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所有人的面面相觑,这是什么节奏?玄月山庄的人都藏到地下去了?

    这些家伙属耗子的吗?

    不管他们怎么想,现在这样的情况不好办,他们不得不承认,这些人藏到地下之后,他们对其无可奈何。

    现在最让他们头疼的,还是赤獾的死。

    没有了赤獾,他们这些人谁也别想逃出幻阵。

    这就不好搞。

    岳长老这时候也不敢说要与涂管事等人决一死战了,谁都能看出来,对方队伍中有一位人才,可以发下藏在地下的目标。

    这时候与对方翻脸,纯粹是找死。

    涂管事也不想在这时候节外生枝,尽管眼前看起来他们具有一些优势,但玄月山庄现在表现出来的能力太过于诡异,他也不敢掉以轻心。

    “涂管事,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将这位老弟……”岳长老正容说道。

    可他的话还未说完,那种危险的感觉再次出现。

    众人心中顿时冒出一种毛骨悚然之感。

    他们的反应不可谓不快,特别是岳长老和涂管事,几乎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这次对方攻击的目标。

    可他们的动作还是太慢了一些,只见一道厉芒在刚才说话的矮胖老者胸前形成,仅是眨眼之间,那厉芒已经贯穿了矮胖老者的胸膛。

    矮胖老者瞪大了眼睛,他致死都没想明白,这柄神奇的飞刀是怎么出现的。

    对方明明还在数十丈的地下啊!

    涂管事和岳长老这些朝元境高却是知道,对方修炼的小李飞刀恐怕已经达到了意刀之境的层次,凝气成刀不过是举之劳,境界高深之处,在数十丈外凝聚意刀也是轻而易举的。

    之前的赤獾是死于这种飞刀之下,现在这矮胖老者同样死于飞刀之下。

    现在他们的处境就很尴尬了,尽管他们实力过人,在江湖上都是呼风唤雨之人,可到了这地方,一切都是白搭。

    他们的感知能力同样无法穿透到地下,而外面又是幻阵,里面又有无数水怪和那巨狮的威胁,这完全就是放油锅里煎啊!

    这一刻,他们内心蹦的更紧了,谁也不知道谁会成为下一个目标。

    然而,他们的紧张似乎并未得到回应,对方就像是消失了一般,完全没了踪影。

    楚云到底去哪儿了呢?

    当然是走掉了。

    他总不能让流光大长老等人一直呆在地下吧。

    所以他让小白挖洞,所有的人沿着洞口直接走出了幻阵的区域。

    这也算是这座幻阵的一个弊端吧,至少它无法对地下形成封控。

    楚云安排秦江和厉海云等人在外面照看着圣灵神树,他与小白再次回到地洞中。

    现在不论是玄月山庄还是青城派的人,甚至包括宁婉清,全都知道了这株宝树的存在。

    但内心敢打这宝树主意的人,却是一个没有。

    厉海云、郑浪和陈万仇三人,都是楚云的铁杆属下,惑心丹下不会有二心,自然不会有多余的想法。

    秦江等人虽然没有服用什么惑心丹,但他们没有一个是笨蛋,虽然不知道这株宝树的真正价值,但却也能猜到这是一件非同寻常的宝物。

    这样的宝物,不是谁都有资格拥有的。

    便是流光大长老和青城派的两位太上长老,也不敢说带着这株宝树离开,将它弄到青城派山上去。

    当然,楚云的威望也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这些人在外面候着,楚云却重新回到了岳长老和涂管事这两群人的正下方。

    他根本没打算用飞刀将对方的人全部干掉,那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

    对他来说,利益最大化的方式只有一个,那就是将这些人活捉了,然后用北冥神功吃干抹净。

    只是对方的人太多,自己如果贸然出去,恐怕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所以这事儿得好好的拾掇拾掇。

