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月初了,大家累计了一个月的月票也应该出来了。既然出来了,那就投给老瞎吧。拜谢拜谢!

    ————————————————————————————————

    董贞不开口则以,一开口却是“一鸣惊人”了。对此毫无思想准备的王勃刚喝了一口啤酒,闻言后差点没一口酒喷满桌,强忍想笑的他终是因为一口气没顺利吐出去而剧烈咳嗽起来。

    “咳咳咳”,被酒呛了肺的王勃把身体冲向旁边的金水河,对着“哗啦啦”的河流咳嗽了好一阵,稍好些后,便忍笑对董贞道:“贞姐,我是男生,不是什么男人诶!”

    他这种轻佻的语气,让对面的黎君华立刻有些不喜了,横了他一眼,说:“少嬉皮笑脸的!老实回答!没见你贞姐正悲伤着么?”说完后,自己倒是“噗嗤”一笑,兀自乐了起来,“别看我,你贞姐等着你回答呢!”

    王勃看了看旁边的董贞,对方一脸的哀戚,愁苦,对面的表姐也瞪大眼睛,表情看似庄重,但眼眸中却满是好奇的火焰,显然对他的回答也颇有些期待。

    “我可以撒谎嘛?”王勃苦着脸问。

    “不行!必须老实回答。”黎君华说。

    “那好吧!不过,姐,还有贞姐,告诉你们我们男生——男人内心真实的想法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我告诉了你们之后,你们不要对号入座,对我有啥子误解哈。我陈述的,只是一种很普遍的现象,或者说事实。但是很多时候,心头想的是一码事,但做的很可能是另外一码事。

    “就刚才贞姐的那个问题,呃,那个……坦率的说。和你们女人比起来,男人在那方面的控制力和忍耐力确实要差很多。不能说一天到晚都在想那些事情,但是和喜欢的女生在一起,很大一部分时间。都会想那种事情倒是真的。”

    不论董贞还是黎君华,都算是第一次听一个异性向她们坦露自己的心声,尽管两人的心头其实已经有了答案,但是自己认为是一回事,听对方亲口确认又是另外一回事!一时间。两人都有些被王勃的实话实说给震惊了。

    震惊后的黎君华直接忍不住问:“勃勃,那你也是那种人?”

    “姐,我也是男生——男人嘛!”王勃摊了摊手。

    “你和梁娅在一起也……经常想那种事?”说到“那种事”的时候,黎君华的目光闪烁了一下,神情露出少许的羞赧。

    “是……经常想!”王勃耷拉着脑袋,点头。

    “和其他人呢?和你们班上其他漂亮的女生,或者漂亮的女人在一起的时候,也会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黎君华又问。

    黎君华问到这里,他终于明白了对方给他,或者给男人挖的“坑”到底是什么了。王勃立刻把头摇成了拨浪鼓。矢口否认道:“怎么会?我们只是男人,但并不是发情的牲口好吧!”

    “就是说,你也只是跟你女朋友在一起会想那些事,但是跟其他女生在一起,哪怕对方同样漂亮,但是你不会对对方有其他的想法对吧?”黎君华确认似的又问。

    “肯定不会胡思乱想噻!这是最起码的道德好不好?”王勃面不改色,义正言辞的道,心头却想:鬼才不会!区别在于绝大部分男人只能想想,却没有把“想想”变成“干干”的本事或者本钱。

    但这种更进一步的真实,却是不方面对二位女士讲了。

    “看到没有?看到没有?”黎君华拍了拍董贞的肩膀。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你这下死心了吧?看清你那男友见异思迁,喜新厌旧的本质了吧?那姓木的,既然身体可以出轨。则充分证明他的思想也完全出了轨,而不是像他对你狡辩的那样是什么‘一时头晕,经不起诱惑’!他今天能够经不起那黄姓护士的诱惑,明天同样可以经不起李姓护士的诱惑,后天刘姓护士也可能诱惑了他!那姓木的根本就不是啥子好东西!这种人,要是我早就喊滚蛋了。我不知道你还在犹豫啥子!又有啥子好犹豫的!”

    黎君华的话让王勃大吃了一惊!他最初见董贞眼睛红红,一脸悲苦的样子,还以为她和她那在人民医院当医生的男朋友闹了矛盾,吵了架,然后找她的闺蜜黎君华诉苦,黎君华大概嫌两个女生喝闷酒无聊,所以想到了他这个表弟。

    却不曾想,董贞和那木俊懿木医生,哪里是什么吵架,分明是要闹掰散伙的节奏啊!

