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最后一天,老瞎爆发,今日七千五百字,求月票,求打赏!

    ————————————————————————————————

    对于几个年龄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即使大也大不了一两岁的混混,王勃并不想一上来就跟对方干仗。他还是抱着“先礼后兵”的想法,如果对方在见到有自己这个外人出来搅和后,能够主动闪人,放钟嘉慧离开,那事情就到此为此。至于钟嘉慧挨了对方几耳光,包括前面被对方骗也好,敲诈也罢损失的一些钱财,他没那个为她讨回公道的心思。上次当,学次乖,就当不知道人心险恶的小女生和不良少年打交道所付出的代价,所交的学费吧。

    然而,几个不良少年,却丝毫没将他放在眼里——这其实也不算什么,他过来也不是让对方高看他的,这几人的高看又不值一毛钱——这几个家伙,却不干不净,骂他母亲,这对于王勃来说,就有点“是可忍孰不可忍”,触到了他的逆鳞了。

    王勃甚至连还嘴的力气也欠奉,面对扬起手,气势汹汹冲上来想扇他耳光的张争,拿起手上的电棍,直接推到“强光”一档,冲张争迎面一照。

    被射程达两百米的强光一照,尽管只有一秒,张争立即被暂时致盲,一时之间,什么都看不见。

    “啊,老子的眼睛——”被暂时致盲的张争张牙舞爪,如同盲人摸象,走都不敢走。

    虽然对方已经失去了战斗力,暂时没了威胁,但是王勃却根本不想放过要“弄死”自己的家伙。看到对方一边像鬼一样大叫大闹,一边用手猛揉自己什么都看不见的眼睛后,王勃不歇气,一个健步冲上去,直接将电棍前端的金属放电头朝对方的腰间一戳,同时一按放电按钮。“噼里啪啦”一阵高压电弧闪过,张争如同被人一下子放掉气的轮胎,直接倒了。

    从张争骂骂咧咧的冲上去想扇王勃的耳光,到王勃射眼。电人,前后仅仅四五秒钟,在高峰三个混混原本打算看好戏的,眼睁睁的注视下,张争这个大活人就歇声。嗝屁,倒了地,三个混混哪里见过这种打架模式,一下子呆住了,震惊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但王勃做事,要么不做,一做就要做到底。他才懒得关心其余三个混混的心理活动,将张争一下电倒后,又是一个健步。朝三个呆呆傻傻,一时之间,还完全搞不清状况的高峰等人冲去。冲的过程中,王勃再次打开强光,对准三个混混的头部,一一点射。

    “啊,老子的眼睛——”

    “老大,我看不见了!啊啊,我瞎了——”

    “你,你不要过来……”

    三个混混。其中两个被王勃的强光射中,暂时致盲。最后一个,也就是混混头子高峰,因为及时低头闭眼。躲过了一劫,并未中招。不过,他虽然及时闭眼,但是在王勃照射他旁边两人的时候,还是被强光晃了一下,视力受到影响。重新睁眼后只能看到一个高大,模糊的身影高速朝自己冲来。高峰惊骇,一手紧急朝自己的牛仔裤掏,试图去掏装在兜里的那把蝴蝶刀,另一手下意识的前伸遮挡,试图阻止黑影的进攻。

    但马上,他感到有什么东西一下子戳在自己的手上,随即一股幽兰的弧光闪现。然后,高峰便什么都不知道了,像刚才的张争,“咚”的一下,瘫软在了地上。

    解决了对自己威胁最大的头子高峰,王勃再接再厉,毫不手软,一下子来到两个捂着眼睛大喊大叫的黄毛身边,冲着对方的腰眼,一人一下。

    又是两道弧光闪过,整个运动场,安静了。

    关掉高压电棍的保险,王勃来到钟嘉慧的旁边。

    “王勃,是……是你吗?他们……他们都怎么了?”钟嘉慧一手警惕的按在自己的胸前,一手朝前晃了晃。很明显,就在混混旁边的她显然也被王勃刚才射出的那几道强光影响到了。

    “钟嘉慧,是我!”王勃见钟嘉慧一只手东晃西晃,状如失明的瞎子,担心自己刚才不小心把对方致盲了,于是赶紧抓着钟嘉慧的手,“你别管这几个混混。他们都被我放倒了。你眼睛怎么了?看不见东西了吗?”王勃关切的问。

    “我看得见。不过就是看不太清楚,有很多影子。”钟嘉慧说。自己的手被王勃抓着,钟嘉慧有些不好意思,但此时此刻,却也让她涌起一股无与伦比的安全感。“王勃,你刚才用的是……警棍吗?”

