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玩家们大惊,都来到了矮胖中年玩家的尸体旁,沉稳中年人勇哥皱着眉,看着这具靠在树上的尸体,脸上的表情阴沉得都快滴出水来了!

    也就是在这一刻,那两只死去了主人的荒狼,再无法压制身上的那股凶煞之气了,它们双眼泛红的在原地安静了一会儿之后,忽的齐齐暴起,扑向了离它们最近,对它们并没有多少防备的两名玩家,将这两名玩家给狠狠扑倒在了地上,狼嘴张开,尖利的狼牙直接便噬咬向了这两名玩家的脖颈位置!

    而在距离这里,差不多2000米之外的地方,那两名被勇哥派出去的精瘦玩家,倒握着剑身漆黑的短剑,距离段尘已经不足60米的距离了,他们分散开来,一人躲在一株大树的后面,微微探出头来,目光显得茫然,只用余光打量着段尘,另外一名玩家,则借着林中丰茂的草木掩盖,无声无息间绕到了段尘的身后,然后从段尘的背后方向慢慢的靠近了过去。

    整个过程之中,段尘只是盘腿坐在冰冷的山石之上,一动不动的,似是毫无所觉一般。

    近了!更近了!

    这名绕到段尘身后的精瘦男子目光中透着兴奋与激动,只是他的心理素质却很不错,脸上的表情依旧显得沉稳,脚步迈动间无声无息,倒握着短剑的那只手也很稳,没有一点的颤抖!他明显走的是刺杀的路线,不仅短剑用某种染料掩盖了特效,就连身上也从未出现过扭曲的先天罡劲光华,身上的兽皮衣颜色也很深沉,令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名行走在阴影之中的行者,又似一头蜷缩在草丛里,随时给人致命一击的阴冷毒蛇!

    数息时间之后,这名倒握着短剑的玩家,距离静静坐在山石上的段尘,已经不足5米了!

    5米远的距离,对于任何先天境来说,都不算什么距离,握剑玩家终于不再隐藏了,直接便暴起发难,他的脚步向前跨出了一大步,狠狠一蹬地面,整个人如飞一样的向着段尘的身后处扑去,与此同时,他手中那柄漆黑无光的短剑,也在半空中划出了一条圆弧,削向了段尘的脖颈部位!

    而在这名精瘦玩家暴起的前一刻,段尘身前方向,另一名玩家自藏身的那株树木后走了出来,将自己的身形完全暴露在了段尘的视线之中,他阴沉着脸,同样倒握着手中的短剑,缓步向着段尘走了过来,他的出现,其实很简单,就是为了让段尘将注意力集中到他身上来,从而忽略掉掩藏在身后的危机!

    那柄漆黑的短剑最终还是斩在了空处,在它即将触及段尘脖颈位置的那一刹那,段尘便凭空消失不见了,挥出短剑的这名玩家心中顿感不妙,刚想要收回手中短剑,向着一旁闪躲,却感到一股剧痛袭来,便见一截刀刃自他的胸口部位贯穿而出,刀刃上所染的,正是他的血!而在刀刃穿过他胸膛的同时,附在刀刃上的先天罡劲也爆发了,直接将他的五脏六腑给绞成了一团浆糊!

    在这名精瘦玩家的身后,段尘面无表情的抽刀,任由身前的玩家尸体软软向前扑倒,他的目光则是看向了前方处正倒握短剑,向着自己逼近过来的另一名精瘦玩家。

    这名玩家亲眼目睹了同伴被杀的整个过程,肝胆俱裂,心中哪里还有半点战意?毫不犹豫的转身,施展开轻功,转身便要逃走!

    只是他才刚刚向前逃出数步远,段尘已经接连三次闪烁,来到了他的身后,轻松一刀挥出,一刀便斩下了这名玩家的脑袋!

