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这行骑士,一共有7人,都穿着黑色与红色相间的劲服,骑着的也都是膘肥体壮的枣红色马匹,特别是为首那人,座下那匹战马身上,竟然隐隐有着一些鳞片存在,看起来神峻异常!

    这行人这时候似乎也发现段尘等两人的存在了,纵马向着这边奔驰的时候,速度又快了一些,一时之间宽阔的马道之上,烟尘滚滚,虽然只有7人,却颇显出一股气势来。

    段尘在这行骑士距离自己只有数百米的时候,不再往前走了,而是自觉退到了马道的边缘处站立,跟在他身后的任新,微一迟疑,也退到了边缘。

    段尘微微侧头,问向了一旁的任新:“这些人,是什么人?”

    任新摇了摇头:“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

    段尘有些诧异:“任新,你不是在古界土生土长的么?竟然不认识他们?”

    任新很无奈:“段哥,古界这么大,许多人一辈子,都没离开过自己所在的势力,我不认识这些人的装扮,很正常好不好。”

    “好吧。”段尘点了点头,不再理会一旁的任新了,而是在脸上露出笑容来,看向了正向着这边驰来的那些骑士。

    经过这段时间仔细入微的观察,段尘已经大致看出这些骑士的实力了,除了骑着鳞片战马的为首那人之外,其余6人,实力都只是后天,就连先天都没到,也就比普通人强一些而已,而为首那人,尽管实力已经跨入先天境了,可段尘判断,这人也就先天初境实力而已,可以说,这些人骑着战马而来,看似颇有声势,可对段尘来说,根本就造不成任何的威胁!

    因为看出来了对方对自己根本构不成威胁,因此,段尘站在路边,心中显得很是轻松。

    而他之所以在旁站着,也只是初到古界,出于谨慎考虑,不想惹事生非而已。

    这些战马的速度还是很快的,不一会儿,这群骑士便呼啸而来,为首那人一勒手中缰绳,他座下的那匹鳞片战马,便一声长嘶,前蹄向前高高扬起,溅起了无数灰尘,在他身后的那6名骑手,也都勒紧了手中缰绳,让座下的战马止步。

    段尘心中一动,脸上笑容不变,他以前玩过的古代背景的虚拟游戏也不少,自然知道该如何与古人打交道,当即向前一步,向着那名骑在高头大马之上,居高临下冷漠看向自己的为首那人拱了拱手,正准备开口说话之时,一支马鞭,带着呼啸声,劈头盖脸的就向着他砸了过来!

    挥出马鞭的,是跟在为首那人身后的6名骑手之一,他一边将手中马鞭向着段尘头上砸去,一边笑道:“哪里冒出来的野人,见到爷爷们赶路,竟然不躲去山林,还敢在这站着。”

    看着落向自己的马鞭,段尘的那些笑容,凝固在了脸上,一只手向上探出,轻松至极,又极为精准的抓住了那马鞭,然后一个用力,这条马鞭便被他从那骑士手中夺了过来,下一刻,他便握住了马鞭的柄部,手中马鞭向着那名骑手挥去!

    啪!的一声!被段尘所挥出的马鞭,似乎有着万钧之重,骑在马背上的那人,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就被段尘这一鞭子给抽在了身上,顿时间,他整个人都被段尘这一鞭子给抽飞出了马背,如一块破布似的,被狠狠贯在了不远处的黄土马道上,将那里给砸得尘土飞扬,砂石乱溅!

    而这还是段尘刻意留手了的缘故,若是全力出手的话,就这骑士那连先天都不到的实力,段尘这一鞭子下去,将他连人带马抽成两半,都可以轻松做到!

    其他骑士,包括为首那人,骑在高头大马上,脸上都带着笑意,正准备看这场虐人的好戏呢,只不过虐人的好戏没看到,眼前一花,就看到他们的同伴自马背上狠狠摔下来了!

    这还了得!当下根本就不用为首那人吩咐,其余5名骑士,纷纷拔出了腰间的柳叶刀来,刀锋在阳光下泛着寒芒,便要向着段尘劈下!

    段尘冷笑一声,抬起手中马鞭,正想给这帮人一点颜色瞧瞧的时候,一直站在他不远处,蒙着一张脸,显得很是安静的任新,在这一刻却突然动了,身形一闪,便出现在了段尘的身前!

    将段尘拦于身后的任新,他的一只手上,突然出现了一柄看起来很像是草叶的细剑(其实就是草叶),下一瞬,这柄细剑便在空气中划出了一个诡异的弧度来,速度极快却又无声无息的自每一个骑士的脖颈处划过!

    再然后,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包括为首那名先天境骑士在内,所有骑手都不由瞪大了眼睛,在他们的脖颈部位,一道血线迅速浮现,越来越明显,变得越来越大!

    下一瞬,包括那先天境骑士在内,他们的头颅都自他们的脖颈处掉落,满腔的鲜血自脖颈处冲出,如同喷泉一样!

    任新出手,仅仅只是一剑,这一剑下去,包括那名先天境骑士在内,骑在马背上的6名骑士,尽皆身死!

    那6具尸体上,鲜血自他们的脖颈断口处向着周围喷洒,其中自然有许多鲜血,向着段尘这边溅射了过来,却见站在段尘身前的任新轻轻一挥手,在他前方,空气似乎都有了轻微的波动,那些喷洒向这边的鲜血,如被一道无形的壁障所阻碍,没有一丝一毫能够洒到段尘以及任新的身上来。

    待得前方处那些鲜血也喷得差不多了,任新这才转过身来,一脸谄媚的看向了段尘,笑道:“段哥,这些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敢对段哥你出手,我都已经为你解决掉了。”

    段尘看了一眼眼前的任新,脸色显得有些难看:“我让你杀他们了么?”

    任新一愣,随即脸上显露出了无辜的表情来:“段哥,这些就是一些卑贱的蝼蚁而已,竟然还敢对段哥你出手,我杀他们,难道有什么不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