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楚云眉头微皱,看向下方地面,这里还没有到泸州城呢。

    忽然,楚云发现这里的地形颇有几分眼熟。

    心思涌动之下,楚云眨眼间便想到了这是什么地方,毕竟这是昨天刚发生的事情。

    他昨天就是在下方那山头上从那位毒宗大长老手中接过那封信的。

    难道说那毒宗的据点也在这山里?这些家伙玩的是哪一出啊?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小金根本不用楚云的命令,直接就追了上去。

    楚云的单筒望远镜还是能清晰的看到那信鹰的身影,只见它猛然间钻进了那座山峰左侧的山谷中,在几株大树间消失了。

    见此情景,楚云并没有立刻让金雕下去,万一下面有人警戒呢?

    楚云记下这里的位置后,便指挥着金雕飞向远处,找了处无人之地落下,随后他才独自返回刚才信鹰落下的地点。

    这里只是一片普通的小树林,上方树荫蔽日、下面荆条缠绕,根本就从未有人来过这里。

    楚云想到在之前隆昌的毒宗据点中的那条通道,如果这里也是这样的一条通道,凭着肉眼寻找可就困难了。

    但对楚云而言,却并没有那般复杂,只见他双目微闭,风灵奥义铺天盖地般的席卷了周围一公里多的空间。因为风的流动,他能清晰的感知到这里的一切。

    这种感知甚是奇妙,只要有空气的地方,他就能感知到对方的存在。整个过程就像是在脑海中建模一般。

    树叶的摆动……

    藤蔓的缠绕……

    禽鸟的飞翔……

    蛇虫的爬行……

    “这百米范围内共有大小洞穴十四个,其中九个里面住有蛇鼠之类,另外三个里面还有些虫卵一类的东西,想来也不是信鹰通过的通道。剩下的两个……”

    “哈哈,这竟然是一个死洞,那就只剩下一个了。”

    “这洞口竟然只有三寸!咦……里面倒是挺开阔的嘛!”

    楚云双目睁开,闪烁着异样的兴奋光芒。

    他刚才在空中看得清楚,信鹰绝对是从这里飞下来的,以信鹰的智商,绝对不会故意先潜入树林中,然后再在林间飞腾变换,因此其入口必然就在这附近。

    楚云踏步走向那最后剩下的洞口,这个洞口位于一块大石头之下,正如他之前所感知的那样,其洞口只有三寸左右。

    以信鹰的身躯,绝对不可能从这里飞进去的,但如果它是停下来一摇一摆的走进去,却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楚云蹲下身子,仔细的观察了一番,发现洞口处确实有几个鹰爪的痕迹,差不多有拇指大小,与那信鹰的体型倒是非常接近。

    “这些家伙果然狡猾!”楚云嘀咕了一声。

    如果不是从隆昌县城早一步知道信鹰会从一个专门的通道进入毒宗的据点,自己绝对不会想到这个无比普通的洞口竟然蕴藏玄机。不过幸好这一切没有瞒过自己的眼睛,他对接下来的行动更有信心了。

    之前自己在附近山顶上遇到的那位毒宗大长老,应该也就在这个据点中吧。对方选择在这个山头上将信封交给自己,或许也正是出于逆反心理考虑。人们往往觉得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他偏要反其道而行之。

    楚云根本没做过多考虑,探查了一下这个通道的情况,细小的洞口只延伸到通道内两尺左右,更深处的通道直径便达到了一尺多,足够楚云缩小体型后通过了。

    当下楚云运转炼肌锻骨章,重新将体型缩小到婴儿般大小,几掌将洞口打开,然后钻了进去。

    楚云这次的目的可不是为了搜查情报,又或者与对方协商谈判,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抓人,将可能藏在里面的那位毒宗大长老给抓起来。,

    楚云相信,既然毒宗在这里做出了如此大的布局,定然会有高手在这边盯着,而且从种种迹象表明,对方的人应该就在这一带。

    沿着通道爬行,确实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这个痛苦楚云之前就已经尝试过一次,好在他身体所具有的视肉特性让他不惧这些危险。

