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

    段尘没去理任新,而是抬头看向了天空,天空之上万里无云,烈日悬空,可段尘却感受到了一股压抑的感觉,这股压抑感让他感到心中有些不安。

    “段哥?”任新在旁又轻唤了一句。

    “我们赶紧走!”段尘淡淡回了他一句之后,便展开浮光掠影,向着远处的山林深处而去,段尘一直以来都很相信自己的直觉,这一次也不例外,在心中那股压抑感觉的驱使下,他下意识里便想要远离这片地方,离这片湖泊越远越好!

    而之所以选择深入远方的深林,也是段尘习惯使然,自从他修习了草木有灵之后,深林对他来说,便不再危机四伏,而是能给予他一种很强烈的安全感。

    任新有些欲言又止,可在下一刻,他也看向了天空,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当下不再多说什么了,也化作了一道深绿色残影,紧跟在段尘身后,同样窜入了前方处的山林!

    这片区域里,依旧显得很安静,可在不到10秒之后,却变得不再平静,在湖泊的上空,无数的乌云凭空出现,笼罩了整片湖泊以及方圆数千米的区域,然后,一张巨大的人脸,缓缓自这乌云之中凸显了出来!

    当这张巨大人脸出现的时候,段尘与湖泊之间的距离,已经有差不多5000米了,即便不回头,他也可以感觉出后方处天空之上的那些变化,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切换了轻功功法,不再使用浮光掠影,而是用回了大圆满级的轻功——穿林越谷,速度比之刚才,又快了一线!

    “段哥……你等等我啊,不要抛下我……”在他身后,任新焦急的低声叫道,现在的他,是一副水草所‘编织’的身体,本就不大适合陆地奔跑,再加上在这古界,注入水草木灵身体里的巫灵之力被压制,哪怕他已经使出浑身解数了,天地自然之力都被他用到‘炉火纯青’的程度了,可他依然有些跟不上段尘的速度了。

    段尘在听了任新的这番‘呼救’之后,非但没有放缓速度,反而跑得更快了,他通过神魂之力,直接对着任新的魂魄下达了命令:“任新,脱离这具木灵躯体,魂魄回我识海空间去。”

    任新尽管不情愿,可段尘的命令他不得不遵守,下一刻,他所附身的水草木灵,就一动不动了,然后向前扑倒,一股青烟自木灵头上冒出,随即这股青烟闪电般窜到了段尘头顶上方,最终进入了段尘的识海。

    而在任新魂魄回归段尘识海的一刹那,段尘施展出了轻功秘技缩地成寸,刷刷刷,连续几次瞬移,又向前跨出了一千米之后,段尘便不再往前跑了,而是现身在了一株有着宽大茂密树叶的大树底下,目光显得空洞,不带有焦距的看向了后方处的那片天空!

    而这个时候,湖泊上方处,乌云里的那张巨大人脸,已经显得极为清晰了,段尘只看了一眼,便发觉了,这张脸,与那名被他杀死的护国神将的脸,一模一样!

    这张脸很巨大,自乌云里凸显出来,起码有数百米的长度,可以明显的看出来,巨脸也完全是由乌云组成的,颜色灰黑,只不过,它的那双眼睛,却是完全的黑色,自眼眶里突出来,死死的瞪着下方处的湖泊!

    哪怕现在的段尘,与这张脸已经相隔有超过10千米远了,可段尘还是感到一阵阵的心悸!

    他自然知道这张脸为何出现,它,就是来找自己的!

    这时候,自乌云里探出来的,已经不仅仅只是一张脸了,而是一个巨大的头颅,头颅慢慢转动,一双眼睛向外突出,似是在扫视着下方处的这片地域,寻找着某些东西!

    “杀我化身的小子,给我出来!!!”

    在瞪眼又向着下方处扫视了一会儿之后,巨大头颅突然面露狰狞,向着下方处咆哮道。

    它这一声咆哮,就宛如在下方处刮起了一阵风暴,哪怕隔着超过10千米远了,段尘都可以看到自湖水里飞溅而出的湖水,哪怕是他所在的地方,不久之后,都宛如被一阵飓风刮过,周围的树木枝叶疯狂舞动,宛如群魔乱舞!

    段尘的衣服与头发同样被吹得猎猎作响,只不过,他依然站在大树之下,一动不动,用眼角余光注视着湖泊之上,乌云之中凸显出来的那个巨大头颅,丝毫没有要出去的想法。

    开玩笑,这幻化出来的巨大头颅,一看就极不好惹,远远不是现在的段尘所能够对付得了的,出去干嘛?出去送死?

    巨大头颅依旧在大声咆哮着,甚至又自乌云之中幻化出了一只巨大手掌,这只巨大无比的手掌,狠狠向着下方处拍去,轰隆一声,段尘可以看到,那处地方水浪飞溅起了起码有上千米高度,就连大地,都狠狠震动了一下,就好像在那里发生了地震一样!

    段尘心中紧张,抿着嘴,后背贴在大树那粗糙的树干上面,一动不动。

    而在另外一个方向,里长以及他背后处的那十来名义士,他们这些人,包括矮山上还未来得及下山的那些村民,也都看到了湖泊上方处的那个巨大头颅!

    不要任何人的提示,包括里长在内,所有人又都重新跪了下去,对着那巨大头颅所在的方向,不断叩拜!

    巨大头颅在咆哮发泄了足足一分钟之后,这才慢慢恢复了平静,渐渐变得虚无,随着那片阴云一起,消失在了天空之上。

    段尘背靠在粗糙的树干上,终于是长长舒了一口气,这才发觉,自己的后背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湿透!

    他心有余悸的盯着乌云消失的那片天空又看了一阵,有心想要过去看看,看看那片湖泊区域,到底被那巨大头颅给肆虐成了什么样子,可出于谨慎考虑,他终究没有过去一探究竟!

    他害怕那巨大头颅并没有真正离去,而是隐藏在了暗中,而自己只要真的过去了,那巨大头颅又会重新出现,将他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