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一声悠长的汽笛声刺耳响起,拥挤的列车在阵阵黑烟与颠簸之中,缓缓驶入闸北车站。 更新最快

    郑毅和手提皮箱的二叔,随着人流踏上站台,跟随拥挤的旅客徐徐挪出人头攒动的出站口。

    早已等候多时的徐茂富大步上前,接过二叔手里的皮箱,麻利地转过身,打开豪华轿车后边门,请二叔上车后立即把皮箱送进去,绕过车尾,迅速钻进驾驶室启动引擎。

    轿车很快离开拥挤的车站,前行数百米,拐入南北向大街,逐渐提速,向外白渡方向驶去。

    徐茂富转过头,望了一眼满脸疲惫的郑毅,再次望向前方的街道,保持匀速驾驶:你不在这两天出现一件怪事,有三个鸟人拿着警备司令部的公函,大摇大摆进入我们的法租界公司,要求我们华丰公司为军队筹集五千吨稻米和三千吨面粉,却闭口不谈购买价格和货款支付方式,我记着你的吩咐,把事情推到大姐夫身上了。

    姐夫那边有什么说法?郑毅打起了精神。

    还在查那三个人的真实身份,为保险起见,公司增加了两名护卫,正等着来人再次出现,可两天过去了一直没见人影。徐茂富回答。

    郑毅考虑片刻:现任警备司令是谁?

    还是熊世辉。

    徐茂富看到郑毅黑着脸没有说话,也就没有继续说下去。

    轿车开过外白渡大桥,在安南警察的注目礼中减速进入法租界,郑毅吩咐徐茂富先别回公司,把车开到冯府去,徐茂富立即照办。

    一个小时后,冯敬斋在两名心腹保镖的陪同下,匆匆赶回自己家中,进入客厅便摆摆手示意郑毅不要多礼,进去洗把脸换上件宽松的便装再次回到客厅,坐下后也噼头就问郑毅此番南京之行有何收获?

    郑毅简要通报和老蒋见面的经过,最后郑重地说道:总的来说,南京之行不怎么愉快,今早离开南京的时候,周世叔叹息不已,告诫我不要太傲气,不要太过在意眼前的得失,要多为蒋校长和党国做些实事。

    在火车上我一路思考,翻来覆去地权衡得失,逐渐明白周世叔话里蕴含的意思看样子,老蒋不愿意我和英国人走得太近,似乎对我之前的贡献还不满意,想让我为他付出更多。

    冯敬斋沉思不已,好一会儿才把自己两天来的调查告诉郑毅:两天前拿着淞沪警备司令部公函找上门来的人身份已经查实,是司令部情报处的人,但是这三个人都不是熊世辉派去的,具体属于谁的人尚在进一步调查,估计明后天就能弄清楚。

    正在卸船的稻米没有受到影响吧?郑毅问道。

    冯敬斋摇摇头:很顺利,估计今天傍晚可以卸完,明天就能收齐货款。根据你大哥传来的消息,武汉的大米价格一直在涨,面粉基本上有价无市,战乱造成的影响远比我们预料的更加严重,我建议下一批粮食直接运到武汉去发卖。

    郑毅立即表明态度:还是留在沪海这边发卖吧,以如今的成交价计算,我们已经有百分之二十五的利润了,不能因为武汉那边价格高就忘了原来的老客户,钱是赚不完的,让别人多赚点儿对我们没有损害,要想把生意做得长久,做得稳当,就不能让人说闲话,何况我们货源充足,粮食接下去将会源源不断地运回来,加快资金的周转速度才是我们当前应该做的。

    冯敬斋咧嘴一笑:我听你的,保持现状我这边也能轻松些,不过,军火生意你可要抓紧了,我这边又接到五千支冲锋枪和五十万发子弹的订单,你得尽快给我把货运过来。

    郑毅立即答应下来,想了想压低声音问道:上次你和杜老板商议的那笔生意还想做吗?

    冯敬斋顿时双眼发光:怎么,你想通了?

    郑毅叹了口气:哪怕我不做别人也会做,既然这样,何不痛痛快快地赚上一笔,顺便帮太古公司解决掉部分军火库存我想,我家老爷子也会大力支持的。

    冯敬斋兴奋得眉飞色舞:只要你愿意干,今晚我就去小杜和黄老板那里走一趟,明天就能先付给你两百大洋做定金!

    好!明天把钱兑换成英镑或美元,转到我在汇丰开设的那个专用户头上,后天我和小富回香港,一个月内把货送到沪海交给你,这边的事情靠你担待了。郑毅果断作出决定。

    冯敬斋非常高兴:今晚哪儿也别去了,留下来好好喝一杯,你大姐等会儿就回来,这段时间她总埋怨你不帮她分担一些,你得好好和她解释一下,哈哈!你先坐,我上楼去把那两瓶路易十三拿下来,今晚一定要好好庆贺庆贺。

    冯敬斋一走,郑毅便吩咐二叔先回公司收拾一下,然后和徐茂富前往前院花园散步:周主任有何指示?

    这半个月周主任都不在沪海,只是委托联络员带来几句话,夸奖我们干得好,再就是派给我们的政治委员已经启程前往香港,但是没有和定邦联系,不知道为什么耽搁了。

    再就是上官咏接到不少军火订单,总额高达六十余万,其中包括十二门七五火炮和五十挺捷克轻机枪,品种不少,但采购数量都不多,他已经派人前往香港和定邦商量了,定邦希望你快点儿回去拍板。

    徐茂富低声汇报。

    郑毅点点头表示明白:根据地那边有什么消息传来吗?

    尚未收到任何消息,上官家族和莆田两大富商合股开办的制鞋厂在英国技师帮助下,已经生产出五种胶鞋样品,其中包括一款厚底帆布军鞋,今后我们不用再从香港采购军鞋送往根据地了怎么?又怀念老部队了?徐茂富问道。

    郑毅幽幽一叹:何止怀念,做梦都想回去啊!

    徐茂富嘿嘿一笑:那就别做梦了,组织上要是愿意让你回去,早就给你下达命令了,估计组织上对你这半年多来的表现很满意,不会让你回去带兵打仗了。

    郑毅深感无奈:不说了,越说心里越难受,这次回去争取把无线电小组重新建立起来,你再到上官咏那里走一趟,不管用什么办法,我都要详细了解根据地和老部队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