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祝福所有书友劳动节快乐:)

    ————————————————————————————————

    钟嘉慧刚离开不久,四个躺在地上的混混便先后有了动静。先是像蠕虫一样开始扭动,而后有人开始叫喊,喊痛,喊麻。王勃见了,便走了上去,手中拽着电棒,一下一下的敲在手板心上。几个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混混见王勃来了,立刻噤声,面色中充满了畏惧。

    王勃也不跟这几个家伙搭话,只是站在距离几人四五米远的地方盯着,防止有人逃跑。而他的这种不言不语,不开腔不出气,只是兀自拿着“警棍”敲打手心的做派,更是加剧了四个混混对他的恐惧。

    有混混尝试着从草坪上站起来,但试了两下,又像棉花人一样瘫软了下去。四肢无力,脚趴手软,一阵阵火烧火燎的隐痛,仍然像波浪一样从电击处扩散开去,刺激着几人的神经,让几人很想喊几声,发泄几句。但是看了眼前面那个不言不语,面无表情,手拿警棍,像冷血动物一般盯着自己的“大魔王”,几人便把想大喊大叫的欲/望强行压了下去。

    天色渐晚,除了金水河边那排挂着灯泡的烧烤摊,已经看不清远处的行人了。

    随着时间的过去,电击的效果在持续减弱。最先醒过来的混混头子高峰感觉自己又重新收回了对四肢的控制权,除了来自于掌心间的疼痛,双手,双脚的麻木基本消失。他见自己的自行车就在距离自己不远的三四米外。坐在地上的他便如同没有双脚在大街上以臀拖地的残疾人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朝自行车那里挪。刚挪了两三米,视线中那个一直不动声色的“大魔王”就像一只受惊的兔子。动如脱兔,拿着警棍朝自己电射而来。

    “大哥。我……我没想……”高峰大骇,立即讨饶,同时挣扎着从地上站起,但还没完全起来,一股“劈里啪啦”的蓝色电火花便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像闪电一般朝自己的腰间戳来。

    “啊——”高峰一声啊,而后再次倒地,不动了。

    对面王勃的冷酷无情。眼见大哥再次被那个“大魔王”眼都不眨的电翻在地,另外三个混混终于胆寒。钟嘉慧的前男友张争第一个忍不住讨饶:

    “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放我一马吧!”

    另外两个混混也开始讨饶:

    “大哥,我们错了,你放我们一马吧。”

    “大哥,放过我们吧,求求你了。”

    &nbs给老子闭嘴!谁t再多聒噪一句,老子就再让他试试千万伏高压电的滋味!”面对三个马仔的讨饶,王勃终于对几个清醒的混混说出了他的第一句话。

    三个混混于是立即噤声,不敢说话。也不敢动了。三人的心头,几乎不约而同的全部陷入了一股如同这越发浓烈的夜色,漆黑一片。看不到半点光明。

    薛涛正在家里和他老汉儿薛大贵喝酒,挂断钟嘉慧的电话后只说了一句“靠!”,和父母打了个招呼,拿起警棍,手铐就出了门。之后开上警车直奔派出所,接了在派出所值班的同事,一路风驰电掣,直接朝体育场杀去。

    钟嘉慧骑车从公用电话亭返回,见四个混混有三个已经坐了起来。吃了一惊。

    “电话打通了?”王勃问,面无表情。如同铁面判官一样的脸终于柔和起来。

    “嗯!”钟嘉慧点头,朝前面几个混混那里瞟了一眼。下意识的朝王勃身边靠了靠,“给,给你朋友说了。”

    “那就好。他应该很快就会来的。咱们再等一会儿。”王勃感受到了钟嘉慧对混混的畏惧,便再次将手搭在对方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拍。

    三个混混见钟嘉慧去而复返,听到又是打电话,又是喊什么朋友,就知道今天的事还没算玩,之后怕是还有更加不可测的凶险在等着他们。一个王勃已经另他们动弹不得,吃尽了苦头,要是再来几个像王勃这种一点情面都不讲的“冷血动物”,那他们几人的下场……

    三个混混顿时打了一个寒颤。

    钟嘉慧的前男友张争第一个崩溃,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开始哭诉。他不敢向王勃哭诉,只有向前女友钟嘉慧讨饶:

