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刘师叔,你不觉得你管的太多了吗?我带谁进去,自然有我决定。至于我师父见不见这位秦叔叔,自然由我师父决定。什么时候宗主带一个人进宗门需要征得每一个大长老同意了?”宁婉清冷着脸道,宗主的气势展露无遗。

    “宗主,这人可是当年老宗主,也就是你师祖规定,禁止进入宗门之人。”刘师叔顿时有些急了,毕竟宁婉清的身份摆在那儿,如果她真要带一个人进去,其他人还真不能阻拦。

    楚云在心中眼中的鄙视刘师叔,换做是他上一世职场中的那些人,绝对不会在现在的上司面前提上一任上司制定的什么规矩。虽然这个封建时代有些东西或许不一样,但人心绝对是一样的。

    如果宁婉清和那其师祖的关系很好还好说,如果关系比较差,那这纯粹就是没事找抽了。

    很显然,宁婉清心中对那位师祖的认可度并不是很高,冷笑一声,道:“刘师叔,你说是师祖规定的,你将规定拿出来看看?本宗主只知道,宗内所有的门规条约,都是记录在宗门刑律这本典籍上的,上面绝对没有一条禁止谁进入宗门这一说法。”

    这不废话嘛,任何一派的门规都不可能出现这样的规定。最多也就是在形成的习惯中禁止一些人来往,比如正道门派禁止山门禁止邪派人物进入。

    “好了,这件事情到此为止,至于我师父见不见他,我会请示师父的。”宁婉清最终说道,然后不再理会其他人,带着楚云和秦江走进了门内。

    那面目吓人的芩师叔看了看刘师叔二人,似乎有些嘲弄,然后也转身走了。

    刘师叔二人相顾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丝兴奋。

    “走,找梁师叔去。这小丫头才当了几天宗主?反了天了,竟敢无视门规。难道她不知道,门规中有一条,只要太上长老中多数人同意,便可罢免宗主吗!”

    ……

    “宁丫头,看不出你还挺有魄力的嘛,刚才那事情处理的漂亮。你没看那老巫婆的脸色,都快要青了。”楚云笑着道,反正他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宁婉清没有理他。

    秦江忽然叹了口气,道:“宁丫头,其实,刚才那事情你处理得太鲁莽了,其实就连我对你师父是否愿意见我都没有把握,到时候这事情可不好收场。”

    宁婉清疑惑的看了秦江一眼,道:“秦叔叔,到现在我都没有问过你的身份,也不知道你与师父当年的事情,你能给我说说嘛?”

    楚云也道:“就是嘛,老秦,你又何必将你当年干的那些风流韵事藏着掖着呢?说出来让大伙儿听听,说不定还能给你点意见。说不定还能撮合撮合。”

    秦江原本在听了宁婉清的话之后,满脸回忆的就要准备说了,楚云这话一出,啥气氛都没有了。

    此刻别说是秦江了,便是宁婉清也看不下去了。要不是宁婉清还记得她是请楚云过来救自己师傅的,早将楚云给赶出去了。

    秦江深吸了一口气,就当楚云是在放屁,道:“其实,当年……,我和你师父都来自闽南一带的小型武林世家。这两个武林世家世代交好,加之距离较近,经常有所往来。”

    “哦,感情是青梅竹马啊!”楚云嘿嘿一笑。

    秦江原本打定主意不理他,但听了这话还是剜了它一眼,道:“你小子不插嘴能憋死啊?”

    “能憋疯!”楚云回了一句,不知道怎么的,反正他现在是与宁婉清斗嘴上瘾了,连带着秦江也受到牵连。当然,这也与秦江自己作死有关,谁让他之前先没脸没皮的缠着呢?