    好在他也有优势,那就是敌明我暗,对方根本不知道他啥时候会出现,又会以谁作为攻击目标。而且他还能随时监视这些人的一举一动。

    俗话说只有前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

    楚云还有一个依仗,那就是自己的轻功。

    原本他的轻功就比秦江这种朝元境初期高稍强一筹,现在领悟了高级风灵奥义,在速度上面又有了极大的提升,虽不能说让朝元境高在自己屁股后面吃灰,但追不上他却是必然的。

    岳长老等人在外面严正以待的呆了许久,没见有任何动静之后,稍稍放松了一下。

    可就在这一瞬间,一道厉芒闪过,一个稍稍有些分神的人被一道厉芒射中。

    这次却不是直接贯穿身体,而是命中了昏穴,那家伙当场就倒了。

    几乎就在同一时刻,他旁边的地面突然被撞开,一道身影冲出,抓起这家伙的身体瞬间又钻回到洞中。

    整个过程只发生在一瞬间,等这些高们反应过来冲向那突然出现的洞口时,却只能看到一道影子消失在洞底的拐角处。

    很多人内心推测,如果这时候沿着洞穴追上去,很可能能够追上对方。

    但这时候谁又愿意当这个冤大头呢?鬼知道进去后会经历什么。

    怀着这样的想法,所有的人都只是站在洞口观望。

    数息之后,他们蔚然一叹,都从对方眼神中看到了深深的忐忑和恐惧。

    面对这神出鬼没的敌人,他们又一次的放下了成见,开始商讨对策。

    其实最简单的办法,莫过于先离开这鬼地方。对方钻洞的能力就算再强,也不可能比他们飞掠的速度更快吧。

    只是外面幻阵挡路,他们想走也走不了。

    至于幻阵内的这圈湖岸,又能躲到什么地方去?

    既然无法躲,那就只有防。

    除了被动防守,他们也想过引蛇出洞,只要对方一现身,他们抓紧会将对方干掉,一切威胁自然解除了。

    只是对方的速度太快,除了朝元境高,其他人连躲避的几乎都没有。

    现在这里真正的朝元境高只有三位,而且全都是涂管事这边的。

    至于岳长老那边的几人,虽然都有强大的灵武玉符在,但对方来去速度太快,他们自身反应速度跟不上,根本没有会施展灵武玉符,徒呼奈何。

    最后他们商定,如果实在逼不得已,那就解除实力封印,尽管这样会让他们返回天外之岛之前徒增许多变数,但总好过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吧。

    一番商定之后,他们分片休息,三位朝元境高每人负责一片区域,只要对方现身,便冲上去阻拦。

    就算阻拦不了,也要尽量攻击对方。

    接下来又是漫长的等待,他们真不知道对方的耐心为何会这样好。

    其实他们又怎么知道,楚云这是在用北冥神功吸收对方的内力呢,尽管现在他北冥神功境界提升了,但吸光每一个人的时间却相对变长了,因为他吸入自己体内的内力总量增加了。

    足足一个时辰,楚云方才将这个矮胖中年人的内力全部吸掉,对方也因此变成了废人,被楚云人道毁灭了。

    看着增加的一亿多点的技能经验值,楚云内心绝对是兴奋的。

    按照这种速度下去,自己有希望在离开这里之前,将自己的修为境界提升到三花境后期,到时候他也有把握稳胜秦江一筹。

    楚云再次将感知瞄准了地面上的那些人,他寻找下一个目标。

    对方的布局瞒不过他,其意图也非常明显,但楚云并不担心。

    小白又一次行动起来,楚云自然不可能从同一个洞口窜出去,那完全是找死。

    一个新洞迅速形成,楚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起一人冲进地洞。

    几乎就在楚云前脚刚刚进入,一道剑芒划过,庞大的劲气直接将洞口削出了一个大坑,可楚云还是溜走了。

    他的速度确实太快,给这些人留下的反应时间太短。

    新抓到的人没能逃过楚云的毒,再次贡献出了浑身内力自后,被楚云深深的埋在了地底。

    接下来的时间里,楚云不断的出击,每次都能顺利的擒住一人。

    他也很懂得把握节奏,有时候宁愿多等一段时间,也不让这些人看出规律。

    随着一个个高内力被楚云吸光,楚云积累的技能经验值也飞速提升。

    不过距离楚云升级到三花境后期,还有很大的差距。

    这时候,岳长老等人终于坐不住了,这样下去他们绝对都没有好果子吃。

    最重要的是,他们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发现了一个情况,那就是楚云根本没有直接将这些人杀死,而是只将对方弄晕了。

    这是为何?