    “嘉惠,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但……但我也是被逼无奈啊!是老大——是高,高峰逼我的!我不干的话,他就要用他的刀儿断我的手指,这话你刚才也听见了。都是高峰逼我的啊!高峰对你起了逮猫心肠,拿我当借口,设计把你诓来,真的不是我啊!你要相信我啊,嘉惠,真的不是我啊!原谅我吧!我求求你原谅我,放我走吧。嘉惠,看在咱两好过一场的份上,你就原谅我吧……”

    另外两个混混见张争开始推卸责任,一下子反应过来,赶忙跟着甩锅叫冤,将矛头齐齐指向始作俑者,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高峰,声音凄惨,语调悲凉,闻着伤心,听者落泪,仿佛自己真是什么天真,幼稚,被人利用的可怜虫一般。

    三人呼爹喊娘,大声叫冤的声音让钟嘉慧有些不知所措,女性柔软,善良的天性让她既为难又有些不忍。尤其是前男友张争那凄凄惨惨戚戚的哀嚎,让她再一次对其失望的同时,心头也凭添了些可悲和怜悯。王勃见了,内心便叹了口气,心头是既高兴又悲哀。他既不希望自己曾经喜欢过的女生像他一样冷血无情,高度理智;同时又不希望对方好了伤疤忘了疼,太过妇人之仁,最后反受其害。

    王勃打开电棍的保险,对着几个聒噪不已的混混一按放电按钮,带着“滋滋”声的蓝色电弧顿时闪现。三个混混大骇,想起了这“大魔王”刚才的警告,赶紧住嘴,不敢再言。

    见几人恢复了老实,王勃就拉着钟嘉慧稍微走远两步,一脸严肃的看着她,道:“钟嘉慧,你现在反悔还来得急,放与不放,就在你的一念之间,我仍旧把决定权交给你。如果你无视曾经被这几个混崽校霸勒索敲诈,肆意欺凌但却无处伸冤,奈何不得的学生们所受到不平和不公;如果你可以忍受这几个刚才穷凶极恶,对你威胁恐吓,又打又骂,现在在我这跟电棍面前摇尾乞怜,装死狗,扮可怜;如果你可以当今天发生的事情什么都没发生,对于今天没有遇到我的结果也能安之若素,处之泰然,那么,你就把他们放了吧。

    “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我的手上,不会随时都有电棍的。你今天的善意,有极大的可能姑息养奸,变成四方无数中小学生的噩梦和悲剧。这悲剧,当然也包括你我在内。你选择吧。”王勃平静的对钟嘉慧说,看似给了钟嘉慧选择权,但话里的提醒和警告,却是连傻子都分得清楚。

    这话犹如醐醍灌顶,钟嘉慧一下子憬悟。一丝赧然随即出现在女孩的脸颊上。

    “王勃,对不起,我不该犹豫的。你说得对,这几个人,他们已经无可救药了。我不该让其他人,包括你为我的善良和软弱买单。对这几个横行霸道,恶名在外,欺凌弱小之人,我选择……不原谅。”钟嘉慧看着王勃,因几个混崽的哭嚎变得软弱摇摆的目光,再次坚定起来。

    “嘉惠,我没看错你。我替那些被欺凌,被侮辱,但却求告无门,只能忍受的四方学子们感谢你。”王勃严肃的表情再次有了笑意。

    钟嘉慧终于开始不好意思起来,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子说:“王勃,你别这么说。应该说感谢的是我。今天要不是你,我,我恐怕……”王勃的再次提醒让钟嘉慧想到了今天晚上要是没遇到对方,自己被几个混崽拖到一边,然后……

    钟嘉慧一个激灵,已然不敢再想下去。

    王勃看到钟嘉慧似乎想起了什么,身体一阵发抖,就明白刚才的警告起了作用。王勃心头叹气,上前一步,轻轻的将钟嘉慧抱在怀里,将嘴凑在对方的耳边,说:

    “别担心!今天的事,就当是做了个噩梦。晚上回去洗个澡,睡一觉,明天的世界,依旧如常!”

    ————————————————————————————————

    隆重感谢“鱼吃猫咪123”老弟5888币的重赏!

    多谢了!

    十分感谢“书友”老弟1888的厚赏!

    一并感谢呼延晟,涛的飘时代,魔法门wog,我今晚绝对经典,片片黄页,昨天去年,暗然的小胖?,低调三儿,`~想~`,俗人vip群,小刘英,细语残言,幽灵胆小鬼,游泳的鲸鱼,醉卧小舟,翡翠青椒,无聊的大刘17位兄弟姐妹的慨慷解囊!

    谢谢所有订阅,投推荐票和投月票的朋友!

    你们一点一滴的支持,是瞎子坚持下去的无限动力……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