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没有人说这丹药究竟炼制出了多少,不过几乎所有人都在内心里认可了这样一件事情,那就是能够将天地奇珍炼制成丹药,就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因为只要是天地奇珍,炼成的丹药至少都是9级的。

    这也就是说,楚云已经达到了9级炼丹师的层次了。

    至于说炼成了几枚,有一枚就算不错了,还想几枚?想多了吧!

    最终人们并未将注意力停留在丹药上,而是放在了青城派风掌门身上,他们从风掌门身上看到了青城派中兴的希望。

    更何况这一代的青城派弟子,可谓是人才辈出,今非昔比。

    原本门派拥有的几位年轻一代天才,到现在根本算不得什么了,最出彩的人有两位,分别是杜飞城和青玉。

    此二人一个已经是周天境巅峰的超强高手,另一个则是周天境中期存在。

    这两人现在都是龙榜高手,杜飞城更是在龙榜之位上排名第一,而且由于修炼了北冥神功,更是被无数人视为年青一代最有潜力的天才。

    不过没有人知道,青城派其实还暗藏有两位青年天才,只不过这两人现在并不在青城派,而在玄月山庄。

    他们便是程凉秋和岳向东。

    当初楚云刚任青城派首席大长老之时,这两人就已经出发前来玄月山庄。

    现在他们均已经被楚云提升了资质,而且是按照自身直系弟子的标准提升的,不仅如此,楚云还传授了他们武学,也就是说,他们在系统规则之下,已经是楚云的弟子了。

    在楚云醍醐灌顶之下,他们也都拥有了周天境中期的实力,尽管比玉儿等人还有一定差距,但也不是那么大了。

    短时间里程凉秋和岳向东都没有回青城派的打算,他们都已经在玄月山庄有了各自的职务。

    只不过这与他们是青城派弟子并无冲突,如果青城派将来真遇到什么麻烦事,他们也都会挺身而出。

    当然,没有人忘了楚云,只不过在人们心中,似乎都忘却了楚云还是一个年轻人。

    在每一个青城派之人的眼中,楚云就是一代传奇,一个无数人只能仰望而无法追赶的存在。

    似乎拿任何人与楚云比较,都是对楚云这位首席大长老的亵渎。

    风掌门在门派中停留了两天,开始按照楚云之前所说的那些材料进行准备,几乎整个青城派都被动员起来。

    此时门派中库存的几份离火陨铁被收拾起来,风掌门即刻传信给楚云,让他派金雕过来将这些东西取回去,以便立刻进行精气凝练。

    风掌门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第一时间让门派的两位太上长老恢复青春,这也最符合青城派当前的利益。

    这两位太上长老均是三花境圆满层次的高手,甚至已经摸到了朝元境的门槛,如果能够恢复青春,成功的几率将会极大增加。

    安排好这些事情之后,风掌门便开始着手准备武林大会之事。

    少林、武当发出的武林大会邀请函,青城派自然也收到了。

    而且论起与魔教的仇恨,青城派丝毫不比其他门派低,要知道就连风掌门本人,都差点死在毒宗之手。

    现在既然有人站出来号召,青城派自然会积极响应。

    “掌门,这次嵩山武林大会,我们青城派哪些人参加?”流光大长老问道。

    风掌门说道:“这次便你我前往吧,顺便将青玉也带上。其实按理说应该要带上飞城的,只是这小子现在的身份太过于敏感,北冥神功的传承者,估计都在哪儿都会有无数人觊觎。我们青城派的底蕴确实差了一些,如果带着飞城去了武林大会,恐怕难以保他周全。”

    流光大长老说道:“掌门所言甚是,飞城现在确实不宜离开青城派。哎……这次上官师弟陨落于毒宗百峰岭,实乃我青城派一大损失啊。若非如此,此次嵩山之行,我们也能凑够三人了。”

    “如果楚师弟愿意前往,倒是不错。只是这小子疲懒惯了,估计不会去做这件事情。”风掌门颇有些遗憾的说道。

    流光大长老说道:“这倒不一定,这小子上次连泸州武林会盟都参加了。与这次武林大会相比,泸州武林会盟根本就像是小孩子过家家嘛。要不我们给他说说,说不定他还真会参加呢。”

    “那也罢,通知一下也是应该的,如果这小子真的答应前往,到时候我们一同乘坐他的金雕过去,倒也迅速。否则就只有提前很久出发了,这样一来恐怕连蜀地武林会盟都没机会参加了。”

    “掌门,不知你发现没有,上次泸州武林会盟的情况有些奇怪。那时候你正巧也在泸州吧,可发现有什么可疑情况?”

    风掌门说道:“可疑情况倒是没有发现,不过正如你所说,泸州那边的情况确实诡异。玄月山庄是楚师弟搞出来的,也算是在情理之中,但镇天门和天狼帮名不见经传,竟能进入前三甲,要说不可疑,谁也不会相信。只不过武林会盟规则由来已久,就算大伙儿都知道它可疑,也只有按照规矩来办。除非有什么确切的证据。”

    “掌门,我觉得楚师弟或许知道些什么。”

    “哦?何出此言?”风掌门顿时有些好奇,虽然楚云确实亲自参加了泸州武林会盟,但在此之前他的精力不也全放在石羊镇的灭门惨案之上吗?

    流光大长老智珠在握的样子,道:“首先,玄月山庄的底细我们多少清楚一些,特别是楚师弟,在泸州武林会盟中,玄月山庄竟然没有拿下第一名,这说明楚师弟另有打算。其次以楚师弟的聪明,怎么可能想不到那两个门派有问题。可事情过去了这么久,他也从未问过我们什么,甚至连一点好奇的样子都没有表露出来,或许他早就心中有底了。”

    “有道理,正好这次一道问问。”

    不仅青城派在讨论何人参加武林大会,峨眉、唐门同样在商讨此事。

    只不过与青城派参与的人数相比,峨眉参加武林大会的人员要多出许多,谁让峨眉是十大门派之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