    秦江被噎得不浅,宁婉清却差点被楚云给逗笑了。

    “这小子虽然嘴贱了一些,但这话倒也不算错,我和你师父确实是青梅竹马……”

    随着秦江的讲述,楚云和宁婉清终于弄清楚了这秦江的身份,更是对他和宁婉清师父之间的事情有了些了解。

    宁婉清听完后还忍不住看了看楚云,貌似这家伙基本上猜对了,当年貌似这两人还真是一对苦命鸳鸯。

    楚云回了宁婉清一眼,神情中颇为得意。

    小样儿,这等狗血的剧情在上一世可是见多了,傻子都能猜到。

    那剧情确实比较狗血,宁婉清师父的家族遭受灭族之祸,仅剩下宁婉清师父一人活了下来,后来被老宗主带回到忘情宗。

    而秦江的家族倒是没有遭受什么劫难,但因为宁婉清师父的遭遇,使得他性格大变,加上过人的天赋和一些奇遇,成就了绝情剑客之名。

    后来秦江在江湖上闯荡时,幸运的与在江湖上历练的青梅竹马再次相遇。

    其后的剧情就更狗血了,忘情宗可不是什么谈情说爱的好门派,更何况这时候魔教九宗正巧处于蛰伏状态,弟子与武林其他势力的交往更是受到严格的管控。

    这对苦命鸳鸯受到了各种阻挠,最终还是被拆散了。

    秦江的实力虽然强大,但那也只是相对于年轻一辈来说,面对忘情宗这等庞然大物,他的力量确实单薄了一些,就算加上他的家族,那也是螳臂当车。

    秦江也只是讲述到他与宁婉清师父分离的时候,至于后面他又有什么经历,则是没有说,不过楚云从他的神色中可以看出,后面估计同样精彩。

    只不过秦江既然不想说,他也就不打算问。探人这样的事他还是不想做的。

    等到秦江长话短说的将自己与宁婉清师傅的经历讲完之后,他们已经到了一座院落的门口。

    宁婉清神色复杂的看了看秦江,叹了口气说道:“秦叔叔,我师傅就在这院子里,我先进去问问。这些年师傅的变化很大,我也不知道她是否会同意见你。”

    秦江点了点头,这也是唯一的办法。如果对方原本就不想见他,这样直接进去反而不好。

    “那我也在外面等等吧,老秦一个人扔在这里怪孤单的。”楚云咧嘴笑笑。

    宁婉清点了点头,便一个人走进了院子。

    秦江或许理解到楚云的用意,笑笑道:“你小子叫什么名字?”

    “我姓楚。”

    “呵呵,还挺保密,不过我也能理解。看你小子修炼的武学,也不像是魔教的路数,应该是某个正道门派吧。你这样明目长大的进入忘情宗,难道就不怕这里的老婆子将你给宰了?”秦江看看四周,脸上的笑容依旧。

    楚云笑笑,道:“这也得看她们有没有这份能耐不是?再说了,我这人其他本事没有,逃命的本事绝对是一流的。别说这里只是忘情宗的宗门了,就算是天魔宗的老巢,我也能来去自如。”

    反正说大话又不会死人,楚云开始胡吹。

    秦江说道:“刚才听宁丫头的语气,似乎你在这里来是帮什么忙的,到底是做什么?”

    楚云笑笑道:“给你老相好治病。”

    秦江假装没有听到他那阴阳怪气的称呼,而且话里的内容也让他微微一惊,道:“治病?什么病?”

    楚云道:“说实话,你这青梅竹马也当得不太称职。你那老相好练功走火入魔都几年了。后来更是将一身内力传给了宁婉清这丫头。现在她几乎就成了一个废人了。你想想,就你们这年龄,如果没有了一身修为,那会怎样?”

    秦江脸色顿时大变,他还真没想到事情严重到这种地步了。

    要知道这个世界普通人的寿命一般也就六十来岁,而他的年龄却已经过了七十,与他青梅竹马长大的宁婉清师父年龄也相差无几。

    这事情严重了……

    “她怎么会走火入魔?”秦江急切的问道。

    楚云一摊手,无辜的道:“我怎么知道?”

    “我……”秦江倒也没怀疑楚云的话,随即问道:“那你能治吗?”

    “试试看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秦江差点一巴掌就呼伦过去,这事儿还有能试的吗?再说了,你这是什么态度?至少你也应该说尽力而为之类的话吧,什么叫闲着也是闲着?

