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楚云这时候也无法再淡定下去了。

    别人不清楚护山大阵的威力,他还能不清楚吗这绝对达到了9级阵法最顶级的层次,任何朝元境以下的高手,均不可能强行破阵。

    就算是朝元境高手,如果实力不是特别强大,就算在里面攻击一辈子,也同样破不了这阵法。

    不过眼前这些人却不是在强行破阵,而是大摇大摆的走进来的。

    这算什么事对方知晓阵法的正确线路

    这是唯一的解释,可对方是怎么知道的呢要么对方那六人中有阵法高手,至少达到了9级层次。要么就是玄月山庄出现了内奸,将阵法的通行路径说了出去。

    但这两个可能都被楚云快速否决了,在天外之岛,或许9级阵法师很多,但在世俗世界,9级阵法师不敢说完全没有,但绝对是极其稀少的,玄月山庄从未显山露水,不可能吸引这么强大的敌人过来。

    至于内奸,楚云倒不是觉得自己有什么王霸之气,虎躯一震被人就扶手铁人,死心塌地的追随自己,终身不会背叛。而是因为这里有权限自由进出之人,要么就是自己完全信任的,要么就是通过了搜魂夺魄阵法试探过的。

    当然,楚云对这些人使用搜魂夺魄针法时是悄悄进行的,就算是被施针之人,也不会感知到任何异状。

    更何况自己外围阵法的正确走法并不是完全固定的,几乎每隔十天就会变换一次,就算消息泄露,也不一定有任何用处。

    也正因为如此,楚云对山庄的安全很是放心。

    但现在敌人确实实实在在的走进了阵法中,而且方向直指山庄。

    当下楚云也不再废话,身子一掠,便已经到了数百米之外,几个呼吸的功夫,他已经来到了山崖的一个瞭望点处。

    楚云操起单筒望远镜,便向下方看去。

    阵法中确实有六个人,他们确实神秘,全都蒙着蒙面巾呢,不神秘才怪。

    这个阵法是楚云布置的,他对阵法的运转自然了如指掌。

    现在细细一观察,他发现了其中的诡异之处。

    严格说来,这个阵法现在的运转也是完全正常的,唯一不正常的便是那些人经过的区域。

    只要是这群人存在的地方,其周围十余米范围的阵法竟然停止运转了,一切都以真实状态呈现在那些人眼前。

    而等这些人离开之后,这片区域又会恢复正常。

    若不细细观察,根本发现不了这些变化。

    这就有些操蛋了,对方是怎么做到的

    忽然,楚云发现了一个细节,对方走在最前面的那人,手中握着一件东西。不过由于距离太远,他无法观察到那东西的具体情况,也无法判断究竟是不是那东西影响了阵法。

    只是从那人的动作上判断,这个东西才是他们通过阵法的关键。

    忽然,楚云嘴角微翘,他似乎猜到了这些人的意图。

    很显然,他们这种闯阵方式,是打算偷偷摸摸的溜进来。

    虽然楚云现在还没弄清楚这些人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但显而易见,这些人绝对没安好心。

    “既然对方想要偷偷的溜进来,那就满足对方的要求好了。”楚云心中有了主意,开始做出一系列的安排。

    尽管那六个神秘人找到了穿过阵法的准确路线,但要走过来,却也不是短时间能够办到的,楚云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安排。

    整整半个时辰过去,那六个黑衣蒙面人终于闯过了阵法。

    他们内心也充满了震惊,既有对手中这件神奇物品的惊奇,同时也有对玄月山庄的护山大阵的感慨。

    没错,这六人便是天魔宗金长老带队的六位高手。

    他们乘坐巨禽,花了近半月时间,跨越十万公里,来到蜀地,终于顺利的摸到了玄月山庄外。

    原本他们以为还要费些手脚呢,比如护山大阵外或许有高手守卫。

    可结果呢,他们在护山大阵外连鬼影子都没看到一个,甚至连那专门负责接待的前院都没有人。

    他们对此倒是没有感到意外,因为他们打听过关于玄月山庄的消息。

    几年来几乎没有人前来拜山,留着那接待的前院不过是一个形式,里面从未住过人。

    玄月山庄倒也不是闭门谢客,如果谁真有事拜山,可以在前院中点起传信烽烟,山庄中人便可看到,自然有人出来迎接。

    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玄月山庄对自己护山大阵的自信,完全不惧怕任何人偷偷溜进去嘛。

