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当他们将这一切处理好之后,院子里人影一闪,一个甾衣老尼出现在几人眼前,豁然便是净玄师太。

    “掌门,你们怎么也来了?”净玄师太看到院子里的几人,微微一愣,毕竟他们才刚走了一个时辰左右,现在却又回到了石羊镇,这多少有些奇怪。

    净尘师太却没有回答,而是问道:“你追上那黑衣人了吗?”

    净玄师太摇了摇头,惭愧的说道:“没有,那人轻功极高,我未能将他追上。”

    “能在轻功上强过师妹你,这人的实力不容小觑啊!”净尘师太叹息一声。

    风掌门说道:“魔教中轻功高明者不少,倒是很难判断这是何人所为。不过现在这倒不是很重要,只要陈瑜这厮不死,等到天龙门高手到来,足够魔教喝一壶了。”

    净尘师太眉头微皱,看了看还躺在地上、气息全无的陈瑜陈捕头,叹息道:“如果一切顺利自然更好,可要是这陈瑜也不知道里面的细节,恐怕就麻烦了。”

    之前净尘师太或许还觉得这事儿只是青城派的事情,就算是六扇门想要灭绝青城派,那也与峨眉派没有太大关系。说到底,六扇门并没有挑战天下武林的实力。

    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既然这件事情有魔教掺和进来,那峨眉派便不能置身事外。一旦青城派覆灭,峨眉派在蜀地绝对是独木难支,不论从哪个角度来讲,她们都只有与青城派共进退。

    风掌门说道:“楚师弟……”

    “师太、掌门师兄,我们又何必着急呢?等一会儿陈瑜这厮就会醒过来,到时候我们再问不就行了吗?”楚云倒是比较淡定。

    风掌门自嘲一笑,自己确实显得着急了一些。

    他们也都是知道楚云的能力的,只要那陈瑜知晓一丝一毫的相关信息,楚云都能从其口中将情报撬出来。

    接下来便是等待,等陈捕头活过来。

    不得不说逆生丹确实非常神奇,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原本气息全无的陈捕头,脉搏竟然微微有了动静,再然后其伤口开始快速愈合……

    再过了两刻钟的时间,陈捕头幽幽醒来,他的眼神从最初的惊骇,慢慢变得茫然,然后又变得愤怒,可当他看到身旁的楚云几人时,其眼中便只剩下震惊了。

    “醒过来了?”楚云淡淡说道,“醒过来了就站起来,别躺在地上装死。”

    陈捕头的神色有些复杂,他此刻也不知道该视这几人为敌人还是朋友。

    “是你们救了我?”陈捕头问道,他清楚的记得,自己刚才被一个黑衣人一剑刺穿心腹,按理说应该已经死了,可现在自己竟然活了过来。若非胸口位置还能感到阵阵疼痛,恐怕他会觉得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幻觉。

    楚云鄙视的看了对方一眼,道:“难道你觉得你自己就能起死回生?我可告诉你,你现在这条小命可是属于我的,一枚逆生丹,卖了你都不值这个价。”

    “逆生丹?”陈捕头顿时大惊,逆生丹可是赫赫有名的起死回生神丹,没想到竟然有人舍得用这样一枚丹药救下自己的命,“我……”

    忽然间陈捕头又有些怀疑,真有人这么大方,用逆生丹救自己的命?而且这人原本还是自己的敌人。

    净尘师太等人看到陈瑜脸色变化,哪能不知道他心里想着什么,净尘师太当即说道:“陈施主,楚施主可没有说谎,你刚才被人一件穿胸,原本已经没了气息,是楚施主用一枚逆生丹救了你的命。”

    陈捕头表情可就非常精彩了,看向楚云时眼神有些恍惚,除了疑惑之外,还带着一丝感激。

    其实只要不是心理扭曲变态的人,听到有人用一件稀世奇珍救了自己的命,都会无比感激。更何况陈捕头知晓那逆生丹的价值,恐怕不是一般的稀世奇珍所能比拟的。

    “多谢楚公子救命之恩!在下……在下以前多有得罪,还请见谅。”陈捕头最后咬了咬牙,似乎做下了一个很重大的决定。

    楚云说道:“既然你准备谢我,那就将你知道的一些事情告诉我把!……你可别给我打马虎眼,有些事情我多少知道一些。要是你说了假话,我便只有采取一些特殊手段了。”