    就好像是来打发时间的一般。

    秦江深吸了一口气,他毕竟是老江湖,立刻便想到自己是被楚云给耍了。

    从宁婉清的态度可以看出,宁丫头对楚云的底细还是比较清楚的,或者说对楚云治疗其师傅这件事情很有把握,否则也不可能直接就将他带到忘情宗宗门中来。

    至于楚云为何要这样说,那估计还真是闲着也是闲着,胡吹呗!

    “你小子要是能将她治好,我秦江欠你一个人情。”秦江正色说道。

    楚云瞄了他一眼,以一种严重怀疑的眼神看着他道:“你的人情很值钱吗?”

    秦江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曾几何时有人敢这样对他说话?便是在他年轻的时候,也不会有人说他的人情不值钱。

    毕竟是潜力股不是?

    在现在这话从楚云口中说出来,却给他一种无从反驳之感。

    深呼吸,秦江努力的压制着自己反疯的冲动。

    “你可知道,我现在已经是半步朝元境的高手,而且我有把握两年内冲击朝元境。”

    一个朝元境高手的人情,整个江湖,没有人能够无视。便是少林武当这等拥有朝元境高手的门派,也不会无视朝元境高手的好意。

    就在秦江觉得楚云会立刻改变态度,热情的接下他这个人情的时候,对方只是轻飘飘的一句话,便让他无言以对。

    “然后呢?”这就是从楚云口中吐出来的。

    然后你个大头鬼啊!这是朝元境好不好!朝元境……

    秦江真想将他的脑子破开,看看这颗脑袋是怎么构造的。

    “我是说我即将成为朝元境,成为绝世高手。”秦江觉得自己说的可能不够清楚。

    “对啊,然后呢?”

    秦江的手有些颤抖,声音压抑的道:“你小子是白痴还是什么?你觉得这天下有朝元境高手解决不了的麻烦吗?只要你遇到什么问题,报上我的大名,谁敢不买你的账?”

    “扯淡吧?别说你的名字了,之前你不也在辰州城出现了,要不是最后南宫惊云出现,你还被人追的满街跑呢。”

    “呃……那是……”秦江再一次无言以对。

    “好了,别扯你的人情,我答应过宁丫头,会治好她的师傅的。我这人优点一大堆,最值得称道的便是绝对言而有信。你就放心吧,要不了两天,你就能和你的老情人双宿双飞了。”楚云抬头看天,一脸的高洁。

    他的话音刚落,怀里忽然传来声音。

    “公子!”那声音缥缈无定,就好像是从虚空中传来。

    楚云被吓了一跳,然后瞬间明白过来。

    别人不知道这声音是什么,他还能不知道吗?这是从传音螺号中发出来的。

    当初来自天外之岛的骆琉星将传音螺号交给他之后,这东西便一直没有响过,现在猛然间发出声响,难怪会吓他一跳了。

    楚云直接将传音螺号拿了出来,反正这东西只有极少数人知道,也不怕别人认出来。

    其实就算认出来也没什么,这东西需要一对才有作用,这样孤零零的一个,也没人会抢。

    “什么事?”楚云在传音螺号中输入一股内力,然后说道。

    “公子,我弄到灵武……”

    “好了,我现在说话不方便,等有时间了我再联系你。”楚云立刻说道,传音螺号随便让人看看也没什么,但灵武玉符的事情楚云可不想让别人知道。

    “好的,公子。”

    楚云重新收起传音螺号,抬头却发现秦江正一脸震惊的看着他,那模样就好像是看到鬼了一般。

    “你……你怎么有这东西?”秦江再次努力的压制自己内心的悸动,他发现自己自从见到这小子后,心态就一直没有平和过。

    楚云心中一动,看来秦江认识传音螺号。

    这还真是闯了鬼了,这家伙不是一江湖浪子吗?有没有什么势力。当初骆琉星可是说过,这传音螺号只有各大势力才拥有的,旁人连听都没听说过。

    “你认识这东西?”楚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