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宁婉清不待这位太上长老说完,立刻道:“梁师叔祖,弟子不觉得这件事情有什么做得不对的。虽然宗门有规定,不能带身份不明、或者宗门的敌人进入门中,但我可以以宗主的身份担保,梁叔叔绝对不会对我忘情宗有敌意,当然他更不是什么身份不明的人。”

    好吧,这件事情宁婉清撒谎了,至少在一个时辰前,秦江还属于身份不明这一类型。而且楚云这个青城派首席大长老,怎么看都是忘情宗的敌人。

    “宗主,话不是这么说……”

    “我说梁大娘,你也不是不认识我,别在一边说话当我不存在好不好?”秦江在一旁听得怪郁闷,怎么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贼一样被人防着呢?

    自己怎么说也是一个正道之人,她们才是邪派好不好?

    不过这也对,正道之人整日防着邪道之人,邪道之人不也得防着正道之人吗?

    梁姓大长老脸上之抽搐,秦江这话确实没错,她当年确实曾与秦江见过面,而且还与燕清霜的师傅一起阻止过两人来往,甚至最后威胁他们分开也有她的份儿。

    这也是为了刘大长老一看到秦江过来就立刻去找梁姓太上长老的主要原因。

    因为梁姓太上长老也是忘情宗弟子不得有情这条门规的忠诚执行者。

    之前她假装不认识秦江,是因为她希望能通过自己旁敲侧击,让对方知难而退,毕竟她现在也摸不清对方实力深浅。

    尽管她现在也有着半步朝元境的实力,但在数十年前,秦江能成为龙榜第一人,可见其天赋之高。

    虽然她也不觉得对方现在能有朝元境实力,但想来达到半步朝元境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对方在这个年龄段拥有这般境界,战斗力必然比她强多了。

    说到底,她已经进入了衰老期,实力每日不增反减,估计这辈子是没希望进入朝元境了。

    可现在秦江一口将这件事情道破,她也不好再继续装傻。

    “秦江,老身不直接与你交谈,便也是看在故人份上,希望你知难而退。难道你真以为我们忘情宗怕了你?”梁姓太上长老老脸一黑,直接说道。

    秦江却也不怵,道:“梁大娘,其实我觉得你们这门规本就有问题。你也不想想,如果每个人都像你们这样忘情绝性,这天下人早死光了,你们这狗屁宗门还能传承上千年?扯淡去吧。”

    “胡说八道!”

    “无耻之徒!”

    “闭上你的狗嘴!”

    秦江这话一出口,立刻像是捅了马蜂窝一般。

    这就好比一个人在少林寺里劝导那些和尚去进妓院一般,绝对是惹众怒的事儿。

    宁婉清内心也是崩溃的,虽然她之前从秦叔叔与楚云的交谈中,看出这两人做事都有些不靠谱,但没想到竟然没靠谱到这种程度。

    自己好不容易用话将她们堵住,你这一开口,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

    虽然让你安静的忍着有些委屈,但委屈一下能死啊?

    梁姓太上长老冷着一张脸,道:“秦江,当年你便发过誓,终身不与燕师侄相见,难道你要违背誓言?”

    “你们怎么都喜欢揪着这事情不放呢?好吧,我也不与你们胡扯。对于当年的誓言我记得清清楚楚,当年我是当着你师姐,也是清霜的师傅的面发誓的,不过誓言的内容却是在清霜师傅有生之年不与清霜见面,现在清霜的师傅都已经死了多年,我再见清霜也不算违背誓言。”秦江说道,“当年我发誓的时候你也在场,誓言的内容你总该记得把。”

    “你……”当年这件事情可是毒宗的大事,梁姓太上长老自然记得清清楚楚,可她仔细一回想,发现这里面确实有些蹊跷。

    那不过是秦江玩的一个文字游戏,他当时誓言中有句话是这样说的:今日当着清霜师傅的面发誓,在其有生之年,不与清霜相见……

    这话若是不细听,便会认为秦江所说的其字指的是燕清霜,但实际上却是指清霜的师傅。

    “胡说八道,当年你发的誓言,便是终身不与燕师侄见面,现在却信口雌黄,真是无耻之尤。”梁姓太上长老此刻怎么可能承认,只要咬牙硬撑。反正当年的发誓的时候只有几人在场,谁能作证?

    秦江忍不住冷笑一声,道:“呵呵,这颠倒黑白的本事我算是见识了,魔教就是魔教!”

