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10级毒药,就算是被嗅入到体内,也同样能毒杀朝元境存在,就算是朝元境圆满高手也不能幸免。

    但这只是说正常的人类朝元境高手,如果是自身具有辟毒能力的异兽,又或者毒抗能力极高的人类高手,10级毒药就不一定对他们有效了。

    更何况,就算是10级毒药,也得被嗅入体内才能发挥效果不是哪一个朝元境的存在不能屏息一两个时辰有这个时间,早就将下毒之人杀死千百次了。

    所以,毒药越是到后面,所能发挥的作用就越有限。而在天外之岛,研究毒药的更是属于小道,那能像毒宗在世俗世界这般风光

    现在岳长老等人之所以对秦江持谨慎态度,还不是因为秦江自身就拥有朝元境初期的实力

    要是秦江只是三花境圆满,就算是拿着一大袋10级毒药又怎样直接一击秒杀便是。

    涂管事此时内心可谓是千回百转,考虑着下一步棋怎么走。

    很显然,现在湖面上的危机已经解除,但那岛上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情况,谁也不是很清楚。

    经过一番思量,涂管事钢牙一咬,直接带领着麾下所有人离开原地,径直朝着湖心岛掠去。

    他的这一做法倒是让岳长老微微有些惊讶,不过在仔细一想之后,却也能够理解。

    涂管事一方的人数优势在这些天的消耗中逐渐减弱,现在岛上的情况不明朗,如果他们在连续派人上岛,结果又遭受失败的话,那他们这群人又拿什么与岳长老这群人抗衡

    他们可不想自己忙活了半天,结果却为他人做了嫁衣。

    与其如此,还不如一起上岛。

    这样相互之间也能有个照应。

    岳长老稍稍考虑之后,忽然笑容满面的对秦江道:“老弟,我准备带着我们的人也跟上去,你打算怎么办要不与我们一同行动”

    “还是算了吧我这人不喜欢与别人合伙。”

    又是胡扯,好像谁不知道他是属于玄月山庄的一样。

    岳长老略有些惋惜,同时心中也更加谨慎。

    到目前为止,他都还没有想明白秦江的目的。

    他这次到底是一个人的行动还是代表了玄月山庄

    他们为何会做出如此出力不讨好的一件事呢难道他们觉得自己有能力从自己这两队人马手中抢走那件宝物这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好不好

    尽管岳长老觉得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但警惕的他还是深怀戒心,越是反常,背后隐藏的东西救越是惊人。

    随后岳长老也没再多说什么,带着麾下八人同样掠过湖面。

    湖面的那些水怪全都翻着肚皮,自然不可能阻拦他们。

    不过数息之间,他们如同一只只大鹏掠过水面,消失在岛上的密林之中。

    秦江站在原地没动,目光却紧紧地盯着那些人消失的地方,眼神深处甚至有着一丝担忧。

    不过下一秒钟,秦江转过身来,准备走回幻阵之中。

    “老秦,演技不错嘛。”熟悉的声音传来,正是楚云从幻阵中走出来。

    秦江再次看向湖心岛,道:“庄主,你确定那些人到岛上后解决不了那三头异兽”

    楚云无所谓的笑笑,道:“也不说完全确定,不过从之前的情况来看,他们就算能解决那三头异兽,也会付出巨大的代价。”

    “我们现在怎么办”秦江问道。

    楚云默然说道:“先静观其变吧那宝物必然是我们的,谁也抢不走。我现在只是在想怎样才能将这两群人永远的留在这万松林。”

    “呃”秦江顿时一愣,他有些想不明白楚云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

    楚云看出秦江的疑惑,道:“你仔细想想,如果这件至宝被我们带走,不论是西南王、朝廷,甚至朝廷背后的势力,又或者是天外之岛的魔门,知道这一情况后,会不会放过我们”

    秦江顿时哑口无言,特别玄月山庄得到这件至宝的消息传出去,先不说天外之岛的魔门会有啥动作,至少朝廷一方会倾巢而动,这从对方为了这次行动,集合了数个藩王以及皇宫高手参与进来,就可看出端倪。

    到时候以玄月山庄能抵挡这样的攻击

    这是一个无可破解的矛盾。

    因此,唯一的办法就是让那两队人马全部闭嘴,而让他们闭嘴的最好方式莫过于将他们永远留在万松林。

    只有死人财是最可靠的。

    这不是说楚云残忍,江湖上除了正邪争斗之外,利益交锋本就更加残酷。

    这一点每一个江湖中人都非常明白。

    只是这事儿说来容易,可要办到就非常难了。

    他们有能力杀掉两方所有的高手

    先不说两方人马手中可能掌握的灵武玉符,仅仅是这两方的朝元境高手,就足以与玄月山庄一方一教长短了。

    特别是那两位来自魔门的高手,尽管他们受限于锁元丹,无法发挥出朝元境的实力。可一旦逼急了,一颗还灵丹吃下去,他们立刻就会恢复过来,到时候鹿死谁手就不好说了。

    想到这里,秦江也忍不住咽了口口水,苦涩的道:“这怎么办要杀光对方所有人,明显是不现实的。除非我们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那宝物弄到手,否则绝对无法保证消息不泄露。”

    楚云的表情突然变得轻松,但说出口的话却让秦江更郁闷了:“其实就算我们能够悄悄将那宝物弄到手,对方同样会怀疑到我们头上。因为我们同样出现在了这里,一旦宝物失踪,对方想不怀疑到我们头上都很难。”

    “那怎么办”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将他们全都留在这里。”楚云斩钉截铁的说道。

    秦江苦笑道:“可这根本就不可能。那些家伙又不是傻子”

    “是不是傻子不重要,只要是瞎子就行。”楚云展颜一笑。

    秦江一头雾水,这傻子与瞎子有啥关系

    “你说你现在要是进了那幻阵,与瞎子有啥区别”

    如同一道闪电劈开秦江的脑门,他瞬间明白了楚云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