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最后一天,老瞎爆发,今日七千五百字,求月票,求打赏!

    ————————————————————————————————

    从钟嘉慧的口中得知,四个混混,其实都不是什么混社会的,乃是职高的在校学生,高三,比她和王勃都大了一届。其中有一个,就是几个职高生嘴里叫“老四”真名叫张争的,的确是钟嘉慧的男朋友,不过却是前男友,早在高一下学期的时候就分手了。两人原本是初中同学,在初三的时候谈起了恋爱。初三毕业后,成绩优秀的钟嘉慧考到了四中,而成绩不太好的男友便只能去读职高。

    两人分开后没两个月,钟嘉慧很快发现男友的身上沾染了很多以前不曾有过的坏习惯,比如抽烟,随口说脏话,跟着比他大的,看起来不三不四的那些职高生一起逃学旷课,惹是生非。钟嘉慧很伤心,也很失望,劝说过男友很多次,每次男友都是口头上答应,但转眼就把对她的承诺当成了耳旁风。

    后来,钟嘉慧通过自己的途径得知男友竟然和那些高年级的职高生跑到其他学校去收保护费,欺凌弱小,成为了很多学生眼中惹不起,也不敢惹的校园“一霸”,钟嘉慧便再觉得自己的男友已经完全变了,以前那个虽然成绩不太好,但大体上还能保持一种积极向上,努力拼搏的男友已经不见了,被一个堕落的,粗野的,毛病丛生,恶习难改的混混所取代了。

    完全绝望之下的钟嘉慧最终在高一的下学期对男友说了分手。

    张争也算光棍,分了也就分了,没有对钟嘉慧死缠烂打。之后两人也没见过面,直到今天去学校上晚自习的路上,钟嘉慧突然被一个不认识的黄毛拦住,说她的男朋友被人打了。头破血流,手脚都被打断了。他们几个想送张争去医院医治,但张争死活不去,只是一个劲的说他想见他的前女友。哪怕是死,他也想见她最后一面。

    钟嘉慧听了,当场被惊得脸色煞白,话都说不出来,心揪心痛得不行。倒不是说她还对张争念念不忘。但是对方毕竟是她的初恋,两人在初三那年也曾度过好多令人难忘的美好时光。现在这初恋,却落得如此下场,一时间,钟嘉慧满头满脑,除了担心和同情,再没其他的感觉。

    就这样,在黄毛的带领下,钟嘉慧火烧火燎的朝张争被打的体育场赶。

    然而,当心忧如焚的她紧赶慢赶的感到体育场后。见到的张争,活蹦乱跳,四肢完好,哪有什么“头破血流”,要死要活的?

    钟嘉慧来不及愤怒,张争见到钟嘉慧的第一句话,却是问钟嘉慧要钱,说自己欠了“峰哥”两百块钱,今天是还款的最后一天,如果不还。自己的一只手和一只脚都要被“峰哥”打断,希望钟嘉慧看在两人过往一场的份上,能帮他一次。

    最后一次!

    以后,钟嘉慧便走她的阳关道。张争也过自己的独木桥,大家两清,互不相欠。

    被前男友无耻的欺骗,钟嘉慧心头怒不可遏,她根本就不想理这个已经堕落得不成样子的人。

    “我没那么多钱。”钟嘉慧冲她的前男友张争说,“这是我两个星期的生活费。全给你。以后,你也别找我了。找我我也不会再来了。”说着,钟嘉慧掏出自己的钱包,将里面唯一一张50元扔给自己的前男友。

    给了钱的钟嘉慧便想离开,这时候,一直未开口的大哥高峰发话了,说这钱不够,差得远。给张争两个选择,要么自断一手,要么让他女朋友陪哥几个晚上一起去“唱死一条街”唱个歌。

    张争相当的吃惊,因为这是“彩排”外的情节,就对高峰说算了,他女朋友晚上还要上晚自习,她身上也只有那么多钱,让她离开算了。

    但是第一次见小弟前女友的“大哥”高峰已经被钟嘉慧的花容月貌迷得昏头转向,精/虫上脑,哪里肯让这个自动送上门来的“猎物”离开,当即就黑了脸,踢了小弟一脚,放出狠话,说少tm嬉皮笑脸,今天老子把话撂下了,张争想放他女朋友走也可以,但是自断一指吧。一边说,一边从兜里掏出一把蝴蝶刀,滴溜溜,银光翻飞,在几个手指间熟练的耍了起来。

    这时,高峰的两个小弟也开始劝说,劝张争别惹大哥生气。大哥就是让他马子去ktv唱哈儿歌,又不会干其他的事情。一个晚上不上晚自习,也没什么大不了。他们从不上晚自习,这天也没塌下来。

