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

    甚至,段尘觉得自己哪怕在入微还没到完全掌握级的时候,有着煅灵诀为底牌的他,也可以杀死张寒羽!

    “段锐择,你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在儿子面前能不能稳重一点?”李兰有些不满的瞪了眼自己的丈夫。

    “老婆,咱们儿子厉害了,把那个寒山榜第三的家伙都干趴下了,也算圆了我年轻时候的梦,我这个做父亲的,为他高兴一下还不行么?”段锐择有些不满的看了自己的妻子一眼,又看向了段尘:“倒是论坛里那些张寒羽的脑蚕粉,还在变着法儿的为张寒羽辩解,要我说,输了就是输了,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阿尘,不要理会这些人,等你决赛的时候,把那张寒羽的大哥,那个叫做许为良的也干趴下了,看他们还能怎么说?!”

    听了这话,段尘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自己的父亲,在没进入荒古时代之前,是那种威严而不苟言笑类型的,以至于段尘从小到大,都一直很怕自己的父亲,可谁成想,在进入到荒古世界之后,自己的父亲,算是越活越年轻了,越活越有激情了!

    不过,这终究是一件好事情

    段尘这般想着的时候,突然心中一动,不动声色的看向了自己的父亲:“爸,最近你所在的部门是不是很空闲?”

    “恩,这阵子,确实没什么事,大家都很闲,阿尘,你问这个做什么?”段锐择有些疑惑的看向了段尘。

    “没什么,我只是随口问问而已。”段尘笑着敷衍了一句,心中却是多少生出了些涟漪来,他不由想起了在海选赛场上,徐靖所说的那个猜测,似乎世界政府内,真发生了什么事情,以至于整个世界政府的运转,都停滞了。

    时间缓缓流逝,在自己的父母都离开了之后,段尘关好了木屋的门,盘腿坐在了他的木板床上,随即闭上了眼睛,然后将自己的神识,沉入到了识海空间之内。

    识海空间中,段尘化作了那一株半大的小树,他在摇晃了一下自己头顶的枝叶之后,意识锁定在了不远处的任新魂魄身上,心念一动,他的声音便冷冷的在任新魂魄的身旁炸响:“任新,我让你去劝服你的师兄,你却躺在这里睡觉,当我说的话是放屁么?”

    正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的任新,在听到段尘的声音之后,浑身不由得打了个哆嗦,一下就跳了起来,然后眼珠子一转,对着段尘这个方向扑通一声跪下了,哭丧着脸说道:“段哥,我知道错了!可是可是那个赵洋,那是油盐不进,我好说歹说的,说跟着段哥你不会吃亏的,跟着段哥你有酒有肉吃,可他就是不听,就连眼睛都懒得睁开一下,我觉得我跟他说话,就跟面对一块石头说话一样,没什么区别,我也没办”

    “好了好了,滚一边呆着去吧!”段尘本就对任新招降赵洋,没报多少的希望,在听了任新的诉苦之后,便很不耐烦的说道。

    “好的,段哥!”任新直接站起,然后屁颠屁颠的向着识海空间的边缘处跑去。

    见到这一幕,尽管已经习以为常了,但段尘还是有些无语,这任新,好歹也是个天人境的超级强者了,但在自己的面前说得好听点,这叫能伸能屈,说得不好听点,这叫毫无节操!倒是他的那个师兄赵洋,节操满满,到现在还不曾屈服!

    这般想着,段尘心念一动,便见包裹这赵洋的那片大叶子,刷的一下,向着他这株小树破空而来,然后悬停在了段尘的面前!

    被叶片包裹着的赵洋,依旧是双目紧闭,面色惨白如纸,灵魂状态很是虚弱,即便被传送到段尘跟前来了,他依旧是一动不动的,装得跟个死人一样!

    “赵洋,不要装死了,我知道你可以听得到我的声音,现在我问你,你储物手镯里,那一团黑色的事物,是什么?”段尘开口问道。

    赵洋依旧紧闭双目,对段尘所说的话,没有表示出任何的反应来。

    段尘在耐心等待了片刻之后,见这赵洋依旧无话,他冷笑了一声,又有声音从他的树枝上传了出来:“不说是吧,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这团黑色事物的里面,是一块令牌,玄苍铁令,对不对?”

    段尘此话一出,赵洋那原本紧闭着的双目,蓦然睁开了!哪怕只是魂体状态,他的眼中依旧泛出了血丝来!

    “不会的!那黑色外壳,你区区一个先天境,怎么可能打得开?!”赵洋在时隔多日后,终于开口了,声音中带着沙哑,看向段尘的时候,苍白的脸上,有着不可思议的表情!

    “告诉我,这个玄苍铁令,到底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用处?”段尘淡淡开口,此刻的他,已经能够确定了,从这赵洋储物手镯里搜出来的那团黑乎乎的东西,里面所包裹着的,正是玄苍铁令!

    赵洋却没有回答段尘的问题,而是在深深的看了段尘一眼之后,又重新闭上了眼睛,继续开始装死了。

    段尘心中突然涌出一股恼意来,有了种让巨大叶片,把包裹在里面的任新,直接勒死的冲动!

    但最终,他却忍住了这股冲动,也不在赵洋的身上多费口舌了,让巨大叶片对赵洋的身体又勒紧了一些之后,便直接让叶片将赵洋重新送回到了识海空间的边缘处。

    “任新,玄苍铁令,你知道玄苍铁令这种东西么?”段尘的声音在任新的耳畔出现。

    “玄苍铁令?”任新一怔,随即摇了摇头:“段哥,我不知道。”

    “真不知道?”段尘又问了一声。

    “真不知道啊,段哥,我现在魂魄都在你的控制下,如果真知道的话,哪怕不想说,也必定会说出来的。”任新装出了一脸委屈的表情来:“段哥,我在古界,听说过黑木令,纹龙令,九幽令,泗水真令,真没听说过这个玄苍铁令啊”

    意识从识海空间内出来,段尘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得出来,任新确实不知道这个玄苍铁令究竟是什么,而赵洋又死活不愿意开口,看来,若想要知道这玄苍铁令究竟是什么,得找个时间,去问问巫了,巫这老头,强大而又神秘,他应该会知道玄苍铁令到底是什么东西的。

    不过,找巫的事情不急,段尘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