    这六位天魔宗高手心中不由得冷笑,他们在嘲笑玄月山庄岂能知道天魔宗的底蕴,就凭着小小的一件物事,就轻而易举的摸进山门了。

    不过现在这六位天魔宗高手暂时没有任何动作,玄月山庄对他们来说太神秘了,以前他们甚至从未听说过有这样一支势力存在。

    现在他们虽然进来了,但却需要先弄清楚里面的大致情况。

    “你们先找地方躲起来,本座先摸上去看看情况。现在才酉时三刻,等到子时之后我们在行动。”金长老低声吩咐了一句,看了看眼前高耸入云的大山,慎重的说道。

    尽管之前金长老在天魔殿中对玄月山庄有多么的不屑,但对于这位能够秒杀半步朝元境的神秘存在,他必须得谨慎。

    因为他不想永远的留在这里。

    此时已经接近黄昏,更何况这里山高密林,光线昏暗,金长老身子一顿,如一缕轻烟般消失无踪了。

    玄月山庄上山的道路只有一条,但那只是相对于普通人而言,对于金长老这种半步朝元境高手而言,可谓是到处都是路。

    他并未走大道,而是直接攀登峭壁,直抵山庄之上。

    上得山峰之后,他才发现这里一切充满了诡异。

    怎么会诡异了,因为这山上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难道说自己进入的是一座假山庄

    自然没有人解答金长老的疑问,他藏在一处暗角中,仔细的观察着周围的一草一木。

    “不像是没人的样子啊,这些花草必然是有人打理的。地面上纤尘不染,也是有人打扫过的。可人到哪儿去了呢”

    金长老实力强大,方圆百丈风吹落叶之音都瞒不过他的耳朵,他能够断定在这范围内是一个人都没有的,除非这些人实力比他还要强。

    这倒不是说金长老就自信到认为玄月山庄绝对不存在比他还强大的人,可要说方圆百丈之内,数十座院落中生活的每一个人都比他强,那完全就是扯淡了。

    天外之岛的势力也没有这样强大。

    忽然,一股寒气从心中冒出,自己这些人该不会是暴露了吧

    可如果是暴露了,对方不应该借助阵法之利对付自己吗全都躲起来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怕了自己这些人

    以金长老对楚云性格的推断,这个可能性几乎为零。

    如果楚云是一个胆小怕事之人,那么他就不会冒着巨大的风险进入毒宗总舵。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猫腻。

    金长老呆在这阴暗的角落里一动不动,等着天彻底暗下来,才慢慢的摸索出来。

    玄月山庄的面积并不是很大,主要区域也就一两平方公里,金长老很快便搜了一遍。

    还是一个人都没有发现。

    这算咋回事啊金长老觉得自己都快要疯了。

    根据他们掌握的情况,玄月山庄应该已经有数千人之多,其中已知的三花境高手就有数位。

    而通过眼前山庄的建筑规模判断,这情报应该是准确的。

    但为何就没有人呢

    忽然,一个念头从金长老脑海中冒出来,毛骨悚然之感油然而生。

    自己这些人绝对暴露了,对方将所有人全部藏起来,不过是为了防止冲突中一些实力低微之人受到伤害而已。

    毕竟自己这次带来的人加上自己也才六位,这是一场高手之间的冲突。

    现在对方将所有实力低微之人藏起来,只留下能威胁到自己的人潜伏在周围,对自己这些人进行狙杀。

    坑爹啊形势怎就突然翻转了呢

    说好的敌明我暗呢怎么又成了敌暗我明了最关键的是这里还是对方的主场,他们人生地不熟,在自己等人行踪已经暴露的情况下,鬼知道对方准备了多少坑等着他们。

    现在自己没遇到任何对手,那敖长老五人呢

    想到这里,金长老哪还顾得寻找玄月山庄之人的踪影,当即隐蔽身形,朝着敖长老几人藏身之所摸过去。

    他可不会忘记,这里有一位能够秒杀半步朝元境的超级高手。

    虽说天魔殿四大守护长老联手之下能够正面击杀半步朝元境的存在,但那是联手。在面对敌人的暗杀时,他们也不过是三花境圆满的实力而已。

    等到金长老返回到敖长老五人的藏身之地时,这里的一切让金长老颇为好奇。

    因为金长老五人全都完好无损的呆在原地。

    “敖长老,你们可曾发现什么异常”

    敖长老一脸茫然,道:“能有什么异常我们在这里呆了一个多时辰,连个鬼影子都没看到。”

    “难道自己猜错了”金长老内心狐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