    这些人都在世俗世界呆了不短的时间,自然知道一年前江湖上传的沸沸扬扬的北冥神功,正巧获得北冥神功的人正是青城派的人。

    再联系到眼前的情况,他们不得不将这一切与北冥神功联系起来。

    如果这些死掉的人都被楚云抓去做了北冥神功的养分,那结果将让人不寒而栗。

    甚至魔门的这位岳长老内心更是崩溃的,说好的青城派和玄月山庄是正道门派呢?怎么做起事来比邪派还要邪乎啊!

    直接抓活人练北冥神功,这是正道所为吗?

    当年北冥神功名震江湖之时,使用者也最多是在对敌交锋之时用北冥神功钳制敌人,或者是在打斗的时候方才用北冥神功吸取别人的内力。

    眼前这种做法,要是传入江湖,那青城派绝对会沦为邪门外道。

    不过眼前他们并没有将更多的心思放在证明青城派和玄月山庄是邪门外道上,而是在担心一个问题。

    对方的北冥神功到底练到了什么层次,吸收了这些内功之后,实力又会增强到什么层次。

    现在对方就已经强大到他们他们束无策的程度了,如果再继续强大下去,那岂不是他们这些朝元境高都得遭殃?

    不行!不能让对方在这样逞凶了。

    这是地面上所有人的共识,必须遏制对方的行为。

    在这种恐慌的重压下,一些人开始逐渐失去理智。

    于是,在楚云又一次现身之后,那位公鸭嗓的朝元境高直接一头冲进了洞穴中,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死这个家伙,否则他们谁也别想安生。

    公鸭嗓追下去了,其他人暂时没有跟风,因为这公鸭嗓自己也是一位朝元境高,他们觉得从暗处那神秘人的表现来看,应该奈何不了对方。

    可是他们一等再等,却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一个时辰过去、两个时辰过去、三个时辰……

    他们甚至怀疑这两人是不是在地下同归于尽了。

    事实上真是如此吗?

    自然不是。

    楚云又不是傻子,自然观察到追上来的是一位朝元境高。

    面对这样的存在,楚云连与对方正面交的想法都没有。

    尽管他不怕对方,但这样纠缠下去对他没有任何意义。

    更何况这是在地下,对方就算是朝元境高又怎样?他有的是办法让对方跪。

    于是小白直接从后面断掉了对方的退路,将其堵在了地下一百多米深的地底。

    如果对方这时候强行向外挖掘,倒也还有会逃出去。可失去理智的他根本没有这样的想法,只是一门心思的想要追上楚云,将其就地斩杀。

    结果人没有追到,却因为地下洞中空气缺失,眩晕感越来越重。

    到这时候他才想到事情的严重性,就算他是朝元境高,屏息一个时辰也不成问题,可关键是现在这情况,他就算重新返回,也不可能在一个时辰内挖出一条通道。

    结果不言而喻,这家伙最终悲剧了。

    不是被楚云打败的,而是因为窒息昏迷。

    再后来也就可以想象了,这个强大的朝元境高就这样折在了楚云上,成为了北冥神功晋级的养分。

    而随着这位朝元境高被北冥神功吸掉,楚云的这门神功等级终于再次提升一级,其对吸收别人内功方面的诀窍领悟的更多,在吸收效率上有了极大的提升。

    这还只是北冥神功自身的增强,而更让楚云看重的,却是自己对这方面原理的领悟更加透彻,对他融合三门绝学和一门奇功,创造神功有着极大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