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蒋桂战争的规模越打越大。

    战火从最初的江淮逐步蔓延到两湖地区,粤桂边界的两广军队也进入了紧张的军事对峙状态,鲁南、鲁西和中原各地的一个个割据军阀乘乱而起,相互攻伐,四处劫掠,近半个中国先后陷入战火之中。

    进入四月,数以百万计的灾民源源不断涌入长江中下游地区。

    所有报纸每天都在热议蒋桂战争和北方流民云集江南的消息,中原各地和两湖地区的地主富绅为了躲避战火,携家带口,涌入南京及沪海等繁华地区,导致江南各地物价腾升。

    被视为国中之国的沪海租界,成为了全国各地富裕地主和资产阶级争相涌入的避难所,租界的房地产价格在大量的资金冲击下,以惊人的速度连续上涨,短短半个月时间涨幅便突破百分之一百二十。

    “大哥,大少爷来电询问是否尽快脱手”徐茂富拿着份电文来到二楼办公室。

    正在与冯敬斋聊天的郑毅眼都不抬一下:“这么着急干什么你给他回个电报,现在仅仅是开始,好戏还在后头呢”

    “要是他再来电报催促,干脆让他把手里的十几栋楼转给我和姐夫,我们在现在的地产价格上多给他百分之二十。”

    徐茂富听了哈哈一笑,转身离开刚装修不久的豪华办公室,回到楼下,给滞留武汉的郑恒草拟回电。

    坐在郑毅边上的冯敬斋连连摇头,怎么也搞不懂郑恒为何这么着急。

    沪海的房地产价格虽然翻了一倍有余,但全国各地的地主富商仍在源源不断涌进来,如今别说是租界里的地产有价无市,就连闸北和近郊的房地产需求也格外旺盛。

    只要内战一天不停,沪海租界里的房地产价格就不会停止上涨,不知道为何身为郑氏家族第一继承人的郑恒眼光如此短浅。

    郑毅给冯敬斋斟上热茶,看到他连连摇头的样子,不由乐了:“如果你也忍不住了,不如把手里捏着的十几处房产卖给我,前几天我刚收到一笔百万货款,手里不缺钱。”

    “你倒是想得美年底之前我绝不会动,按照目前的形势看,年底之前房产价格翻两番没有任何问题,没看到三**国地产商正在大兴土木,修建一个个住宅新区乘机发财吗地基刚挖好就有无数人抢着要投资了。”冯敬斋得意地笑道。

    郑毅喝下口热茶:“明天我得回香港一趟,至少要待上一个月才能回来,公司这边的生意就靠你多担待了。”

    “特别是五天后到来的两船稻米,如果能在码头分销,价格低一点没关系,首次交易需要给江浙的两家合作者一些优惠,先把量做起来,把销路搭建起来,今后就好办了。”

    冯敬斋同意郑毅的意见,只是不希望他这个时候回香港:“你这么着急回去干嘛不如等粮船到来之后,与虞世叔和南京的李家大少聚一聚再走。”

    郑毅低声说道:“等不及了,我得回去准备一批货,货主要得急,利润很可观。”

    “什么货不会是军火吧”冯敬斋忙不迭问道。

    郑毅也不隐瞒:“正是军火,两个师的装备,货主已经在香港等着了,要不是其中的二十门七五山炮和十万发炮弹尚在海运途中,我早就回香港发货了。”

    冯敬斋羡慕不已:“你又能大赚一笔了,货主是谁,能告诉我吗”

    郑毅笑道:“告诉你也没关系,是桂省省长黄绍竑。”

    冯敬斋大吃一惊:“你不怕老蒋生气”

    “我为什么怕他生气我是童叟无欺的生意人,他要是向我购买军火,我照样卖给他,何况我是用荷兰洋行的名义卖给桂系的,他能把我怎么样要不是他毁约在先,把原本应该交给我的两百万军火订单送给德国人,我不会答应把手头上的这批军火卖给桂系。”

    郑毅颇为恼火地解释道。

    冯敬斋叹了口气:“行,你回去吧,这里有我,不用担心,倒是一万五千吨面粉快点儿运来,如今面粉可比稻米利润高多了。”

    郑毅点点头:“我已经催过了,但最快也要五月底才能到,我回去之后再和致公堂那两位老爷子商量一下,看能不能先从美国那边找艘万吨货轮,用最快速度把我们订购的第一批面粉运过来。”

    “如果行得通的的话,下月初就能运到沪海来了。”

    四月六日,下午,郑毅乘坐曰本邮船抵达香港,下船后立即和二叔一起赶往花园酒店。

    花园酒店一楼大厅,身穿咖啡色西装的精干汉子见到郑毅后立即主动报上名号:“在下李瑞民,是黄省长的副官,黄省长不方便下来,恳请郑将军到客房一叙。”

    “没关系,你先请。”郑毅客气地回答。

    三人乘坐电梯上到三楼,出了电梯郑毅就看到身材高大、满脸微笑的黄绍竑站在东面走廊尽头的豪华客房门口,当下快步过去,与黄绍竑热情相见。

    寒暄几句,郑毅和黄绍竑一同进入房中,房中两名年轻的便衣侍卫麻利地张罗起来,很快给郑毅和站在他身后的二叔奉上香茶。

    黄绍竑看了一眼默默走到一旁的二叔,笑了笑对郑毅说道:“久闻郑将军大名,原先只是通过电报联系,今天总算是见到真人了,哈哈”

    “黄长官没失望吧”郑毅开起了玩笑。

    黄绍竑哈哈一笑:“见面远胜于闻名啊郑将军这样的俊杰不愿意站在老蒋那边,对我桂系来说还真是件大好事,哈哈”

    郑毅笑着说道:“还是称呼我的名字吧,小弟早已不是军人了。”

    黄绍竑爽快地点点头:“好那我就不客气了,此次匆匆前来,一方面是需要与汪精卫先生的代表见个面,另一方面是希望能见见你,看看你这大财主什么时候能帮我把订购的武器装备运过去,也好尽快赶回桂省妥善安排。”

    郑毅没想到黄绍竑对自己如此放心,竟然把与汪精卫代表见面的事情如实相告,略微考虑,便征求黄绍竑的意见:

    “如果兄长要得急,我这边可以先把两万支比利时步枪、两千支1929型冲锋枪、五百支九毫米仿柯尔特手枪和五百万发子弹运到北海港。”

    “另外的二十门英国七五山炮和炮弹,我是向英国人购买的,从印度运过来,估计这个时候已经抵达星洲,还得要一周时间才能运抵香港。”

    黄绍竑大喜过望:“太好了等会儿我就可以去银行,把余款全部结清”

    “不忙,今晚我请你喝一杯,就在上面的六楼,顺便给你介绍几位英国人,估计家父也会出席。”郑毅热情邀请。

    黄绍竑非常高兴:“谢谢老弟今晚一醉方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