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巨响传出的同时,就连他脚下的地面也轻微震动了一下!

    段尘立马停住了脚步,目光有些惊疑不定的向着巨响传来的那处方向看了过去!

    只不过,他所能看到的,只是一片浓重的黑暗而已,根本就什么都看不到!

    下一刻,一声带着些惊恐的咆哮声响起:滚!你们这些怪物,都给劳资滚开!

    这个声音,段尘虽然没听过几次,可他并不感到陌生,这个声音的主人,正是启航那名实力达到了天人境的封测玩家!只是段尘却不知道,他到底是遭遇到了什么,竟突然闹出了这么大动静出来!

    要知道,段尘与他身后的赵洋与任新,在这片黑暗世界里行走,就连走路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闹出来的动静太大,引起那些游荡人影的注意,就算是使用武器试图撬开那些石屋房门的时候,也将动静压到了最小,并没有发出多大的声音来!

    那个蠢货,闹出这么大动静,真是作死,他是觉得他死得还不够快么?!任新显然也听出了闹出动静的是那魏德了,站在段尘的身后冷笑连连。

    段尘却是皱着眉,站在冰冷的黑石路面上,通过自己的耳朵,感知着那边所传来的动静!

    这时候,又是一声巨响传来,段尘甚至可以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天地之力波动,它的余波都扩散到这边来了,与此同时,他又听到了魏德那带着些惶急的咆哮之音:给我滚啊,该死的,你们追着我干嘛!

    这一次,传来的已经不仅仅是魏德的咆哮了,更是有几声尖利的啸叫声传来,很显然,魏德正在被某种存在追杀着,而且追杀他的东西,还不止一个!

    任新脸上透露出来的冷笑,更加的明显了:那个废物,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吼啊!魏德带了些凄惨的咆哮之音,再次传了过来,只不过,这带了些凄惨之意的吼声传来,不光是赵洋与任新,就连段尘都站在原地不动,根本就没有丝毫要过去救他的想法。

    要知道,段尘并非那种同情心泛滥的滥好人,现在的他,身处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自身都已难保了,哪里还会再顾及魏德这个陌生人的生死?

    有人在么?快来救救我啊,段尘,我知道你在这里,求求你过来救救我啊,我不想死啊,你只要肯救我,我储物手镯里采到的那些灵果,就都是你的了!在连连怒吼之后,魏德突然催动了天地之力,大吼大叫了起来!

    他的这些话,自然被段尘给听到了,段尘皱了皱眉,脚却如黏在了地面一般,一动不动。

    任新这时候却显得很兴奋,他对着段尘道:段哥,那个废物让你去救他呢?你说你会去救他么?

    闭嘴!段尘冷冷看了身后的任新一眼:如果不是因为你和那魏德交战,我们会被传送到这儿来么!?

    任新顿时就不说话了,表情讪讪。

    段尘!我知道你还在!我错了,我不该和你那只傀儡争抢灵果的,我真的错了,求求你看在同是玩家的份上,过来救救我吧!只要你肯救我,我储物手镯里的灵果,不,我储物戒指里的所有东西,全都给你!我不想死啊!在接连发出两声惨叫之后,魏德的吼声掺杂在了一片凄厉如鬼啸的啸叫之音中,又传入到了段尘的耳中。

    段尘对此依旧无动于衷,他可以感觉得出来,正有至少数十道的啸音,正在靠近着魏德所在的位置,他知道,这魏德逃无可逃,应该是死定了,这个时候,他如果也过去那边的话,那就是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了!

    任新,你与魏德交过手,他的具体实力怎么样?段尘忽然开口问向了身后的任新,表情显得有些严肃。

    任新想了想,很快就回答道:那个废物傻归傻,但他的实力却很强,特别是保命能力非常强,整体来讲,比起我来,还要强上那么一点点。

    段尘点点头:我们走,向着远离魏德所在的地方走!

    任新听到这话,笑嘻嘻奉承道:段哥英明,实在是我辈楷模

    段尘停住脚步,冷冷看向了任新,任新被段尘这样冷冷看着,他脸上的笑容变得僵硬,讪笑着不再说话了!

    魏德那边所闹出来的动静,一直就没停过,魏德的怒吼声更是伴着鬼啸之音一起,远远的传了过来。

    段尘则是加快了脚步,带着赵洋二人,向着远离魏德的方向而去,过了十数秒之后,魏德那满含怨毒之意的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段尘!!你个王八蛋,见死不救!我魏德哪怕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段尘脚步没停,反而走得更快了些,只是他的嘴角却是忍不住扯了扯,他其实很想说,咱俩很熟么?准确来说,咱俩还有仇隙好不好?既然如此,我为何要救你!?

    期间,段尘凭着他敏锐的直觉,又远远避开了一道虚幻人影!

    这道虚幻人影,穿着的依旧是那种古怪的衣服,虚幻而显得苍白的脸上,布满了狰狞之意,它的速度很快,呼啸着从段尘的身旁而过,只是他的嘴里却没有发出鬼啸之音,如果不是因为段尘闪避的快,搞不好就要进它的感应范围之内了!

    看着那一道鬼影呼啸着远去,段尘擦了擦额头上渗出来的细汗,对着赵洋与任新低喝道:跟紧我,我们走!

    而就在这时候,魏德那惨叫声,又远远的传了过来,只不过他的这一声惨叫,才发出了一半,就戛然而止了,随后,除了那阵阵如鬼啸一般的尖利啸音之外,段尘就再也没有听到魏德的声音了。

    段尘抿了抿嘴,他知道,魏德已经死了!

    哈哈哈,那个蠢货终于是死了。任新显得很兴奋,咧开嘴,露出了他嘴里那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做出来的牙齿,嘿嘿笑了起来。

    闭嘴!段尘再次冷冷瞪视了任新一眼,不知道为什么,魏德虽然在死前骂过他,可当确定魏德死了之后,段尘的心中不仅没有丝毫的畅快之意,反而感到有些沉重!

    这是一种兔死狐悲般的沉重,他知道,如果继续被困在这片黑暗世界里的话,估计要不了多久,他要么体内所储存的天地之力耗尽,被冻成一块冰雕,要么被那些游荡人影发现,然后被它们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