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就在金长老皱眉苦思整个过程的时候,站在他身后的一位天魔殿守护长老暴起发难。

    只见一道微弱光芒闪烁,金长老陡然间感应到危机,可他还没来得及反应,那亮光已经射中他的后背昏穴,眼睛猛然一瞪,栽倒在地。

    其余几位天魔宗大长老竟然也没有丝毫意外,似乎那位守护长老就该出手对付金长老一般。

    “这天魔宗还真是舍得啊,竟然派了一位半步朝元境的高手过来,压力还真够大的。”敖长老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说道,不过声音却已经不再是敖长老了,而是玄月山庄的余正。

    另一位守护长老也跟着说了一句:“幸好这厮刚才没有认真感应我们的实力,否则一准会露出马脚。”

    这是陈万仇的声音。

    没错,这位敖长老和四位守护长老已经不再是原来的几人了,他们在金长老离开之后,就被楚云悄无声息的一网打尽,然后让山庄中的几位高手在这里伪装。

    在玄月山庄高层,炼肌锻骨章可不是什么稀罕的,几乎每个人都会。

    而眼前伪装的这五个人,分别就是余正、陈万仇、郑浪,三生,当然还有一位便是楚云。

    伪装成守护长老的三生开口道:“庄主,现在敌人已经解决,我们是否可以让其他人从下面出来了?”

    刚才动手的那人便是楚云,他脸上的神色丝毫没有轻松,反而转头看向西南方向,道:“还没有结束,这有一个最大的麻烦没解决。”

    “还有最大的麻烦?庄主,天魔宗该不会派出朝元境高手吧?这也太看得起我们了。”郑浪惊呼道。

    不仅郑浪这时候不淡定了,其余几人也同样不淡定。

    他们这才刚刚看到了一个活的朝元境高手,这还没从兴奋中清醒过来呢,难道老天爷立马又弄一个朝元境的敌人过来?

    来就来嘛,偏偏在秦江这个朝元境高手离开之后过来,这不是故意整人吗?

    楚云轻轻摇了摇头,道:“不是朝元境高手,但却……非常难缠。”

    他为何会这样说呢,因为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人看到这个人在什么地方,楚云之所以判断有人存在,是因为他的风灵奥义感知到有异常空气流动。

    这是人在快速跑动过程中带起的气流。

    眼前这种情况下,还能在山庄中跑动的,必然不可能是玄月山庄的人。

    楚云从那气流的速度等方面判断,对方应该也只是一位半步朝元境高手。

    此刻的楚云,面对这样的高手已经丝毫不怵。

    可麻烦的是对方隐藏在暗处,他暂时还没办法找出来。另一方面,他的小李飞刀武学需要锁定敌人方能发挥最大的威力,现在连对方的踪影都看不到,如何锁定?

    楚云心中还有一个疑问,这人是不是与金长老等人是一伙的。

    如果他们不是一伙的,又怎么会同一时间进来呢?可若说是一伙的,那神秘人似乎与金长老等人也没任何联系。

    楚云暂时没找到答案,不过他并不着急,吩咐陈万仇等人带着昏迷的金长老藏入地下宫殿中,然后他悄悄来到山下,在阵法中做了一些手脚。

    之前的阵法只对外有效,里面的人想要出去不会受到阻拦,可现在这座阵法,便是里面的人,也同样没法出去。

    弄好这些之后,楚云顺道试验了一下刚才的战利品,一个类似于音乐盒子一般的小物件。

    不过楚云却能感应到,这小物件结构极其复杂,其中还包含有大量的小型阵法。

    “这不可能是世俗世界能够弄出来的,或许是来自天外之岛。”楚云微微皱眉,对于天外之岛的东西,楚云也甚是眼热,可天外之岛的东西却也是烫手山芋,不知道得了之后会不会惹出什么麻烦。

    “考虑这么多干嘛,别人送上门的,难道我还能还回去?”楚云一瘪嘴,将心中的担忧放在了一边。

    经过试验发现,一旦这个小物件开启,方圆十丈,所有物品具有的能量波动便会直接平息,就好像是死物一般。

    这东西在其他地方或许没多大用处,但若是用来对付阵法,却是有奇效。

    因为阵法的运行原理,便是根据各个阵基具有的不同能量波动,组合形成的一种神奇力场。现在这东西直接镇压了能量波动,阵法自然也就无法运转了。

    弄好阵法之后,楚云返回山顶,然后进入了武道圣宫。

    楚云根本不担心有人能发现这座地下宫殿,因为任何一座带有系统属性的建筑,在未得到楚云这个主人的许可之后,都是无法进入的。

    当然,要破坏也不是不可能,但绝对不是这个连朝元境都没有达到的人能够破坏的。

    接下来便是逼供。

    楚云对这个流程已经弄出心得了,先用搜魂夺魄针法从这些人口中套出一些秘闻,然后分开审讯。

    只要楚云稍稍提一些刚才问出的秘闻,然后再说别人已经交代了,这些人完全不会怀疑,再加上死亡的威胁,这些人还不倒豆子一般的向外吐?

