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进入了识海空间之后,段尘再一次化作了那株小树,根植在这片识海空间的最中央处,他在适应了一下树的身体之后,心念一动,那两片叶子便裹着赵洋与任新,再一次出现在了他的身旁。

    “两位上仙,可否告诉我如何才能将灵宝刀胚培育成真正的灵宝?”段尘问道。

    被叶片紧缚着的赵洋魂魄,脸色都有些发白了,依旧紧紧抿着嘴巴不说话,这次被带过来,他甚至连看都不看段尘所化的这株小树一眼,很干脆的‘闭上眼睛’,眼不见为净。

    至于他的师弟任新,魂体比之之前更加显得虚弱了,他狠狠注视着段尘,说出来的话都显得有些虚幻缥缈了:“你就不怕我直接选择魂体自爆么?”

    “你可以试试。”段尘很淡定的回了他一句。

    任新不说话了,只是继续恶狠狠的盯着段尘看。

    段尘对此倒是不以为意,在耐心等待了大约2分钟之后,他也不再废话了,意识操控着包裹住两位上仙魂魄的树叶,将他们再一次带到了识海空间的边缘处,眼不见为净,然后,段尘便平复下了心情,仰起了他的枝叶,对着天空之上,那层层迷雾中露出来的半截枝条,开始进行观想!

    观想的时间过得很快,一个晚上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这一整晚的观想之下,段尘枝头上的叶片,从804片,增加到了806片!一晚上的时间,增加了2枚叶片,也即是段尘的巫灵值,从804点,增加到806点了。

    段尘又想到了自己前不久,巫灵值还是904点,不由得再次感到胸闷,待得平复了一下心情,将心中的这些负面情绪驱散了之后,段尘又将那两个上仙的魂魄给招到了自己的身旁,列行公事似的问道:“两位上仙,灵宝刀胚培育成真正灵宝的方法,你们可愿意告诉我?”

    赵洋被一片大叶子裹着,闭着眼睛,抿着嘴,脸色苍白,就跟个涂了白色粉沫的泥塑木偶似的,对于段尘的话,那是半点反应也没有,至于他的师弟任新,比起昨晚来,更加显得虚弱了,段尘都有些看不清他的面容了,只不过,他依旧没有说话,只是拿眼睛狠狠的瞪着段尘。

    2分钟时间过去,段尘见这两个上仙魂魄依旧没有开口的意思,他也没耐心继续等下去了,心念一动,那两片叶子便裹着赵洋二人浮空而起,然后呼啸向着识海空间的边缘处而去。

    “等!等等!”叶片刚飞出不过百米远,一个显得很是虚弱的声音突然出现了,声音的主人正是任新。

    段尘心念一动,包裹着任新的那片叶子直接便倒飞了回来,悬停在了小树的前方不远处。

    “说吧,什么事情?”段尘很淡定的问道。

    “这位……这位小哥,如果我愿意把灵宝刀胚培育成真正灵宝的方法告诉你,你是否可以饶我一条性命?我不想死,真的不想死啊!”随着灵魂越来越是虚弱,已经快到崩溃的边缘了,任新再也支撑不住了,也顾不得自己天人境强者的尊严了,开口向段尘求饶道。

    “说吧,只要你说的为真,我便会让裹着你的这片叶子不再勒紧,让你可以多活几天。”段尘淡淡的回应道,虽然被裹在粽叶里的这个上仙,此时的模样看起来要多凄惨有多凄惨,可段尘此刻的心肠硬如铁石,对于这两位侵入自己识海空间,想要夺舍自己身体的上仙,他是半毛线的同情心都没有的,如果不是看着他们两个还有点儿利用价值的话,他早下令让那两片叶子将他们给勒死了!

    “多活几天行不行?我不想死啊!”在彻底丢弃了自己天人境强者的尊严之后,任新看起来倒是和一般的人没啥区别了。

    “爱说不说,咱们晚上再见!”段尘回了他这一句之后,心念一动间,裹着任新的那片叶子,便再一次浮空而起,作势欲要飞往识海空间的边缘处。

    “别!哥……大哥!不要啊,我说,我说还不成么!?”任新立即就慌了!自家事自家清楚,自己现在的情况,到底糟糕到了何种程度,任新心中清楚得就跟明镜儿似的,以他现在这糟糕的状态,不要说等到今天晚上了,估计最多再坚持四五个小时,就得魂飞魄散!

    “这就对了嘛。

    ”段尘点了点头,又将这任新的魂魄给拉了回来,意念转动间,包裹住任新的‘粽叶’也放松了不少。

    粽叶放松了之后,被裹在里面的任新,立时做出了一个如释重负的表情,在段尘的催促之下,说道:“所谓灵宝刀胚,只要是没有祭炼主人灵识在里面的灵宝级刀器,都可以这么叫。”

    “想要让灵宝刀胚,成为真正的灵宝,其实也不难,只要将你的灵识,慢慢祭炼入这灵宝刀胚里面,它自然而然,就会重新拥有灵性,成为真正的灵宝。”任新在组织了一下语言之后,继续说道。

    “将自己的灵识祭炼进入灵宝刀胚里?那么这灵识又该如何祭炼?复杂不?”段尘问道。

    “不复杂的,祭炼灵识入内的方法其实很简单,只要以精血为引,往刀胚内注入灵识即可。”任新这会儿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尽职尽责的解说员,对于段尘所提出来的疑问,那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段尘又详细问了一些关于如何祭炼灵宝刀胚的问题之后,便重新让粽叶将裹在里面的任新,带去了识海空间的边缘处,他自己则是退出了识海空间,睁开眼睛,返回了荒古世界。

    盘腿坐在铺着柔软兽皮的石床上,段尘取出了自己的那柄灵宝刀胚,摊在了双手之上,仔细打量。

    这是一柄厚背长刀,造型普通,刀身黯然,没有一点异彩与光华闪耀,比之寻常的利器级刀剑来,都略有不如,怎么看,这都只是一柄极为寻常的刀而已,可使用了它已经不短时间的段尘,却是明白,它并不普通,它的前主人,是沧澜大部一位天人境的供奉,它看似寻常,却锋锐无比,利器级装备在它的面前,就跟豆腐块没啥区别,至于比利器级高一个档次的宝兵级,也只有那些品质极好的宝兵级武器,才能在它的面前,支撑那么一段时间,这还是因为它并非真正的灵宝级,而只是一柄属于半成品的灵宝刀胚而已。

    打量着手中这柄厚背长刀,段尘心中一动,手中又凭空出现了一把沾满了鲜血的骨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