    “算是吧。”王勃拉着钟嘉慧的手,小心的避开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尸体”和东倒西歪的自行车,来到他放自行车的地方,“你先站在这里吧,我去把你的自行车推过来。你自行车什么颜色的?”

    “谢谢你,王勃。我的是红色的山地车。还有,我书包刚才掉地上了,你能帮我捡起来吗?”

    “没问题。”

    王勃把钟嘉慧的自行车扶起,将她掉在地上的书包塞在前面的行李框内,推车来到钟嘉慧的身边,架好车。

    “还是还看不见吗?”王勃站在钟嘉慧的面前,看着眼睛大张,但却没什么焦点的她,有些担心的问。

    “好像好了些。”

    “能看清我的脸?”王勃将自己的脸凑上去,让对方分辨。

    这算是王勃跟前世这个他第二喜欢的女生挨得最近的一次。他从未有过这样的机会打量对方。在王勃的注视下,钟嘉慧的脸第一次清晰,纤毫可见的呈现在王勃的眼前。大眼,高鼻,嘴唇略厚,却不失性感。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睁大眼睛,但又看不清楚东西的模样,让他恍然有种看星爷《功夫》里面那个瞎眼女主角的错觉。

    对了,那女主角姓什么来着?

    哦,想起来了,姓黄,黄晨依!自己大学寝室墙上有三张女明星海报,其中一个就是这位“黄姑娘”。

    如此一想,王勃借让钟嘉慧分辨自己的机会再次打量了对方两眼。别说,这钟嘉慧,和十年后那个跟刘一菲,杨蜜,王落丹齐名的“四小花旦”之一的黄晨依还真有几分相像。不过,钟嘉慧的眉毛王勃个人觉得却是比黄晨依的好看。黄晨依的眉头是偏男性化的剑眉,钟嘉慧则是女性化的嫦娥眉。除此之外,两人的脸型也有所不同:黄晨依的脸型整体轮廓略显刚硬,带着一种女性少有的英气;钟嘉慧的脸型却更为柔和,虽然缺了那份英气,但却多了一种女性天然的妩媚。而比起女人的英姿勃发,王勃更喜欢女人的小鸟依人。

    钟嘉慧对王勃明目张胆的打望显然没有任何的戒心,摇头说:“看不太清。”

    “唉,不好意思。这是我第一次使用高压电棍,没啥经验,连累你了。”王直起身体,收回打量的目光,叹口气,带着歉意的道。

    “这不怪你啊!他们人多,你才一个人,双拳难敌四手。王勃,你不知道,刚才真的吓死我了。我喊你走,你不走,我真担心他们几个合伙打你一顿,万一你有个什么……我就真的万死不辞其咎了。”说着,钟嘉慧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随着钟嘉慧的拍胸,王勃的目光自然而然的就朝对方的前胸看去。钟嘉慧今天穿的是四中的冬季校服。四中的男生校服没什么好提的,但是女生校服,如果是漂亮女生穿的话,还真有几份韵致。收腰的设计不仅收小了对方的腰肢,更是把钟嘉慧不俗的胸脯显露了出来。王勃特意朝钟嘉慧胸前那两团高高鼓起,已经颇具规模的山丘上看去,仅瞟了一眼,他就感觉到了自己的异样。

    “呵呵,那你是白担心了。我又不是李小龙,不会跟这几个家伙硬斗硬的。我肯定是有备而来嘛。”王勃笑着说,顺便有些不舍的滑开了自己那有些肆无忌惮的目光,心想,钟嘉慧被四中的男生们私下议论说是整个四中身材最好的,果然是名不虚传!“对了,钟嘉慧,我刚才看你跟着一个黄毛去见另外三个黄毛,你怎么会跟这几人……”

    看着钟嘉慧这张俏脸上还未消散的五指印,王勃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想问个所以然出来。他想知道被他放倒的那几个混混到底是谁,是混社会的,还是学生,这也决定着他接下来要进一步采取的手段到底是温和的,还是猛烈的。

    ————————————————————————————————

    隆重感谢“老板羊羊羊”羊兄10000币的重赏!

    恭喜羊兄成为《俗人》的护法!

    护法大人威武!

    十分感谢“黄昏是我苏醒的节奏”黄昏老弟1888币的厚赏!

    一并感谢魔法门119,涛的飘时代,周福宝,昨天去年,王顺峰1987,钱宏,,开心大大土豆,`~想~10位兄弟姐妹的慨慷解囊!

    谢谢所有订阅,投推荐票和投月票的朋友!

    你们一点一滴的支持,是瞎子坚持下去的无限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