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俞飞鹏深知,在英国人的地盘上郑氏家族能够做到这样的程度,已经非常了不起了,由衷地赞扬郑毅几句后,继续缓步前行:

    “你这里做得很好,比起我预料的还要好很多,兵工厂的规模虽然不大,但技术精湛,效率很高,回去之后,我抓紧时间向蒋校长提交此次考察的详细报告,到时候恐怕还要找你采购一批制造轻机枪的先进机床和钢盔生产线,你心里也要有个思想准备。”

    郑毅当即答应下来,他非常清楚,只要是俞飞鹏提出的请求,蒋光头一般都会答应,考察团回去之后将会带上两挺布兰森轻机枪和几顶特制的钢盔,蒋光头和那群自视其高的黄埔将领看到实物之后,肯定会予以重视,何况价格远比列强开出的价码低得多。

    ……

    ……

    十余分钟后,两人来到码头上方的材料仓库前方,站在高坎上俯瞰两个船坞里正在改装的八千吨军用运输船。

    俞飞鹏兴致很高,观察得非常仔细,足足看了五分多钟,又遥望南面正在兴建的高大电厂,唏嘘良久,才指向西侧空置船坞上方正在浇筑混凝土的几十名工人,好奇地问道:“那是干什么的?”

    郑毅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微笑着解释:“那里是新建的船台,用于制造五百吨以下的船舶,工人们脚下有四条滑轨,距离有些远恐怕你看不清楚。”

    “看到了,你打算继续造船吗?”俞飞鹏感兴趣地问道。

    郑毅叹了口气:“大船不敢造了,收购太古船厂之后,我和我父亲决定只保留修理维护这一块,谁知道后来66续续有客户要求定制小型船舶,加上船厂有这样的技术能力,收购重整后仍然留下两百余名经验丰富技术高的技师。”

    “所以经过反复考虑,我决定继续保留部分造船业务,但只造小船,不造大船,保留下来的三个大小船坞以修理维护为主,正在施工的船台才是造船的地方,再过二十天,两艘三百五十吨级交通船将同时开工。”

    俞飞鹏点了点头,沉默片刻终于说出此行的又一个重要事务:“我此次率团前来,除参观考察之外,还带来了蒋校长给你的口信。”

    “校长让我告诉你,只要你郑毅愿意重新回到军中,他此前承诺的条件不变,立即把一个主力师交给你,授予你中将师长的军衔。”

    “如果你愿意招募新兵,自己带出一个主力师,校长也会拨给你足够的经费,并给你一年时间好好训练,师部驻地任你挑选!”

    郑毅非常震惊,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世叔,我真不愿意打内战了,唉!其实,不用回到军中我也能为国家做贡献的,像这次军事技术考察,还有即将和金陵厂展开的技术合作,效果非常好,不见得就比从军差。”

    “只要做好了,作出的贡献远在一个主力师的作用之上,这一点世叔您应该很清楚才是。”

    俞飞鹏叹了口气:“我只是觉得,你满腹的军事才华荒废了,如果你重返军中,将来成就不可限量,可惜了!”

    看到俞飞鹏满脸的遗憾,郑毅只好拉着他往回走:“世叔,黄埔军中不缺优秀的将领,反而是远远落后于世界的军事工业极为缺乏有远见的先行者。”

    “正是因为看到国家在军工领域的窘迫处境,小侄才放弃原有的一切,投身其中,看起来我越做越大的生意,最终也只是为军事工业积累资金的途经而已。”

    “你这次来也看到了,远东机械制造公司与其说是我郑氏家族的实业,不如说是小侄个人的实业,如果去年秋天小侄不果断抓住机会,放弃家族其他方面的继承权,抢在怡和公司和英国投资者前面,倾尽所有收购历史悠久、拥有船舶和武器装备制造特权的香港太古船厂,就不会有今天这个良好的局面。”

    “小侄苦苦经营半年时间,好不容易才走上健康展的轨道,这个时候让小侄离开,舍不得啊!”

    俞飞鹏默默低头,走出十几步才幽幽说道:“我能理解你的苦衷,你的选择没有错,谁也没有资格非议,我来之前也预感到无法说服你重回军中,只是蒋校长和你周世叔一直对你念念不忘,算了!不回去也好,省得许多麻烦。”

    “谢谢世叔!我这辈子唯一对不起两个人,一个是你,一个是周世叔,每每想起我就难过,不知道今后是否还有机会弥补。”

    郑毅恳切地说出久藏心中的愧疚,眼珠子禁不住微微红。

    俞飞鹏同样感慨万千,同时又倍感欣慰,禁不住停下脚步,谆谆叮嘱:“事情早就过去了,你不要想的太多,现在不也挺好的吗?我和你周世叔从未怪罪过你,只是觉得心疼,唉”

    郑毅的眼泪都快下来了:“世叔”

    俞飞鹏抬起手摆动两下,顺势拍拍郑毅的肩膀:“不说了,再陪我走走吧”

    “回到南京后,我会如实向蒋校长禀报你的情况,尽力促成兵工署和金陵厂与你的远东机械制造公司加强合作。”

    “你这边也要加把劲,尽快把你们改良的轻机枪和两种迫击炮投入大规模生产,你选择进行规模化生产的两种武器都都好,非常符合我们军队的要求,至少在两年之内不愁销路,你产出多少我都能收购。”

    “与此同时,你也要大力帮助金陵厂提高技术和产量,金陵厂是蒋校长最为重视的直辖兵工厂,急需做出成绩来,明白了吗?”

    “明白。”

    郑毅重重点头。

    俞飞鹏继续说道:“我想向你提个建议,虽然你不愿回到军中,但你同样不能游离于党国之外。”

    “这次回到沪海之后,你要积极主动一些,找个时间和陈立夫见个面,先把党籍恢复了再说。”

    “还有你那个打算搬到法租界的华丰贸易公司,粮食、橡胶、药品、机械、工业品等等尽可放胆经营,但尽量不要涉及到军火贸易,我这边的订单将会直接面对你的远东机械制造公司。”

    “如此一来,至少英国人和美国人那边不会掣肘,我这边也好向中央政府交代。”

    郑毅立刻明白其中的奥妙:“好的,回头我立刻做出调整,华丰公司今后不会再经营军火贸易。”

    俞飞鹏对郑毅的从善如流非常满意:“别的没有什么了,明天测试你的布兰森轻机枪和六零迫击炮之后,任务就算是圆满完成了。”

    “如果你这边没什么事,后天就跟我一起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