    对于硬骨头或者开口乱说的,楚云也有对付的办法,只要有一两个人开了口,然后以这些主动问出来的线索为引子,再施展搜魂夺魄阵法询问,到最后基本上所有有价值的消息都能问出来。

    至于外面的那个神秘人,就先让对方在外面晃悠得了,等自己从这些人口中将情报掏出来,再慢慢去处理那人。

    等到后半夜的时候,楚云终于弄清楚了所有的事情,同时也有一种心有余悸之感。

    他也没料到天魔宗已经对自己查得如此清楚了,而且还对自己如此重视,派了如此多的高手来对付自己。

    也幸好对付的重视程度还是不够,如果对方的两位朝元境高手一起出动,那自己的麻烦可就大了。

    虽然自己被对方击杀的可能性很低,但玄月山庄绝对是保不住了。

    对于玄月山庄,楚云耗费了太多的心血,他可不希望就遮掩毁于一旦。

    更何况,山庄中的人都是自己一手培养出来的,不说这些人被杀会浪费自己无穷心血,仅仅是基于个人情感,他也不能容许这些人死在自己面前。

    这次也是侥幸,如果这些人深夜过来,在山顶瞭望的人就不一定能够发现了。

    对方再借助那破阵神器悄悄潜入,再悄悄对山庄弟子下手,绝对会让玄月山庄损失惨重。

    但以后还能这般幸运吗?山庄的防御还有待加强,另一方面也必须提醒山庄弟子,让他们警醒。

    同时,楚云也知道了天魔宗的强大,以管窥豹,能与天魔宗正面抗衡,甚至屡次率领正道各派打败魔教的少林又会强大到什么程度?

    楚云忽然间觉得,自己似乎小看天下人了。

    只不过楚云心中还有一个疑惑未能解开,那就是还在外面晃悠的那神秘人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金长老等人根本不知道这家伙的存在。

    难道说他不是天魔宗的,只是巧合之下,一路跟踪天魔宗的人来到了这里?

    这可能性微乎其微啊。

    “先想办法将那家伙抓起来。”楚云心中有了决定。

    当下楚云悄悄摸到了山庄外面,盘膝坐下,专心致志的运转风灵奥义,感知着周围的一切。

    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楚云的风灵奥义发挥到了极致,方圆一千多米范围内,任何树叶的晃动都瞒不过他的感知。

    轻盈的微风刮过山顶,温顺、和畅,但在这和煦的微风中,楚云却能感知到那么一丝的一样,总有一些风势,在明明没有异物的阻碍下改变了方向。

    风是相互影响的,真要确定其改变的原点在那里,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对,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诀窍。”楚云皱眉苦思。

    可对于风灵奥义,他现在却只能感知其存在和流动,更深层次的东西,他却是感受不到的。

    处于自从领悟风灵奥义,已经过去了一年多了。

    这一年多里,楚云虽然也费了些心思去深化领悟风灵奥义,但与花在丹药、阵法又或者其他武学方面的精力来说,却是少得太多了。

    不仅如此,这些时间里获得的阅历经验值也全都被他存了起来,对于各项秘武,他更多的是依靠自己绝强的悟性去领悟,而不是用阅历经验值直接提升。

    说到底,还是因为阅历经验值太难获得了。

    要是阅历经验值像技能经验值那般容易得到,楚云绝对早用阅历经验值将自己所有的秘武升级到最顶尖层次了。

    “或许现在便是使用阅历经验值的时候了吧。”楚云叹息了一声,他的直觉告诉他,如果自己能将风灵奥义提升到更高的层次,定然能够感知到不一样的东西,到时候要将对方揪出来,说不定就不这么难了。

    他将阅历经验值留着,也是为了不时之需,这么长时间里,积累的阅历经验值也有两千万了。

    如果现在不将那家伙找出来,玄月山庄的所有人都时刻面临着威胁。

    楚云虽然自认为自己恨厉害,但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拥有不死之躯。

    威胁,只有解决在萌芽状态才是最安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