    看到大哥动了刀,张争知道自己这位大哥今天晚上是铁了心了,如果不能让大哥如愿,这个据说曾经把人的脚筋挑断过的大哥说不定真要断自己一指。张争不想断指,就只有去求自己的前女友,让她陪对方唱个歌。

    钟嘉慧哪里会同意跟着几个流里流气的二流子去唱歌,当场推着自己的自行车就要走,然后就被嬉皮笑脸的大哥高峰堵住。钟嘉慧走脱不得,只有强行朝挡路的高峰撞去。

    被前轮撞了一下的高峰,终于撕下了温情的面纱,一把将钟嘉慧的车把抓住。钟嘉慧开始斥责高峰,骂高峰流氓,二流子;又开始斥责前男友张争,说她想到他会变坏,但却没想到会坏得这种不可救药的地步。

    张争被钟嘉慧的“口无遮拦”给吓坏了,一边唯唯诺诺的向高峰道歉,说钟嘉慧不懂事,不要和她一般见识啥的,同时又让钟嘉慧给大哥道歉,求大哥的原谅,听得钟嘉慧是越听越气,感觉眼前的张争,不仅人变坏了,而且变得连一个男人最基本的骨气都没有了,和摇尾乞怜的奴才无异。钟嘉慧再也忍不住心头的失望和愤怒,“啪”的一个耳光,打断了张争贪生怕死的絮絮叨叨。

    张争畏惧耍蝴蝶刀的大哥,但是对手无缚鸡之力的前女友钟嘉慧却没什么好畏惧的。当着大哥和几个兄弟的面被一个女人扇耳光,对“混社会”的张争来说不啻于奇耻大辱,立马还以颜色,狠扇了对方一耳光。

    挨了一耳光的钟嘉慧终于流泪哭了起来。自行车也不要了,拿起自己的书包就想走,但马上就被三个职高生围了起来,堵住去路。走脱不得。

    接下来的几分钟时间,都是钟嘉慧和几个混混的对峙和僵持。钟嘉慧一边承受着几个混混污言秽语的调戏,一边试图冲破对方的阻拦,但一直未能成功。

    几个混混一开始只想阻止她的离开,并说服她晚上一起去唱歌。但说好说歹,威逼利诱了好几分钟,这女人都油盐不进,一直想逃。之后,几个混混便换了策略,说既然你想走,那就走吧,拉着钟嘉慧的胳膊和书包就朝外拖。

    钟嘉慧不知道自己将被几个混混拖向何方,却是不敢离开了。这里好歹外面还有一些路人,远处金水河边上还有一群卖烧烤的。“光天化日”,几个混混也不敢真把自己怎么样,但若是被对方拖入了不见人烟的僻静之处,到时候她真的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了。

    所以,钟嘉慧从开始的想离开此地,变得死命拽住自己的自行车车把,不愿意走。

    几个混混和钟嘉慧一番拖拉,也有些“筋疲力尽”了,当然这主要是精神上的。几个职高生虽然平时“偷鸡摸狗”。吓唬恐吓一帮学弟学妹如同吃家常便饭,但是像现在这样“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却也是第一次。心中不免发虚,所以拉扯过程中,不论是开始的阻止对方离开还是后面的拉对方走人,并未真的尽力。不然钟嘉慧一个娇滴滴的女生,哪里挣得过力气大得多的男生?

    几番争夺,好话孬话说尽。眼前的这个美女一直却油盐不进,让几个混混的心头都开始毛躁起来。尤其是始作俑者的带头大哥高峰,心头更是火烧火燎,急得不行,生怕钟嘉慧大喊大叫,招来管闲事的路人。作为几个混混的大哥,什么“挑人脚筋”,让小弟“自断一指”之类的话自然是他用来吓唬小弟,树立权威的,“强抢民女”的事情他也是第一次干。他今天也是无聊,下午和几个小弟一起聊女生,聊到学校的哪个女生最漂亮,他就说某某某,三个小弟立刻摇头,说他没眼光。然后其中一个小弟就说他没见过老四以前的马子,要是见了,他就会明白什么是美女。高峰以前也听几人说过张争的前女友漂亮,但他却是不怎么信的。女生的成绩和美貌基本上成正比,成绩越好,长得越挫。四方美女最多的,就是他自己所在的职高。而四中的女生都是一群书呆子,能有几个漂亮的?但是今天实在无聊,无聊之下,他就想见见小弟以前的马子。但对方已经和张争分了手,直接去喊恐怕不得行,东想西想,高峰便想到了一个“苦肉计”。

