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    月初,向大家求月票,求推荐票,求小赏鼓励……

    ————————————————————————————————

    到了派出所,几个混混,包括王勃和钟嘉慧,都被分开录了口供,钟嘉慧还被人照了相,脸部来了两张特写。混混头子高峰那两个起下马威的耳光打得挺狠,到现在钟嘉慧两边的脸颊都还指痕隐现。

    高峰身上那来自于钟嘉慧钱包的五十块钱和蝴蝶刀也被搜了出来,作为起诉的证据存档。

    钟嘉慧的父母也被通知来到了派出所。不过,两个匆匆赶来的中年男女在进派出所之前,就被在派出所门口溜达的王勃提前堵住了。王勃先做了自我介绍,讲了事情的大致经过,然后,便将钟嘉慧的父亲拉到一边,叽叽咕咕一阵耳语,最后才让两个心忧如焚,一心想见自己女儿的中年男女进了派出所。

    在派出所,钟正江和吴彩霞见到了女儿钟嘉慧。看到女儿没事,至少表面上完好无损,两个担心了半天的男女才放下心来。

    而从始至终,一直表现得坚强勇敢,沉着冷静的钟嘉慧,在见到自己父母的那一刻,女孩柔弱的一面才得以释放。钟嘉慧“哇哇”的,当即和自己的父母抱头痛哭起来。

    这时,主办此案的警官薛涛走了过来,装模作样的把案件的经过大致给钟嘉慧的父母讲了讲,听得两人心惊胆颤,又惊又怒。尤其是钟嘉慧的父亲钟正江,当即怒不可遏,听完后就朝拘留室冲,说要把那几个混混打死出气。哪怕自己抵命都在所不惜!幸得被薛涛,王勃以及流泪不已的钟嘉慧的母亲吴彩霞使命拉住,加一大箩筐法理人情的劝说。这才才让狂怒不已,紧握铁拳的钟正江平复下来。

    但这并没完。钟正江直接当着薛涛等一干派出所干警的面道,这事情,他绝对要追究到底!如果派出所和对方学校的那些领导,包括法院想和稀泥,大事化小,最后让那几个混崽无罪释放,他不介意提老百姓替天行道,哪怕以命抵命。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这狠话,听得王勃当即暗自大赞,觉得钟嘉慧这老汉儿领会他和薛涛的意思领会得不错,演戏也演得不错,自然流露,没有半点生涩和造作。受害人父亲的强势表现出来了,不要命的狠话也放出去了,如果到时候派出所,包括几个混崽学校的校长。法院的法官这些人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弄出人命的话,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

    很多时候。法律也罢,还是其他什么的也罢,欺负的就是老实人。所以才有“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这些流传下来的说法。人家的闺女被流氓欺负,就想求个公道,为此不惜以名相搏,与此相关的人看着办吧。不怕走在路上被人敲闷棍,挨刀子。那就昧着良心,强/j法律吧。

    钟嘉慧老汉儿的狠话放完。唱完了白脸,王勃觉得就该自己出来再唱一唱红脸了。于是他便走到吹胡子瞪眼。盛怒不已的钟正江跟前,道:“钟叔叔,请相信办事的警察吧,他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的<="l">。对那几个敲诈勒索,意图强/j钟嘉慧的混崽,我也是深恶痛绝,巴不得他们受到法律的严惩,还四方校园一个晴天。所以你只管去控告他们!如果需要我出庭作证,我一定当仁不让,挺身而出!”

    王勃这么一说,一直被忧虑,揪心,愤恨等情绪搞得昏头转向的一对中年男女这才想起从头至尾,他们还没感谢过这个冒着生命危险救了自己女儿,又给自家出主意,出点子的小恩人,于是,两人开始轮番感谢起王勃来。钟正江又把自己的女儿钟嘉慧叫道王勃跟前,让她当面给王勃致谢。钟嘉慧的母亲吴彩霞却直接抓着王勃的手,双目通红,语声哽咽,一连说着什么感谢他的大恩大德,如果今天她的女儿没有遇到他,那后果真的万万不敢想之类的话。

    接下来的好几分钟,王勃便是在钟嘉慧一家人对自己的各种感谢,以及他自己不好意思的客气推脱中度过的,弄得他是又尴尬,又充满了甜蜜和隐隐的自豪。无意间偷瞟了钟嘉慧几眼,却见女孩也正泪眼婆娑,但却目光灼灼的瞧着他,看得王勃心头一激,赶紧将视线滑向一边。

    钟嘉慧后面的表情,却是不敢去细看了。

    ————————————————————————————————

    当王勃从派出所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饥肠辘辘,从中午到现在,粒米未沾的他就打算包几个汤圆垫垫肚子。正在掺水和粉,燃气灶上的水都未烧开,客厅的电话就如同打摆子一样“滴铃铃”的响了起来。

    “喂,哪个?”王勃将听筒夹在耳边,两手端着和面不锈钢盆子一边和一边说。

    “勃勃嘛?出来陪你姐喝酒。”对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华华姐!”王勃吃了一惊,“现在?”