    “我魔教做事还由不得你来评判。识相的你现在就离开,否则我忘情宗不介意将你永远留下。”

    宁婉清这时候也不得不开口了,要是在这样闹下去,双方可就要大打出手了。

    “梁师叔组,秦叔叔可是我请来的客人,他是去是留,自然有我决定。梁师叔组你这般说法,不觉得管得太宽了吗?还是梁师叔组觉得我这个宗主太好说话了?”

    两位太上长老脸色顿变,之前她们一直与宁婉清和言交谈,是不希望双方之间闹得不愉快,她们还是希望宁婉清当这个忘情宗宗主的。

    可现在宁婉清这话可就有些难听了,让她们难以下台。

    如果她们真忍下这口气,必然让她们的威信大打折扣,甚至整个宗门将只知宗主,不知太上长老。

    尽管在宗门中,宗主的权利是最大的,很多命令、决定都必须宗主下达,但太上长老的存在却是制衡宗主的,拥有罢免、弹劾宗主的权利。也凭着这些权利,太上长老往往能从宗主这里争取到一些额外的权利,让其在其他门人弟子面前更具威信。

    当然,太上长老本身所拥有的实力也是其身份的一种保证。

    可一旦宗主不在惧怕太上长老的弹劾全力,再加上宗主自身实力并不比太上长老弱多少的时候,那太上长老就将形同虚设。

    “宗主,之前刘大长老说你无视门规、妄自尊大,本座和周师妹还不相信,可现在看来,她说的还不够严重啊。你这简直是无视历代宗主的存在,你已经忘记了宗主的本分。如果你真的一意孤行,恐怕就暂时不适合当这个宗主了。”梁姓太上长老冷着一张脸,威胁说道。

    周姓太上长老接着说道:“本座同意周师姐的意见。宗主,你年纪尚小,很多事情不知道轻重,希望你能三思而后行。”

    这话可进可退,如果宁婉清重新按照她们的意愿行事,她们便可说宗主是因为年少不懂事,一时糊涂,自然还能继续担任宗主。可如果宁婉清继续坚持自己的观点,那么便可说宁婉清年纪太小,还不适合做宗主,便可直接罢免了她。

    只要宁婉清不再是宗主,其身份地位将会出现截然不同的变化,别说是与太上长老平起平坐了,便是与大长老相比也稍有不如。毕竟宁婉清的辈分在那里摆着,其他无数与宁婉清同辈之人,现在也都还是执事或者普通长老呢。

    “宗主,希望你三思啊!”刘大长老终于开口了,眼前这一幕无疑是她最希望看到的,她巴不得太上长老和宗主闹翻呢。

    在她内心,自然不是真的希望宁婉清三思。

    她知道这时候宁婉清心中定然是将自己恨上了,自己现在开口不过是给对方火上浇油而已。

    只要宁婉清一愤怒,便更容易做出不理智的事情。

    一旦宁婉清真的彻底与两位太上长老闹翻,梁师叔和周师叔绝对不会允许一个对自己怀有敌意的人坐在宗主之位上。

    太上长老一共只有三位,只要她们两位决定罢免宁婉清,那么宁婉清这个宗主便当不下去。

    其实在数十年前,刘大长老还只是长老的时候,其天赋能力均与燕清霜不相上下,那时候二人都是宗主之位的有力竞争者。不过后来老宗主选择了燕清霜担任宗主,刘长老也只有无奈担任大长老,排位甚至还在骨玉大长老之下。

    后来燕清霜修炼错误的九阴真经走火入魔,她一度认为自己又机会重夺宗主之位,可没想到燕清霜的弟子中竟然出现了一位练成忘心噬元经的弟子,也就是宁婉清。

    在得知这个消息后,刘大长老便知道宗主之位与自己无缘了。因为门内的三位太上长老,必然都会支持宁婉清当这个宗主。

    结果毫无意外,宁婉清成为了宗主,而自己还是大长老。

    她甚至一度死了心,甚至打算安心辅佐宁婉清,不再多做他想。

    可就在今天,她看到宁婉清竟然带着秦江来到了宗门,这让他看到了希望,所以她才会如此急切的找来两位太上长老。

    只不过最开始两位太上长老的表现让刘大长老心底发寒,看来这三位太上长老对宁婉清的重视非同一般。在对方犯了如此大错的情况下竟然还是和颜悦色的交谈。

    就在刘大长老又一次要绝望的时候,宁婉清这丫头竟然自寻死路,彻底将两位太上长老给得罪了。

    宗主之位可期啊!

    这如何不让刘大长老兴奋呢!

    “本座并未做错什么,为何要三思!”宁丫头的倔脾气也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