    王勃立刻想到他过生时坐在董贞身边那个戴着眼镜,文质彬彬,有些小帅的男人,当初在饭桌上对董贞是如何的温柔体贴,照顾有加,对董贞的喜欢也是溢于言表。怎么这才过了一个多月,两人就闹到了要分手的地步了呢?而且还是木俊懿那厮有错在先?

    董贞虽然没有他表姐黎君华那么漂亮耀眼,但是白皙的皮肤,小巧玲珑的五官,超过一米六的身高让董贞也绝对算得上美女一枚!

    人漂亮倒还其次,董贞的家世,那个在市财政局当副局长的老子,对很多家庭一般的男人来说,才是比董贞的美貌更加重要的存在!

    一个又漂亮,家世又好的女朋友,那木俊懿脑壳秀逗了吗,竟然出轨,和医院的护士搞在一起?

    搞在一起,偷点腥也就罢了,现在这社会,不偷腥的男人也少,但是请做好善后工作啊!结果还被女朋友发现了,他是猪吗?

    想不通,王勃按了按自己的太阳,他是真的有点想不通!

    “姐,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贞姐和木哥……”一脸吃惊的王勃想从自己表姐那里得到更多的消息。

    黎君华早就忍不住了。只是董贞没开腔,她也不好主动当着王勃的面把对方的事情讲给王勃听。现在董贞主动提起了这事,她便没什么顾虑了,毫不犹豫的将木俊懿那“龌蹉之人”所干的“龌龊之事”对王勃摆了出来:

    在木俊懿一次加班的晚上,董贞为了给自己男友一个惊喜,不告而去。在男友下班出门,她正准备从躲在一旁的阴影中跳出来,给男友一个惊喜时,男友却先给了她一个“惊喜”——木俊懿木医生并非单独出门,而是并排着和一个模样俏丽的年轻女人并肩而行,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向车棚,一起取车,然后一起出了医院的大门,一起直奔某个董贞从未去过,也不知道的小区,进了某个单元,某个楼,某个房间,直把悄悄跟在后面,一直跟到门前的董贞看得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难以置信的董贞坐在这扇陌生的门口,一直坐到深夜,然后才敲门。不久之后,门开,是那个跟着木俊懿一起从医院回到这里的女人开的门。

    “你找哪个?”那女人问。

    董贞却不开腔,迈步就朝门内走。这是个一室一厅的小房子,简单,没什么家具家电。但董贞没关注这些,也没理在后面大喊大叫的女人,直接走向卧室,推开门。

    门开,一个熟悉的男人刚从床上坐起来,只不过是赤/裸着上身的。

    董贞扭头就走。

    这天晚上,木俊懿疯狂的给董贞打传呼。董贞直接把传呼关了。第二天,传呼刚一开就响个不停。董贞再关。然后,等她下班,出了市政府大门口的时候,遇到了憔悴不堪,两个黑眼圈的木俊懿。

    木俊懿道歉,要董贞听他解释。董贞便叫他解释。木俊懿便解释说昨天他是第一次去小黄的租屋。他一时不察,思想短路,受了那小黄的诱惑和勾引。但是他的心中,却只有董贞一个。他爱的也是董贞。他对那小黄根本没感情,也从未想过要和小黄耍朋友之类的。

    董贞问小黄是谁?面对董贞如刀一样的冷厉的眼光,木俊懿不敢撒谎,耷拉着脑袋说是医院才分配进来的实习护士,不过,他对着小黄根本没感觉——

    还没说完,董贞一个耳光响亮的打在了木俊懿的脸上。

    “姓木的,我们完了。”董贞撂下一句,转头就走。

    “贞贞,原谅我吧!我喜欢的,真的是你啊!昨天晚上,我就已经和小黄断了,彻底的断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董贞的背后,响起了木俊懿深情的呐喊。

    下了班的董贞没回家,直接去黎君华的家中找到了黎君华。在黎君华的卧室,忍了半天的董贞大哭一场,伴随着黎君华不停的安慰以及对木俊懿的痛骂和诅咒。一直到很晚,黎君华打算喊她妈王吉凤给她和董贞煮点吃的,董贞却说她想喝酒。黎君华便说好,去老地方,不醉不归。

    ————————————————————————————————

    ps:后面连续的几张,呃,都比较好看,老瞎也写得用心,自我感觉还算良好,希望大家多推荐,多投票,老瞎也有动力写出更加精彩的章节献给大家。俺已经一个多月没有网站的官方推荐了,成绩也惨不忍睹,掉到了底,只有靠兄弟们的多多支持了!

    拜谢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