    陈捕头似乎看透世事般的叹息一声,道:“就算楚公子不说,在下也准备将一些事情告诉给你们。楚公子,其实我知道你们对这里发生的惨案有所怀疑,认为是六扇门故意做下的,其实你们只知其一……”

    楚云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笑道:“你说的是毒宗吧!还有那天龙门的女子……”

    “你怎么知道?”陈捕头此刻真的震惊了,他一直觉得这些事情做的非常隐匿,现在楚云是怎么知道的?既然楚云这个刚刚来到泸州城几天的人都知晓这些事情,那赵大管事这些六扇门的高手呢?是否也知道了。

    不过他的震惊也只是一刹那的时间,因为他本就打算将这些事情说出来,当即说道:“既然楚公子已经知晓这件事情了,那在下可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楚云说道:“怎么会没有呢?我就想知道,那天龙门门主孙女的是不是毒宗的人杀的,还有那天龙门的人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赶到石羊镇,当然,如果你能知道毒宗或者魔教确切的部署,那就最好不过了。”

    陈捕头也没打算隐瞒,说道:“天龙门那具女尸是毒宗的人带过来的,至于是不是他们杀死的,在下也不清楚。至于天龙门的高手何时能够赶来,估计应该就在明天吧,这也只是我的猜测,做不得准。最后关于毒宗的部署,说实话,这事儿还真不是我这样的小人物能够知晓的。”

    楚云倒是能够理解这家伙所说的话,对于强大的魔教来说,陈捕头这样的人确实只能算是小角色。

    “那么陈捕头你是否知晓毒宗之人的藏身之地?”楚云忽然问道。

    陈捕头摇了摇头,道:“平日里都是毒宗主动联系我的,对于毒宗的事情,我了解得非常有限。不过有一点我能肯定,在这泸州城中,定然有毒宗藏身的地点。”

    净尘师太看了看风掌门,又看向楚云道:“魔教之徒做事隐蔽,想要将其藏身之地找出来恐怕不容易。不过现在我们已经有了陈捕头,想来应付天龙门应该足够了。”

    陈捕头也是玲珑剔透之人,当即说道:“二位前辈,楚公子,你们放心,只要天龙门的人到了这里,在下一定会当着他们的面揭穿魔教的阴谋。”

    虽说陈捕头刚才没有那黑衣人的面容,更无从确定对方的身份,但根据他的猜测,这人应该是魔教之人,其目的自然是杀人灭口。对方或许也发现了峨眉、青城掌门来到了这里,担心自己会暴露身份,所以直接将自己杀死。

    若说现在陈捕头最恨谁,当非毒宗莫属,所以他才如此积极的想要给毒宗找麻烦。

    楚云心中有一股担忧,话到嘴边却没有说出来。

    稍作犹豫后,楚云说道:“既然你有此心,倒也免受苦难。只是不知道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这话一入陈捕头之耳,倒是让他微微一愣,半晌后才苦涩的道:“在下还真未考虑过这个问题,等这里事了,不论是魔教还是六扇门,都将没有我容身之地,以我以前的品性,恐怕你们这些名门正派也留不下我。如果到时候二位前辈和楚公子能不计前嫌,放我一条生路,我便流浪江湖,多做一些善事,弥补以前的罪过吧。”

    这倒是陈捕头的心里话,这次的事情让他有了一种醍醐灌顶般的感悟,对于自己以前做下的事情有了很深的罪恶感。

    其实他也知道,一旦自己在天龙门高手面前称述了事情的经过,对方在愤怒之下很可能直接宰了自己,毕竟在这件事情中,自己也是参与者。

    可最终他还是决定这样做,一来自然是为了复仇,二来却也是一种赎罪心理。

    楚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你有这想法,我倒觉得那枚逆生丹也不算浪费了。”