    “别废话,快点出来!就在金水河边我们常去的那家。等你哈!”说完,也不等王勃多说,便挂了电话。

    王勃看着传出一阵忙音的话筒,不由一阵苦笑。自己这表姐,和自己越熟悉之后,也越来越不客气,越有一种把自己“马干吃尽”(吃定了某人)的味道。如果是其他人,王勃很可能会恼怒,然后不予理睬,但是对于黎君华这个华华姐,他却根本生不出半点怒意,隐隐约约的,甚至还有些高兴和得意。

    “得!正好晚饭没着落,我还懒得煮饭了呢!”王勃将和了一半的汤圆粉塞进冰箱,走到水槽边,开始洗手。

    骑车到了前不久才路过的烧烤一条河,来到经常去的那家“眼镜烧烤”,见“烧烤五人组”已经来了两人。王勃的表姐黎君华和董贞。

    在前面的空地上架好车,王勃走向已经开始在碰杯喝酒的两人,拉开一把塑料椅。一屁股坐下:“静姐呢,没来?”薛涛他知道今天晚上有得忙了。所以也懒得问。

    “今天没什么静姐,只有你贞姐。你贞姐是主角,你这个当弟弟的待会儿好好安慰安慰她吧。”坐在王勃对面的黎君华说。

    黎君华的这话让王勃吃了一惊,抬眼朝坐在他旁边的董贞看去,近距离细看之下,却见董贞双目通红,一脸哀戚,显然是才哭过不久的样子。

    “贞姐。你,你没事吧?”王勃试探着小心的问。

    “没事儿。哪有什么事?你姐瞎说呢<="l">!别听她的,我好得很呢!”红着眼睛的董贞说,然后提起旁边已经空了一大半的啤酒瓶,拿起王勃跟前的空杯子,就给他倒酒。倒得有些急了,倒酒的手也有些轻微的颤抖,起码洒了小半杯出来。

    王勃急忙扯了几张纸盒里面的软纸,将洒在桌上的啤酒揩去,边揩边说:“贞姐。我自己来嘛。还要劳驾你的贵手,多不好意思的。”

    “有啥子不好意思的?来,勃勃。陪贞姐喝一杯。”董贞举起手里的酒杯,也不等王勃,脖子一扬,就把满杯的啤酒朝自己的嘴里倾倒。同样是倒得很急,洒了不少出来。酒渍沿着嘴角,划过董贞弧形优美的下巴,颈脖,一直流入了衣领内,但她对此却恍然未觉。

    “我都喝完了。你快点喝噻?”董贞将一饮而尽的杯子朝下,晃了晃。见王勃愣愣的看着自己,却没端自己的杯子。有些不满。

    不得已,王勃只有把董贞倒的酒给干了。

    对方的表现让王勃知道这个像表姐黎君华一样的“娇娇女”肯定发生了什么事,但这种事他也不好主动开口。看了看对面的表姐,却见黎君华不动声色的朝他摇了摇头,示意他先别多问。于是,尽管心头疑窦丛生,王勃也只有暂时按耐住自己的好奇心,先行闭口,闷头吃菜。反正现在的他也是饿得慌,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待会儿才有精神听对方的故事。

    吃东西的过程中,黎君华和王勃两人聊了聊几人共同的事业,时空部落1号店和2号店。时空部落2号店在过去的一个月中,利用两个店每天都在增加的流水,于十二月初又增加了15台机子,使时空部落两个店的总机数达到了70台。70台电脑,在这个求多于供的年代,平均每台机子的在线时间,可以达到18个小时每天。这样一来,70台机子不停的“印钞”,每天可以给五人组带来6000以上的流水。添加机器后仅仅一周,两个店的账上便又积累了四万多近五万块现金。现在的黎君华,便和王勃商量着什么时候再开一家新店的打算。

    这些事情,前几天几人聚会的时候早就讨论过,早就有了相应的计划。两人现在说的,不过是老话重提的炒陈饭,避免冷场和尴尬。而王勃和他表姐没话找话的过程中,一旁的董贞却一直沉默着,只有在喝酒的时候,才会开腔出声,吆喝着一起举杯共饮。

    不久,当黎君华开始打趣王勃,探寻他和他女友梁娅之间的八卦时,一直不怎么作声的董贞忽然抬头,冲他开口:

    “勃勃,你说,你们男人是不是都是……下半身动物?是不是一天到晚都想着……那些事情?你说是不是?”

    ————————————————————————————————

    感谢“kqf”,“逛书海的游民”,老弟588的打赏!

    一并感谢涛的飘时代,被遗忘的眼神,昨天去年,暗然的小胖?,sud,低调三儿,天丶噐,武汉文哥,醉卧小舟,俗人vip群,汉武大帝谁,片片黄页,被遗忘的眼神,鹏一,魔法门wog,狂魔神风,盱眙x人生旅途y,周福宝,王顺峰1987,开心大大土豆,の阿虎の,天丶噐,将谋风火,游泳的鲸鱼,书友160428052104627,立冬有夏,,等候自然,鹤舞白沙a,野象弹波,黑天c,黑白颠倒黑白,,天天学习好好向上,,晨鸣亥未曦36位兄弟姐妹的慨慷解囊!

    谢谢所有订阅,投推荐票和投月票的朋友!

    你们一点一滴的支持,是瞎子坚持下去的无限动力……<=""><=""><="">="">="">="">="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