    数息时间之后,段尘再一次回到了那块山石之前,然后盘腿坐下,在他的身前不远处,一株岩缝里的杂草开始发生剧变,数息时间过去,便衍化为了一株木灵草人,守在了段尘的身前,至于段尘,则是在这一刻,目光失去了焦距,通过草木有灵,他的意识,大部分已经聚在了千米之外躲在暗处的荆棘木灵身上,与段尘意识一起过去的,还有大量的巫灵之力,在这大量巫灵之力的灌输之下,这荆棘木灵的身上,幽光显得更为浓郁了些,一根根的尖刺上流转着的幽光,普通人看见,只会觉得心惊肉跳!

    那两只因为失去了主人的约束,而狂性大发,暴起伤人的荒兽狼,终究还是被玩家们给合力干掉了,荒兽狼尽管是荒兽,实力强悍,可这一次被派过来杀段尘的玩家,也不是什么软柿子,清一色都是先天境,而且还是在先天境中,战力比较强的一类存在。

    虽说如此,因为两只荒狼是突然暴起的原因,还是有一名术法玩家被当场咬死,另一名玩家好运一些,闪躲得快,没被咬中脖子,但也被荒狼给咬成了重伤,虽然还活着,但却基本失去了战斗能力。

    领头的中年男子脸色更显得难看了,还未与目标接触,自己这行人便三死一伤,损失了4名玩家战力,两只跟过来的战狼也被杀死了,这并非是一个好兆头,领头玩家在皱眉的同时,心中隐隐有了些不安,他在等那两名被他派出去的精瘦玩家的侦查结果,同时还没忘记让剩下的玩家时刻警戒四周,防止再一次被偷袭。

    又等待了一阵,领头玩家心中愈发的感到不安了,他心念急转间,忽然想到了某种可能,脸色顿时一变,对他身旁的这些玩家低喝道:“撤!我们撤!这一次围杀段尘的任务取消!”

    “可是……勇哥,张长老那边……,还有阿弦他们都还没有回来呢……”他身旁的玩家却显得有些迟疑。

    “我说了,撤!再不撤,我们所有人估计都得死在这里!”勇哥在狠狠的瞪了这名开口的玩家一眼之后,再一次开口说道。

    其他那些玩家,相互对视了几眼,虽然感到有些不解,但却没人再跳出来质疑勇哥的这个决定了。

    “我……我怎么办?勇哥,你们如果要撤走,可不能丢下我不管啊!”躺卧在一株大树底下的重伤号玩家忍着身上伤口处传来的剧痛,焦急说道。

    “恩,不会丢下你不管的。”勇哥看了这名重伤号一眼,拿眼扫视了一下剩下的玩家,最终目光落在了一名身材壮硕的玩家身上,说道:“阿纪,你背着他。”

    阿纪点点头,迈步走向了重伤号,也就是在这时候,又是一道尖利且迅疾的啸音传来,阿纪大惊,身上立即便浮现出了扭曲的先天罡劲来,向着一旁闪避,只是他虽然闪避了过去,但躺在那边的重伤号就没那么幸运了,被一根幽冷的尖刺刺入了额头,眼睛大睁着,死得无声无息。

    “那边,暗器是从那边射出来的!”有玩家准确找到了尖刺射过来的方向,指着那处大声叫喊道。

    勇哥与他身旁剩下的5名玩家一起,齐齐看向了那处方向,便见一个浑身绕满了尖刺的人形荆棘,正从那处方向缓缓向着这边走来。

    (感谢书友1603311021287141918508260805,100,我为书一100,翻车鱼有颗玻璃心100,压死我啦100,最爱呢。夏娜100,春天带吹不来春风100,烦烦烦爸爸100,午夜"幽灵100,咯思路100,海士100,烟灰6116,100,逍遥№1李100,研制下雨588,墨柒梅i00,110,九天7097,100,轩辕式100,圣元部落花败100币的打赏,感谢春风,花败,刚刚好的推荐票红包,感谢大家投出的推荐票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