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这是天外之岛的传音螺号,目前江湖上除了十大门派和魔教九宗,没有人拥有这东西。而且就算是在这十九个顶级势力中,传音螺号的数量也只有一两对。”

    秦江震惊之色不减,道:“难道你是某个超级大派的掌门亲传弟子?”

    楚云淡淡一笑,道:“我也很好奇,老秦你竟然真的认识这东西。不过你也猜错了,我可不是什么大门派弟子。至于这东西的来历,当然是别人给我的。至于是谁,就不便说了。”

    “你小子比我还要神秘。”秦江苦笑着摇了摇头,没准备再问下去,谁没有秘密呢?他也有,而且还不少。

    不过秦江打算等有机会的时候好好找楚云谈谈,或许自己的事情他还能帮上忙。

    忽然,楚云眉头微皱,然后含笑看着秦江,道:“老秦,你麻烦大了,你那老情人貌似不愿意见你。”

    “你怎么知道?”秦江瞪了他一眼,他们二人一直呆在一起,楚小子怎么可能知道宁婉清师父是否愿意见他!

    楚云笑笑,道:“你这不废话吗?当然是耳朵听的。你要不信,可以等一下。”

    秦江并没有等,因为宁婉清已经走了出来。

    “秦叔叔,我师父她说不想见你。”宁婉清带着惋惜之情,双眼看着秦江,眼神深处带着别样的意味。

    秦江眼中闪过一丝悲伤,虽说自己之前本也没抱太大希望,可现在真被对方拒绝,他内心还是很不好受。

    “她说为什么了吗?”秦江黯然一叹,问道。

    宁婉清摇了摇头。

    秦江深吸了一口气,道:“看来清霜还在生我的气啊!当年我决然离开,便该想到会有今天了。也罢,宁丫头,你将这东西交给你师父,我这便离开。”

    秦江说着,再次从怀里取出了那个小包袱,也不知道里面到底装着什么。

    楚云忽然瞪了他一眼,道:“我说老秦你傻啊,都到门口了,竟然说不见就不见,说不定你老情人矜持呢。”

    “胡说八道。”宁婉清听不下去了。

    楚云翻了个白眼,道:“好吧,算我口误,其实也不算矜持,只不过是想见不敢见罢了。反正我话就说到这里,老秦你怎么决定是你自己的事情。”

    秦江可是老江湖了,瞬间想明白了许多。

    “多谢楚老弟,老哥欠你一个人情。”说罢,就见他身子一纵,竟然冲进了院子里。

    对于秦江的突然行动,宁婉清却没有阻拦,甚至到他冲进去之后,她也没有追上去。

    “你怎么知道的?”宁婉清悠悠站在楚云身侧,看着院子,问道。

    楚云笑笑道:“你想知道?”

    宁婉清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楚云绝对有将死人气活的本事。

    “你”宁婉清深吸一口气,只是酥胸起伏不定,确实被气得够呛。

    “你这人要去演戏剧,绝对活不过两场。”宁婉清冷不丁的冒了一句。

    楚云却是没再说话。

    “难道你不准备进去看看?”楚云忽然说道。

    宁婉清剜了它一眼,道:“没兴趣。”

    楚云说道:“既然你没兴趣,那我可就进去了。”

    说罢,楚云抬脚便朝里走。

    “你”宁婉清也没想到楚云会这么做,正准备要阻止,却发现楚云已经从门口消失了,她这才想起楚云的轻功比自己高明了不止一筹,这家伙要进去,自己还真拦不住。

    无奈之下,宁婉清只好举步跟上去。

    等她来到院子时,发现场面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

    自己师傅,一个面容苍老,满头华发的老妪,与秦江相对而站,师傅的眼角带着泪花,应该是哭过,只是不知道秦叔叔说了什么,她现在已经没有哭了。

    最重要的是,她脸上的表情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种哀伤,反而带着一种别样的光彩。

    楚云静静的站在十米之外,没有出声。

    好吧,他就是在以看戏的心态看着眼前这一幕。

    “我说你们两个有完没完啊?在这样站着我可就要走了。”楚云冒了一句,终于打破了眼前的宁静。

    秦江瞬间醒悟过来,瞪了楚云一眼,然后才道:“清霜,这小子应该医术不错,他说能将你走火入魔的问题解决掉。你快让他给你看看。”

    老妪看了看楚云,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不过当她的目光回到秦江身上时,却又充满了柔情:“秦哥,这小伙子是你请来的?”

