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被硬生生禁锢住了身形,然后被两只曾经不屑一顾的荒兽级猴子一点点的杀死,这个过程就跟凌迟一样,一定很屈辱,很痛苦,段尘可以想象得到当时的场景,换做是他的话,只怕根本无法忍受!

    “若换做是我,我在感受到危险接近,情况不对的时候,估计就会逃走。”段尘实话实说道。

    “不到最后关头,是不能逃走的。”任新摇头:“如果只是出现一点不好的苗头,就选择逃跑的话,望仙楼这么多年积攒起来的信誉,也就没有了。”

    “你竟然会去在意那个什么望仙楼的信誉?”段尘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任新这个人,给他的印象就是阴险狡诈,为了能够活下去,可以无所不用其极的那一类存在,这样的人,会去在意他所在组织的信誉问题?这根本就是个笑话!

    “我当然不会在乎,可有人会在乎啊,望仙楼主,那个万物境界的老怪就很在意这个,如果我仅仅只是心中有点不安,就放弃所接下的任务的话,他会派出高手来清理门户的,如果派出去的高手杀不了我的话,他便会亲自出手,过来杀我!”任新在顿了顿之后,又开口解释道:“凡是加入望仙楼的人,都会被望仙楼主动用秘法标记,只要是身处在这荒界,无论逃到天涯海角,都逃不出他的秘法探查。”

    听到这里,段尘不由得捏了把冷汗,又有些不解的说道:“既然望仙楼里的规矩如此严苛,你们为什么还要选择加入望仙楼呢?自由自在生活在这荒界里,做一方豪强,难道不好么?”

    “不行的,荒界自有荒界的规矩,整个荒界,都在各个大小部落的统治之下,像我这种自古界而来的天人境,如果夹着尾巴,躲在荒山大泽中埋头苦修,不问世事还好,一旦敢在荒界里闹出什么事来,便会遭到大部落的全力绞杀!”停了停,任新又继续说道:“荒界灵气匮乏,像我这样从古界来到荒界的,没有谁会愿意安静躲在深山里潜修的,于是,就只剩下了两条出路,要么依附于某个大部里,成为大部里的供奉,借着大部之势,继续修行,要么加入望仙楼,不仅可以受到望仙楼的庇护,生命有了一定的保障,还可以挣些灵石用来修行,在出任务的时候,所遇到的事情,既是危险,也是机遇,毕竟天人境之后,只靠埋头潜修,是不太可能突破到万物境的。”

    段尘点头,对于任新的这番话只是听着,不发表评论,想了想,他又问出了一件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来:“在古界,阵法应该比较流行吧?”

    “岂止是流行?在古界,只要是修行的人,就算自己不会布阵,但对于阵法,也多少会有一定程度的了解。”见段尘突然转换了话题,任新那虚弱的魂魄有些发怔,但还是很快便调整了过来,回答道。

    “那你会不会布置阵法?”段尘又问道。

    “会布置一些最基础的阵法。”任新回答道。

    “可我这一次过来,无论是你的,还是那赵洋藏匿宝物的地方,周围都没有布置阵法防御,这是为何?”段尘继续发问,说出了让他不解的地方来。

    “其实,在对阵法不是很精通的情况下,某种时候,不去布置阵法,要比布置阵法,效果更好一些。”任新咬文嚼字般的缓慢回答道:“布置的阵法如果不够完美,存有破绽,那些精研阵法的人,哪怕隔着很远,都可以发现你所布置出来的这个阵法,从而循着阵法,找到你用阵法所保护或者遮掩的东西,而如果你什么都不做的话,他们反而很难发现你所藏东西的位置。”

    段尘听得有些愣神,但仔细一想,发现任新所说的这些话,还真有几番道理存在。

    就好比地上埋着一陶罐的银子,将其上的土掩盖上了之后,完美的阵法就像是在其上种下了一片杂草,完全掩去了掩埋陶罐时的痕迹,让这一陶罐的银子显得更加的隐蔽了,而存有破绽的阵法,就好似在这一陶罐银子的上面,钉下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此处无银三百两”……

    清晨时分,段尘赶回到了遗山大部,这时候,遗山脚下活动着的玩家以及npc原住民已经有不少了,特别是位于山脚下的交易区里,更是人来人往,热闹不凡,段尘信步走于这片交易区里,自一个个的地摊前经过,看着那些正为了几个墨石,甚至是一个墨石,不断讨价还价的玩家们,心中不自觉生出了一股‘锦衣夜行’般的感觉来,咱现在可是怀揣着接近1000万墨石的巨款了,家底丰厚,超级神豪虽然还算不上,但也勉强可以算个小神豪了,这片交易区里,还有什么东西是自己买不起的?!

    走着走着,段尘突然停顿住了脚步,他想到了即便现在,还住在遗山脚下那片天然岩洞里的季瑾,弥石已经离开这片遗山了,这季瑾,可以说是目前他在这个遗山大部中,唯一的一个好友了。

    先前的他,因为囊中羞涩,手中墨石不多,只能任由季瑾住在那免费的天然岩洞之中,至于现在嘛,他的腰包前所未有的臌胀,帮助季瑾改善一下生活条件,那只是举手之劳。

    想到这里,段尘便干脆折返了回去,迈步向着遗山脚下那片天然岩洞处走去!

    遗山脚下的这片天然岩洞,与现实里的那些岩洞相差不多,只是岩壁变得更加的坚韧,内里的空间也大了不少,里面相对干燥,比较适合人居住。

    在这片岩洞里,段尘一路行去,发现选择住在这片岩洞里的玩家竟有不少,就连npc原住民也有一些,好多人这个时候还没醒来,或是蜷在某处岩洞角落里,或者干脆仰躺在地上,摆出一个大字,呼呼大睡。

    至于那些勤奋些的玩家,则安静的盘腿坐在僻静处,闭上眼睛,修炼着他们各自的功法。

    对于段尘这个陌生人的闯入,生活在这片岩洞区域的玩家,根本就是不闻不问,直接把他当做了空气,这里可是遗山大部的安全区域,没人敢在这里闹事,那种小偷小摸还好,真要敢在这里伤人或者杀人,人家遗山大部的供奉,那可不是吃素的,杀起最强不过先天境的玩家来,就跟杀小鸡仔一样简单。

    循着季瑾给他的大致方位,段尘在岩洞区域里辨别了一下方向与位置之后,便向着某处方向迈步走了过去。

    数分钟之后,段尘便找到了季瑾生活的那片岩洞区域,正准备走过去,给季瑾一个惊喜的时候,他的脚步突然一顿,因为他听到了,在那处方向,隐隐有着人的说话声传来。

    (感谢秋天赏红叶200,书友160521234923413,100,海士100,冷秋暖阳100,罗翰林200,忆风楼100,烦烦烦爸爸100,月玄天100,听雨不辨秋风100,a3731301,100,墨o隋500,丁8611,1888,追着酱油打100,异灬虚无100,心,碎了无痕110,独纵3776币的打赏,感谢梦雨语心的3张评价票,感谢石头的推荐票红包,感谢大家投出的推荐票和三江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