    小弟的前女友顺利被他的苦肉计骗来,一见之下,得,职高有两个他打算追的女人可以扔了。

    原本看到钟嘉慧,这个容貌和身材都让他心动不已的女生,他真的只是想和对方唱盘歌,然后借唱歌的机会和对方勾兑一番,交流下感情。但对方却油盐不进,一点也不给面子,作为大哥的高峰,便感觉有些下不了台。

    想把对方放了,让对方离开,他和小弟费了那么多力气,浪费了那么多的口水和表情,连唱个歌这么小小的一个要求都办不到,他实在心有不甘,也觉得特没面子。而且,现在把对方放了,他今天算是恶了对方,以后想和对方搭上关系,那完全是千难万难,绝对没任何指望了。

    不放,但这女人又不配合,嘴里还一直不干不净,喋喋不休的骂着他们,诅咒着他们。

    高峰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骑虎难下。

    骑虎难下的高峰决定快刀斩乱麻,他实在担心有人多管闲事,要是万一把“条子”引来那乐子就大了。今天既然已经恶了对方,想走正规途径和对方耍朋友已经是不可能了,那就只有不走寻常路,另辟蹊径。

    高峰的蹊径便是走上去,卡住钟嘉慧的后颈窝,两耳光扇过后再说。然后,趁钟嘉慧昏头转向之际,面相凶神恶煞,内心却紧张得要死的高峰恶狠狠的对钟嘉慧说:

    “给你最后两个选择:要么跟我们去唱两个小时的歌,要么我用刀在你脸上划两刀!”作为威胁的补充,高峰再次掏出蝴蝶刀,在右手银光翻飞的耍起了刀花。

    从来没见过这种阵仗的钟嘉慧吓坏了,高峰的那两个狠狠的耳光也把她打蒙了,不得已,只有妥协,在几个混混的拉扯和推攘下,推着自己的自行车,一路跌跌撞撞离开了体育场。

    ————————————————————————————————

    通过钟嘉慧的讲述,王勃总算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当然,其中也少不了他自己的补脑。

    他一开始还神情轻松,有些无所谓的样子,但是随着钟嘉慧的进一步讲述,得知这几个职高生的大哥,被几人喊作“峰哥”的家伙,竟然随身带着一把蝴蝶刀,不仅如此,还拿蝴蝶刀威胁钟嘉慧,划她的脸,破她的相后,王勃一脸轻松的表情顿时便凝重了起来。

    这已经不单单是一个暴力泡妞的事情了,而是涉及到敲诈勒索,威胁恐吓,人身伤害,甚至可能的强/j未遂,乃至轮/j未遂等恶性暴力的刑事案件!

    王勃也开始庆幸,幸好自己当初有备无患,带了电棍过来,而没有热血冲动,赤手空拳的跑上来当英雄,装大象。

    而跟几个混混见面之后,他也没说什么废话,而是兔起鹘落,干脆利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几人放翻在地。他若是慢了半拍,让那大哥有时间掏出蝴蝶刀,其余几个混混也有了心理准备,哪怕他手握电棍,面对一群经常打架,不知后果为何物的冲动少年的围攻,混乱中,他这个只有理论推演,没有多少实战经验的人被对方扎上一刀,或者挨一板砖的可能性并非没有,而是相当的有肯能。毕竟,他手里拿的只是电棍不是枪,需要靠近才能电得到对方。

    现在他能够完好无损的,以一种胜利者的轻松姿态向钟嘉慧打听事情原委,偶尔还有闲情逸致去偷窥对方的胸脯和屁股,不仅仅是因为他手里比对方多了一只电棍,更因为他的果决,他比几个小青年所多的那十几二十年的社会经验。

    如此一想,王勃顿时有些后怕,一股冷汗从后背飙出,黏糊糊的。

    ————————————————————————————————

    ps:因为后台的问题,老瞎前几天一直看不到兄弟们的打赏名单,因此无法感谢,延迟了几天,抱歉抱歉!28号以后打赏的兄弟,老瞎会在明天后陆续感谢!

    ————————————————————————————————

    隆重感谢“33颗浅蓝星”老弟总计5000币的重赏!

    感谢感谢!

    一并感被遗忘的眼神,低调三儿,俗人vip群,天丶噐,翡翠青椒,魔法门wog,☆孤独剑客☆,低调三儿,爱钓鱼的傻子,帅帅胜利v,丝1哥,小刘英,,王顺峰1987,开心大大土豆,`~想~`,swj,逐风者之独夜19位兄弟姐妹的慨慷解囊!

    谢谢所有订阅,投推荐票和投月票的朋友!

    你们一点一滴的支持,是瞎子坚持下去的无限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