    “呃不是,是你徒弟请来的。”秦江倒也没想过要抢这个功。

    老妪立刻转头看向宁婉清,道:“婉清,你这又何苦呢?你又不是不知道,师傅现在的情况已经不是走火入魔了。就算将那问题解决掉,一声修为也已不复存在。以师傅现在的年龄,就算再继续修炼,又有什么意义?”

    “师傅,你先让楚公子看看吧,你的情况我都告诉给他了,他说有把握彻底解决你的问题。”宁婉清连忙说道,她生怕自己师傅不接受治疗,同时还拿目光不断的向楚云使眼色。

    楚云无奈的耸了耸肩,道:“这个老大姐”

    “咳咳”

    “呃”

    秦江差点被呛住,那老妪更是一脸抽搐,老大姐是什么鬼?

    宁婉清同样傻眼,她想过楚云可能会对其师傅的称谓,但绝对没想过老大姐这个称呼。

    你见过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称呼七老八十的老太婆为老大姐吗?

    “小伙子倒是很有趣,要是在几年前,小伙子你可就有苦头吃了。”老妪笑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楚云不置可否,道:“老大姐,刚才你徒弟说的没错,我确实能治好你身上的问题,而且还能恢复你一身实力。”

    “怎么可能?”老妪根本不相信。

    不仅是她不相信,就连秦江也不相信,唯有宁婉清信任一些。

    关于楚云的一些事情,不论是毒宗和忘情宗都有过一些研究,恐怕整个江湖上,除了青城派有数几人,便是毒宗和忘情宗对他最了解了,而作为宗主,宁婉清自然知晓所有情报。

    当然,就算是宁婉清,也只相信沈冰能解决老妪走火入魔的问题,并恢复其一定实力,想要彻底恢复,那却是不可能的,因为师傅一身内功全都传给了自己。

    “我想这事儿应该没必要说谎吧?就算恢复了你的实力,对我来说也没有任何好处。其实要不是因为之前答应过你徒弟,我还懒得过来呢。”楚云无所谓的说道。

    老妪被噎得不浅,虽然她以前一直自视极高,但此刻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在这个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人眼中,确实什么都不是。

    老妪微微思索了一下,道:“如果阁下所言属实,你又有什么条件?”

    “与聪明人说话就是洒脱。我想我的身份你或许还不知道,我是青城派之人,而且是青城派的首席大长老。”

    “什么?你”老妪顿时一惊,在她看来这可是惊天大事,竟然被正道之人潜入到了忘情宗宗门,这对宗门而言影响太大。

    要不是她一身修为尽失,恐怕直接就扑上去将楚云给控制住了。

    不过她也将目光看向宁婉清,眼神中满是责问之意。

    “别吃惊,我的身份你徒弟也知道。她作为忘情宗宗主,为了救你也是不遗余力了。有这样一个弟子,你应该感到欣慰。”楚云笑着说道。

    老妪沉默了半晌,神色阴晴不定:“小子,你敢来到忘情宗宗门,难道就不怕再也出不去吗?”

    “呵呵,就凭着这地方,我想走随时都能走。”楚云自信无比的说道。

    “好大的口气,便是你们青城派掌门,也不敢说这样的话。”老妪嗤之以鼻,别说是青城派掌门了,便是少林武当掌门这等朝元境高手,也不敢说能孤身闯入忘情宗宗门。

    宁婉清苦笑一声,道:“师傅,楚公子没有撒谎,就在十多天前,楚公子大闹毒宗总舵,在天魔宗、毒宗、仙都宫以及我们忘情宗无数高手围堵之下,来去自如,反而我们一方无数高手死于非命。”

    “什么?”

    “怎么可能?”

    老妪和她的老情人秦江全都一脸震惊,大张的嘴里足以塞下一颗鸭蛋。

    毒宗总舵的隐秘程度虽比忘情宗弱许多,但历来敢闯入毒宗总舵的人却少之又少,更何况是在四大邪道势力齐聚毒宗总舵的情况下。

    “这是弟子亲眼见证的,骨玉师叔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赶回,到时候师傅也可以问她。”宁婉清说道,她也不清楚自己这时候到底是什么心情,有敬佩,也有苦涩。

    老妪彻底愣住,她一时间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

    天下间哪有这般天才之人?

    秦江却是神色复杂的看着楚云,他原本觉得自己已很高估楚云的实力了,却没想到最终还是低估了。

    他虽然自认实力超群,但如果真要在敌对状态下进入毒宗或者忘情宗总舵,绝对是死无葬身之地。

    可楚云呢?竟然在四大邪道势力高手围堵之下,不仅屁事没有,反而杀了对方无数高手。

    这差距也太大了。

    他真怀疑楚云是不是朝元境高手了,就算是朝元境高手,估计也很难做到如此轻松写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