    净尘师太也是淡淡一笑,道:“陈施主言重了,俗话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既然陈施主能如此大彻大悟,当属大善之事,我们又怎么可能容不下陈施主呢。”

    “先过了这一关再说吧!”风掌门也说道,言辞中有着一丝担心。

    接下来几人一番商议,决定将那尸体先搬到这里来,毕竟要是在龙溪阁中找到天龙门门主孙女的尸体,那可就真是有理也说不清了。

    这次楚云是与风掌门一同去的,至于净尘师太,则与净玄师太一起留在了镇长府邸中。

    刚才出现的那位黑衣人已经让他们有所惊醒,既然已经有一位毒宗高手出现在了石羊镇,保不准还有更多的高手来到这里。以净玄师太的实力,若是面对几位毒宗大长老的围攻,很难抵挡得住。

    途中的时候,风掌门忽然叹了口气,道:“楚师弟,你觉得这件事情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

    楚云被这没头没脑的话弄得一愣:“什么事?”

    风掌门说道:“你觉得陈捕头的话,天龙门的人会相信吗?”

    “这个……”楚云犹豫了一下,道,“这事儿不太好说,就看天龙门的人好不好说话了,”

    风掌门苦笑道:“换做是任何人,如果是门主的孙女儿被人谋杀了,估计都不会太好说话。”

    “呃……这倒也是。陈捕头属于六扇门的人,而这件事情本就与六扇门有着密切的关系,而陈捕头所说的话又变相的是在维护六扇门,因此天龙门的人不相信也是有可能的。”楚云说道。

    这也正是风掌门所担心的,换做是第三方人做证人,或许天龙门还会考量一二,可这陈捕头毕竟是六扇门的人。而这件事情从表面上来看,是六扇门所为的可能性最大,而且那女子体内的毒素,本身就与六扇门有关。

    楚云说道:“其实我之前询问陈捕头是否知晓毒宗在泸州城的落脚点,也正是有这方面的考量。如果能抓到毒宗一两个有身份的人,或者对方正好知晓此事,我们的担忧也就能够解除。只是魔教之人善于隐藏,要在短时间里在泸州城找到毒宗的落脚点,还真不容易。”

    风掌门忽然说道:“如果我们能抓到一位毒宗或者忘情宗的大长老,这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楚云一听这话,顿时心中一动,神色激动的道:“掌门师兄,我想我有办法了。”

    “什么办法?”风掌门顿时大喜,立刻问道。

    楚云顿时一滞,他其实是想到了余正,余正以前虽然只是毒宗的长老,但他的身份比较特殊,是毒宗宗主的师弟,凭着这一点,余正知道毒宗在泸州城的据点的可能性极大。

    余正现在正在赶来泸州城的路上,对于其到底何时能够到达这里,楚云倒不是很担心,毕竟后日便是泸州武林会盟正式开始的时候了,想来余正等人也快要到了。

    只是这件事情楚云却无法对风掌门直接说出来,先不说余正毒宗长老的身份容易引起风掌门一些不好的想法,就连自己如何将余正收服的过程都不好解释,总不能说自己炼制出了惑心丹吧。

    惑心丹虽然不是毒药,但在江湖上,只要是知道惑心丹的人,都将这一丹药视为比惑心丹更为恐怖的丹药,因为它直接影响人的思维、意识,让人从内心深处服从。

    江湖上有无数不怕死的人,但绝对没有几个不怕莫名其妙的成了别人奴仆的人,最关键是这是从内心深处心甘情愿的。

    思细极恐……

    楚云心念电转,随即说道:“是这样的,之前我与毒宗有过许多的纠葛,知晓了对方几个据点的位置。我骑着金雕去几个据点逛一遍,说不定能够弄清楚这里据点的位置。”

    原本楚云是想的一个敷衍的理由,可当他说出来后,却觉得这个办法也确实可行,他还确实知道几个毒宗据点所在的位置,当然前提是对方没有改换地方。

    这也算是两手准备吧,万一余正不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