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来到这里的六十来位大长老,基本上都是梁长老和周长老这一脉的,虽然不一定对宁婉清有什么成见,但内心对梁长老和周长老的认同度明显更高一些。

    随着周长老宣布之后,下方的议论声便可看出形势不利于宁婉清。

    宁婉清面无表情,不知道有何想法。

    “好!大家安静。不管你们是反对、是赞同,又或者弃权,请立刻做出决定。然后本座开始统计结果,只要反对者数量不超过总人数一半,宁婉清宗主之位就将罢免。现在,反对者请举手……”周长老的声音从容而坚定。

    举手者寥寥无几,不到二十人。

    一切已成定局。

    忽然,一个声音从周长老身后传来,紧接着便听到吱呀一声开门声。

    “谁?”

    “这声音好熟悉啊!”

    “竟然敢喝停太上长老,她以为自己是谁啊。”

    下方嘈杂的议论声不断响起,唯有两人惊喜的转过身去。

    “清霜!”

    “师傅!”

    深切的呼喊从秦江和宁婉清口中发出。

    梁长老和周长老同样转过身去,一脸的震惊。

    “你……”

    “你怎么……”

    两位太上长老眼中满是震撼之色,就好像是见到鬼了一般。

    没错,开门出来的人正是燕清霜,只不过不是刚才那行将就木的燕清霜,而是一位仪态万千、风华绝代的这是燕清霜四年前的模样,但自从她走火入魔之后,便一天天的老去,谁也没想到,她有一天竟然能够恢复。

    “梁师叔,周师叔,你们似乎不愿意看到我恢复过来?”燕清霜脸上波澜不惊,看不出喜怒。

    二位太上长老脸上颇有几分尴尬,毕竟她们当年也共事多年,燕清霜对忘情宗来说也是贡献巨大。以前燕清霜走火入魔,沦为普通人,她们还能假装不知道对方的态度。

    可现在看对方这样子,不仅走火入魔的问题彻底解决,一身实力更是恢复到了三花境圆满的层次。

    这完全不合常理啊!

    不是说燕清霜的一身修为都传给了宁婉清了吗?难道宁婉清练了一身假内功?

    “怎么会呢?宗……燕师侄你能完全恢复,是忘情宗的幸事。只是这次……”梁长老有些说不下去了,当着别人的面说要罢免她的徒弟,这多少有些难为情。如果是旁人也就罢了,关键是她们与燕清霜还有几十年的情分。

    燕清霜说道:“这次的事情我听说了,刚才我在屋子里的时候,你们外面就嚷嚷得很厉害。你们是准备罢免我徒弟婉清的宗主之位对吧?”

    “正是,宁婉清作为宗主,不尊门规,不宜担当宗主之职。”事到如今,梁长老也没有退路,道,“刚才我和你周师叔便已经发起提议,现在正在进行表决。根据我们初步统计,反对的人数连三分之一都不到。所以,现在宁婉清的宗主之位已经算是罢免了。”

    燕清霜目带寒光,看向下方众人,然后望着梁长老和周长老,道:“两位师叔,你们是长辈,我本不该多嘴,但这件事情事关我徒弟声誉,同时关乎忘情宗传承,因此我也不得不管了。你们之前闹了什么我不管,我在这里只想说——你们的罢免!无效。”

    “什么?凭什么无效?”

    “就是,一黄毛丫头,怎么能当好宗主?”

    “原本还以为练成了忘心噬元经有多么逆天呢,现在也不过是三花境圆满修为嘛。”

    梁长老眼神深处闪过一丝得意,这里面有不少自己的亲信,就算面对曾今在宗门内威信无双的燕清霜,也同样敢指责对方,说到底,对方现在已经不再是宗主了。

    “燕师侄,现在这件事情你说了恐怕不算。按照宗门门规,现在宁婉清已经不再是宗主了,当然,你也早已经不是宗主。”

    燕清霜一声冷笑,看着站在自己身前气定神闲的宁婉清,淡然说道:“婉清,你便给他们说说,我刚才说的罢免无效,算不算数?”

