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感谢风筝v的10000起点币打赏

    由神灵利用天地间极为罕见的珍惜材料,经过无数年漫长时间所炼制出来的大千之器,其坚韧程度,比起神灵的躯体来,还要坚韧得多

    因此,在这股毁天灭地般的恐怖力量之下,即便整个地球上,所有生灵都已毁灭,即便昊天残魂,都已经彻底的魂飞魄散了,它依旧不曾被毁灭

    它竟真的能够吸收星球毁灭之后的这股恐怖力量

    它就像是汹涌海洋里的一叶扁舟,在爆炸的物质流里狂乱的舞动,它的表面,金色光芒变得越来越耀眼了,到了后来,更是如太阳一般耀眼,它竟然成功了,在不断吸收着这股星球爆炸之后,毁灭般的力量。

    随着巨量恐怖力量被吸入,自它内部,散出了一股极为玄奥的波动来,这股波动,并非天地之力,也不是造化之能,而是比造化之能还要高出了一个层级的规则之力

    随着这股玄奥波动的散出,它就像是一个黑洞一样,不仅在吸收星球毁灭之后的那股毁灭般的力量,还在吸收存在于它周围的所有物质。

    许久,一个声音淡漠的响起:“能量吸收储备完毕,物质储备继续规则改造开始”

    段尘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的表情有些茫然,目光有些呆滞,他慢慢躺在了地上,他的头顶,是一片极为翠绿的枝叶,枝叶上充满了生的气息,一阵风吹来,枝叶微微晃动。

    这里是哪儿

    段尘心中混沌一片,想了大半天,他才吃力的想了起来,这里是柴石大部,是他所在的部落,而他,是这个部落的祝。

    又想了好一会儿,他才想到了,他眼前的这株树,并不是一株平凡的树,而是一只老树精,这只老树精有一个名字,叫做杨柳。

    “杨柳”段尘张开口,轻声说出了这两个字来。

    “阿尘,有事”在他头顶,枝叶晃动,一个略显得生硬的声音,问他道。

    “没有。”段尘摇了摇头,他觉得自己很虚弱,这种虚弱,并非**,而是一股源自于灵魂深处的虚弱,这股虚弱的感觉,令现在的他,只想睡觉。

    于是,他的眼皮开始打架,然后又陷入了沉睡之中。

    就这样,他醒了又睡,睡了又醒,如此反复了几次之后,在某一天的清晨时分,远方,金色的太阳即将自地平线升起的时候,他再一次睁开了眼睛,他终于觉得没那么疲倦了。

    他吃力的爬起,然后盘腿而坐,现在的他,就坐在祖灵大树的树梢,有些茫然的看着前方处的天空。

    他有种感觉,自己似乎忘记了某些重要的东西,这让他觉得有些难受。

    就在这时,距离他数十千米之外,一个黑点出现了,进入了他的视野之中。

    几乎是下意识的,他的一双眼睛,化为了浓郁的金色,继而,两道宛如实质般的金光,自他双眼里射出

    天眼神通发动

    这个小黑点瞬间变得清晰了,这是一只黑鹰,身长10米,羽毛坚硬如铁,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淡淡的金属寒芒。

    随着他的注视,一段文字注备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铁羽鹰,荒兽级禽类,特点:凶狠,擅长速度,综合战力:224。”

    “区区一只荒兽而已。”段尘撇了撇嘴,随即移开了视线,但很快的,他又怔了怔,脸上露出了一抹狐疑。

    他用手撑着下巴,又开始蹙眉思考,却什么也想不起来

    能够看到一只妖禽的综合战力,这很正常吧,毕竟我的实力,比起它来,要高出了太多,能够一眼将它看穿,这很正常吧。

    只是这似乎有些不对啊至于哪里不对,他一时之间,又有些想不起来。

    这让他感觉有些狂躁,他用双手抱着脑袋,开始冥思苦想。

    忽然,他心念一动,转头看向了一旁。

    便见一个穿着兽皮衣的人影,自那里爬上了祖灵大树的树梢,这是一个大半小子,却长得虎背熊腰的。

    段尘用目光注视向了他,一段数据,在他的脑海之中一闪而逝:“先天中境级人类,综合战力252。”

    这名半大小子爬上祖灵大树的树梢之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稍稍喘顺了一些之后,对段尘道:“阿尘叔,长老他们因为分配资源的一些事情,产生了一些分歧,族长让我来通知你一声,让你过去做决定。”

    “哦,大栓,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段尘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大栓却没走,他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冲着段尘咧开大嘴笑了笑:“阿尘叔,我这样再爬下去,实在是太累了,要不你送我一程”

    段尘笑了笑,他散出了天地之力来,对着大栓一挥手,大栓就直接飘到了半空,然后就像是坐着降落伞一样,缓缓的向着下方处飘去。

    “这个人类,实在是太懒惰了。”待得段尘将大栓送下去了之后,老树精的声音出现了,带了些叹息之意:“他难道不觉得,在这株巨树上爬上爬下,是一种很好的锻炼方式么”

    “这孩子有点儿恐高症,要他爬上来倒还好,让他爬下去,他会吓死的。”段尘笑着回了一句。

    他的一双眼睛,忽然凝视在了老树精那粗壮的树干上面。

    瞬间,一段数据便浮现而出:“树精,天人4重生物,特点:这是一株生命之树,充满了生命气息,综合战力:11200。”

    段尘在怔了怔之后,带了些惊诧之意的开口道:“阿柳,你的实力怎么突然之间提升了那么多”

    老树精略显木纳的声音里,有了几分自得:“我在那片异空间里,吸收了那么多黑雾能量,你难道忘了待我把体内储存的所有黑雾能量,全部炼化完毕,我的实力,只会更强。”

    从柴石大部的议事厅里走出来,段尘一边走,一边小声的嘀咕着:“这么简单的资源分配,竟然还要由我出面处理,那几个老头子活了那么久,真是活到狗肚子里去了。”

    忽然,他止步,目光看向了前方。

    在他前方十来米远的地方,一个身上穿着破烂兽皮衣,兽皮衣上还存在了少许血迹的男子,正扛着一只巨大的黑色山猪,满脸笑容的走着。

    段尘怔住了,他看着这个中年男子,泪水刹那间模糊了他的视线,他用一种有些颤抖的声音喊道:“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