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开口说话的人,是任新的师兄,被裹在巨大叶片之中的赵洋。

    段尘有些意外的‘看’向了赵洋:“你知道这是什么?”

    “这是神将分身。”赵洋的声音很虚弱,也很冷淡。

    “神将分身,又是什么?”段尘又问道。

    他本以为赵洋在开口说出这句话之后,又会再次化为茅坑里那块又臭又硬的石头,不再言语,却没想到,赵洋在听了他的问话之后,却再次开口了:“神将分身,就是护国神将的分身,在神国国度之中,神国里的皇帝陛下乃是国度里绝对的主宰,在其麾下,一般会有数量不等的神将存在,神将实力在神国中,实力仅次于神国国主,本尊一般会留在国都,或者镇守在神国里某些重要的地方,而神国里的民众,可以通过祭坛献出念力,召唤神将化身,神将化身的实力,根据祭坛献出的念力不同,实力也会不一样,最强可达到神将本尊的一成战力。”

    段尘仔细听着,他想到了那尊从祭坛里走出来的火焰神将,想必这就是赵洋所说的神将化身了,而自乌云里冒出来的那个巨大头颅,便是神将分身!

    无论是自己所见到的神将化身,还是神将分身,都属于同一位神将,段尘脑海里很快便推测出来,应该是这位大维国的神将,感应到了自己被召唤出来的化身被灭,恼羞成怒之下,便派出了自己的分身,过来报仇!

    想到这里,段尘又问道:“那么神将分身呢,他的实力最高可以达到本尊的多少?还有,他为什么可以直接就出现在这里?”

    赵洋的声音依旧冷淡,但还是很快便回答道:“神将分身可以拥有神将本尊的一成至五成实力,它之所以可以出现在这里,是因为他的神将化身,就死在那里,在神将化身死后的短时间内,神将分身可以直接降临此地。”

    段尘嗯了一声,听到这话,他的心中却是放松下来了不少,看来,这神将分身也有着一些限制,并非想去哪就去哪啊,而且它的探查能力也很一般,至少它在出现之后,在那探查许久,也没发现10千米之外,躲在大树底下的自己。

    如果一切真如赵洋所说的这样,那么,自己也不必急着离开大维国了,可以在这大维国再待一会儿,至少可以去距离这里最近的一处大城——齐平城看看,这是段尘原本就制定好的计划,也不枉自己来一趟古界了。

    赵洋自从被段尘用大树叶束缚住之后,一直都沉默寡言,极少说话,在今天,竟然一次性说出这么多话来,明显是在跟段尘示好,段尘自然也感觉出来了,想了想,觉得这是个好兆头,于是,他决定给赵洋一些甜头。

    心念一动间,紧紧缠绕在赵洋身上的巨大树叶松开了许多,段尘又将赵洋的身体给移动了一下,让他靠近了中央处的小树一些,这样的话,他便可以受到这株‘灵气之树’的少许滋润,只要滋润的时间足够长的话,他那虚弱的灵魂便可以恢复许多。

    赵洋没有道谢,甚至都没有开口多说一句话,倒是任新,在见到这一幕之后,用一种酸溜溜的语气开口说道:“赵洋,看不出来啊,你知道得还挺多的嘛。”

    赵洋的声音依旧冷淡,不去看任新,而是对着天空说道:“因为我所出生的地方,便是一处神国。”

    段尘没说话,任新却又开口了:“你出生在神国,你可没跟我提起过。”

    “你是我什么人,我为什么要跟你提起?”赵洋冷冷回道。

    任新一时间语塞,许久才憋出一句话来:“那你现在为何要说出这些来?说出这些讨好段哥,是不是已经想通了,愿意和我一样,归顺我家段哥了?”

    赵洋闭嘴不言,不再吱声了。

    任新冷笑一声,觉得自己占据了上风,正准备开口继续嘲讽时,段尘却冷冷打断了他:“任新,不要再说了!”

    任新脸色的冷笑表情消失,做出一副恭敬的表情来,对着天空谄媚道:“一切都听段哥你的,你要我不说,我便不说了。”

    识海空间内,再次恢复了安静,段尘的神魂自识海空间里退出,再次施展起了浮光掠影来,化出一片残影,蹿向前方处的山林。

    段尘出于谨慎,依然没有去看那片湖泊,可他在距离湖泊大约6、7千米的地方,看到了里长以及跟在他身后的那十来名村民。

    数息时间之后,段尘如幽魂一般,瞬间出现在了里长的面前!

    里长见到段尘,一双眼睛瞪得老大,嘴巴也大大张着,呆愣在了原地,在他身后跟着的那些义士,见到突兀出现的段尘,也都大吃一惊,现在的段尘,虽然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已经不是先前的那身白衣剑服了,可还是有眼尖的义士认得他的样貌,这是一名长得五大三粗的村汉,身材颇为魁梧,眼睛比铜铃还大,用手指着段尘,大喊道:“是他!他就是护国神将追杀的那名魔头!魔头受死!”

    吼完,这莽汉便挥舞手中铁锄,砸向段尘!

    其他那些跟着里长过来的,也都是一些天不怕地不怕的热血青年,见此,也纷纷大吼大叫着,挥舞各自手中的武器,要奋起勇力,诛杀眼前的这个魔头!

    只不过,下一刻,他们的身形全都停顿住了,然后扑通扑通,全都倒在了地上,不知死活!

    从这些不知死活的义士身上收回了目光,段尘一双眼睛里依旧泛着莫名的幽光,看向了眼前的里长。

    里长尽管有着先天初境的实力,在这一刻,他却扑通一声跪倒在了段尘的面前,眼泪鼻涕横流,不断对着段尘磕头:“大王饶命,大王饶命啊!”

    段尘的眉头微微皱起,此时他眼前这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哪里还有半分里长的样子?与不久前带着众村民召出神将化身时候的高大形象,简直判若两人!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这个月的成绩很不好,而成绩又关系到后续的推荐什么的,这是一个恶性循环,所以,还请喜欢荒古时代的朋友,能够多多支持一下这本书,无论是订阅,还是月票,亦或者推荐票,这些对于一本书来说,都是很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