    宁婉清立刻道:“徒儿遵命。梁师叔组,周师叔祖,以及在场的各位大长老。按照宗门规矩,罢免宗主需要超过一半的太上长老提议方可启动。”

    “没错,这事儿本就是两位太上长老提议的,难道有什么问题吗?还是宁丫头你脑子有问题?”刘大长老立刻大声道,生怕别人不知道这件事情是合乎规矩的。

    其实这时候刘大长老有些急了,因为燕清霜的突然出现,打乱了她的心境,谁让燕清霜看起来好像是彻底恢复了呢。

    宁婉清看着对方,眼神发冷,道:“刘师叔,看来你不尊宗主都已经成了习惯了,希望一会儿你还能这般嘴硬。”

    “我不尊宗主?你是宗主吗?我看应该治你一个不尊长辈之罪才对。燕师姐,你说对吧。”刘大长老得意的看了一眼燕清霜。

    燕清霜淡然笑道:“没错……我觉得婉清说的有道理,刘师妹你确实缺乏管教了,等这里事了,你便在思过亭待上几年吧。”

    刘大长老顿时大怒,不过她也知道自己现在无法拿对方怎样,当即转头看向梁长老,道:“梁师叔……”

    她还未开口,却发现梁师叔和周师叔二人脸上的表情都很奇怪,有懊恼、有无奈,更多的却是后悔。

    宁婉清接着说道:“刚才梁师叔祖和周师叔祖启动宗主罢免程序,明显不符合规矩,因为太上长老的人数未能超过一半。”

    “怎么可能?”

    “信口雌黄!”

    宁婉清根本不理会下面的质疑,道:“现在我忘情宗共有四位太上长老,而梁师叔祖和周师叔祖加起来也就只有两位,不足以发起宗主罢免程序。”

    “哪来的四位太上长老?胡说八道。”刘大长老气急,见过胡说的,却从未见过这般胡说的,简直就是空口说白话嘛,当她们都是傻子啊?

    宁婉清看着刘大长老,道:“刘大长老难道忘了吗?忘情宗宗主退位之后,自动成为太上长老。我师父是上一任宗主,她将宗主之位交给我,她自己自然就是太上长老了。加上原有的三位太上长老,不是四位是什么?”

    刘大长老脸色顿变,她虽然冲动,但却不是傻子。

    门规中确实有这样一条。

    对于其他大长老,要晋级太上长老,还需要现有太上长老和宗主评判定夺,但宗主退位后,却是自动成为太上长老的,这不需要听取任何人意见。

    当然,这原本也是有一项前提条件的,那就是太上长老的实力不能低于三花境后期。

    之前燕清霜走火入魔,后来更是将一身内力传给了宁婉清,修为全无,自然不能成为太上长老。

    可现在不知道怎么的,一身修为竟然彻底恢复,也就是说,自从她内力完全恢复的那一刻起,她就自动成为忘情宗的太上长老了。

    正如宁婉清所言,既然太上长老的人数是四位,那么仅仅两位太上长老发起的宗主罢免程序自然是无效的。

    这就是一场闹剧,仅此而已。

    宁婉清的话所有的人都听到了,下面顿时响起嗡嗡的议论声。

    有懊恼的,也有悔恨的。

    刚才那短短的时间里,有不少人都出言指责了宁婉清和燕清霜。

    当时她们不觉得这事儿有什么大不了的,可现在想想,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啊,自己指责的可是宗主和太上长老。

    不带这么坑爹的吧?

    “梁师叔、周师叔,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吗?”燕清霜平静的看着二人。

    两位太上长老对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眼神中看到了一丝颓然。

    虽然这次的事情上,她们的出发点是维护门规,但到底是将燕清霜和宁婉清得罪死了。现在成王败寇、局面扭转,她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她们可没有忘记,之前宁婉清说过要罢免她们的太上长老之位。

    当时她们听到宁婉清这句话,只当做一个笑话。

    可现在看来,自己二人才是一个笑话啊。

    一半的太上长老同意罢免,她们的太上长老之位就算没了。也就是说,只要宁婉清提议罢免其太上长老身份,再劝服燕清霜和甄长老,她们二人就会沦为普通大长老,甚至连长老都当不了。

    她们精明了一辈子,结果却阴沟里翻船,一时间她们变得心灰意冷。

    “燕师侄好手段啊!恐怕今天这一幕,便是你们早已计划好了的吧?”梁长老忽然说道,她毫不怀疑燕清霜对自己抱有成见。

    燕清霜说道:“梁师叔高看我了,一切不过是巧合罢了。虽然刚才我在屋里没出来,但外面的动静却是听得一清二楚。婉清刚才说过,如果你们真要罢免她的宗主之位,她也将随后罢免你们的太上长老之位。这估计也还是婉清的一时气话,你们大可不必放在心上。只要你们二位太上长老以后好好的辅佐婉清,我想她也不会故意找你们这些太上长老的麻烦的。”

    说着,燕清霜朝宁婉清使了一个眼色。

    宁婉清虽然不知道师傅的意思,但师傅既然如此吩咐,定然有她的道理,当即附和道:“师傅所言甚是,弟子刚才确实过激了一些,在这里婉清给二位师叔祖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