我给你找一套沐浴的衣服。今天晚上你就睡我的床吧。我晚上还要工作一段时间,之后在客厅的沙发上躺一下得了。”见王勃换好了拖鞋,霍文熙按开客厅的灯光,对王勃道。

    “这这么行,熙姐?还是我睡沙发,你睡床吧。”王勃连忙拒绝道。

    “你是我的弟弟,听阿姐话。第一次必须睡床,下次来香港,你想睡床,阿姐也会赶你去睡沙发的,咯咯……”霍文熙拍了下王勃的肩膀,自顾自的笑了起来,转身去卧室给他找睡衣去了。

    王勃走到客厅的沙发坐下,顾目四盼,开始打量霍文熙的这个五十平米都没有的小家。家中的装修风格十分的现代,主色调则非黑即白,形成一种强烈而又明快的对比,和霍文熙的穿衣风格十分的类似。

    当王勃正在想霍文熙摆在客厅一角的那盆阔叶绿色植物到底是真植物还是假塑料的时候,霍文熙拿着一件咖啡色的连体睡衣走了出来。

    “这是我原先给我爹地准备的睡衣,不过他还没穿过,你穿大概短了点,将就一下吧。”霍文熙将手里的睡衣递给王勃,朝他眨了眨眼,仿佛看透了他前不久内心的胡思乱想似的。

    “没关系的,熙姐”王勃有些尴尬,拿起睡衣便朝浴室走。

    男式拖鞋,男式睡衣,站在如雨的花洒下,王勃心头的那个霍文熙跟她老板杨成,或者跟她的艺人解挺峰有一腿的念头怎么也挥之不去。但想了想,不论对方跟她老板或者手下的男艺人有没有关系,有几次关系,这都是对方自己人生的选择,跟他毫无关系,他又何必在那里“耿耿于怀”的呢?

    穿着崭新的睡衣,躺在霍文熙纯白色的柔软的床上,鼻孔中飘荡着一股淡淡的香味,这香味,毫无疑问来自于还在客厅一角的书桌上对着电脑俯首工作的女人身上,一时间,王勃便有些难以入眠。脑海中再次不由自主的浮现出赤/身/裸/体的霍文熙跟同样赤/身/裸/体的杨成、谢挺峰一起缠绵,进出,低吼,压抑私喊的情景。杨成王勃只闻其名,未见其人,所以形象模糊,只是一个干瘪,枯瘦,皮肤松弛的老男人形象;而谢挺峰,则形象丰满,具体。两人不停的轮换,但女人却是同一个,那就是漂亮的霍文熙。

    想到英黄的杨成,王勃不由有些警惕,告诫自己,如果说服了程文瑾到英黄来实习,一定要叮嘱程文瑾离杨成这老色鬼远点。这老家伙,可是有名的色中饿鬼。据上辈子网上的一些八卦消息,其公司内稍微有点姿色的女艺人都被其上过。而且还是超级重口味,比如容祖怡和她母亲,据说便被这老色鬼强行弄到一张床上一起玩3/p!程文瑾的风情、魅力王勃可是领教过的,超过现在很多的大明星,要是被杨成这口味独特的老色鬼惦记上了,难免不生出一些事端。

    “看来,为了以防万一,到时候最好还是跟李公子打个招呼,让李公子派车送程文瑾去一趟英黄。有李公子背书,杨成那老色鬼即使起了逮猫心肠,一时半会儿,也不敢乱来的。”黑暗中,王勃开始为自己丈母娘来香港的安危考虑起来。对于男女之事,他一向不惮以最怀的恶意去揣测其他男人的。

    怀着对自己丈母娘的些许担心,对霍文熙这个异姓姐姐私生活的yy,王勃渐渐沉入了梦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s:最后几天了,求月票……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692,睡我家吧)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瞎半身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