    一炷香时间之后,楚云看到了前方的洞口,他刻意放低了动作,慢慢的蠕动到洞口处。

    这同样是一间地下室,里面的陈设还比较新,看起来应该是刚弄好不久的。

    楚云推断,这地下室恐怕不是普通的地下室,他刚才在那通道中穿行,估算着距离差不多也就一公里左右,这个距离内绝对没有建筑物。

    也就是说,这间地下室便是毒宗的联络据点。

    只是这恐怕不是普通的地下室,而是一片地下宫殿的其中一个房间,因为他已经在这间地下室一侧发现了一道门,外面还有光线传进来。

    楚云仔细的观察了一阵,确定周围没人之后,便立刻从那通道中跳了下来。

    外面还是没有动静,不过楚云却丝毫不敢大意。

    这里毕竟是毒宗的一个据点,而且他们还在这里布下了这么大一个局,没道理这里没有高手坐镇。要是一个不小心,弄得阴沟里翻船,那可就悲剧了。

    不过楚云也有他的自信,自己的实力就算面对三花境圆满的高手也丝毫不怵,毒宗中最强者也只是三花境圆满而已,也就是那位毒宗宗主。既然如此,自己不需要惧怕什么。

    楚云将风灵奥义运用到极致,虽然这里的地形对他有些影响,但方圆数十米范围内都还在他的掌控之中。

    只是在这一瞬间,他便感应到了有两个人存在。

    “小杂鱼而已!”楚云嘴唇动了动,不过没有声音发出。

    紧接着,他的身形消失在原地,刹那间冲出这个房间,然后掠过巷道,进入到不远处的另一间石室中。

    这里便是他所说的那两个小杂鱼所在的位置,楚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将这两人放倒了。

    两个通脉境的小角色,确实不值得他重视。

    随后楚云继续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不远处传来轻微的交谈之声,至于内容是什么,楚云还无法确定。

    楚云看了看倒在地上的两人,稍稍犹豫了一下,然后将他们拖到角落里,自己又一次冲了出去。

    不是楚云不想用搜魂夺魄针法先从他们口中打探情报,关键是这地方并不宽敞,就算自己施展针法,让他们开了口,估计那说话声也能将高手引出来。

    别看自己现在进来了这么久还没有引起他人的注意,那不过是因为他轻功高绝,行动悄无声息而已。一旦开口说话,又能瞒得过谁?

    很快,楚云便沿着巷道前行了十多丈,此刻他正听在一个石壁前,静静的听着石壁内侧传出来的声音。

    “放心吧!人现在都已经死了,可以确保消息不会泄露。”

    “天龙门不是那么好惹的,虽然这个天龙门算不得真正的天龙门,但放在大宋帝国境内,其实力却也不容小觑。至少我们毒宗与其对上,在顶尖高手上绝对会弄得灰头土脸。”一个尖细的声音说道。

    “这怕什么,大不了请皇上派几个龙魂殿的……”

    “闭嘴!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难道你不知道吗?”

    那人讪讪一笑,道:“秦总管,这里如此隐蔽,又没有外人……”

    那尖细的声音恼怒道:“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作为魔教之人,只需要管好自己分内之事。你上次侥幸知晓那地方的存在,上面没有要了你的脑袋已经算是仁慈了,要是再敢胡说八道,小心我禀明宗主,你可知道后果会如何?”

    “小弟知错了!”那人忙不迭的说道,声音中带着一丝恐慌,同时也有一些怨气。

    楚云在外面听得一头雾水,这龙魂殿是什么组织?听起来似乎很牛x的样子。

    听这两人所说的话,这龙魂殿的人要灭掉天龙门似乎也很简单啊,要知道刚才那人可说过,天龙门在顶尖高手上,连毒宗都比不过,这岂不是说龙魂殿能碾压当前江湖上任何一个势力?

    这龙魂殿又是怎样的存在啊?当然,最令楚云关心的是,最开始说话的那位毒宗高手口中所说的皇上。

    很显然,这人口中的皇上不可能是大宋帝国的皇帝,那么就只能是其他国家的皇帝了。

    从魔教现在的所作所为来看,这妥妥的是要颠覆这个帝国的节奏啊!

    原本楚云准备直接冲进去的,此刻却决定再继续听下去。

    那尖细的声音接着说道:“知错就好!别以为知道了些隐秘的事情就无法无天,这天下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以后考虑事情,最好是当做龙魂殿不存在,否则有你吃亏的。”

    “小弟明白了。”那人不知道是否将这人的话听进去。

    秦总管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你将六扇门姓陈的那厮解决掉倒是一步不错的棋,这次的事情本就难断对错,江湖上虽然有无数的人猜测这次事情不是青城派所为,但却无力证实。与青城派一样,等到天龙门的人堵上门来,发现了那那具女尸之后,六扇门同样是百口莫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