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属下幸不辱命,已经将东西带回来了。楚云说道,言语中颇有些分寸,既没有完全保密,也没有将事情全部说出来。

    陈捕头笑呵呵的道:知府大人,刚才本座便是派房长老去取一些关于石羊镇镇长被杀一案的证据。对于这件事情,我们六扇门绝对会全力以赴的。

    楚云心中顿时了然,原来这人便是泸州的知府啊!虽然楚云也算是泸州知府管辖下的人,但他还真的从未见过知府本人。以前作为一个书生的时候,倒是听过当时那位知府的名字,不过在习武之后,也就没再关注这方面的事情,至于谁又当了知府,他就不知道了。

    他记得自己重生之前,目标便是当一方父母官,只要考中了举人,做一个县令还是没问题的。但现在自己面前就坐了比县令更高一级的知府,他却也没有太大的感触。

    地位不一样了,眼界自然也就不一样了。作为一个武林中人,体现地位最本质的东西,便是自己的实力。

    试想一下,陈捕头只是一个周天境巅峰的存在,就能与州知府平起平坐了,楚云这个有着三花境巅峰甚至勉强可比三花境圆满的超强存在,又怎么会在意一位知府呢?

    不过现在他伪装的只是陈捕头的一个下属,在做的戏还是要做的。

    知府大人见陈捕头一脸正气凛然的样子,嘴角动了动,却又将到嘴的话咽了回去,然后说道:陈捕头,这件事情或许在你们武林中人看来是一件小事,但对泸州境内的老百姓来说却是一件大事。最近很多大户人家都是人心惶惶的,务农经商之人都是心不在焉,这真要持续下去,那将是整个泸州甚至蜀地的灾难啊!还请陈捕头多多费心。

    知府大人尽管放心,不管怎么说,我六扇门领受皇命,保一方平安,这些本就是我们分内之事。陈捕头说道。

    知府大人点了点头,便起身告辞了。

    至始至终,知府大人都没有问陈捕头到底让房长老去取的什么证据。这也正是知府大人的聪明之处,他知道六扇门对自己有防备之心,所以只是将事情点到,便也没有深说。

    陈捕头将知府大人送出了大殿,便快速的走了回来。

    房长老,将信交给我吧!陈捕头说道。

    楚云没有迟疑,直接将信封从怀里取出,递了上去。

    你们先下去吧!陈捕头什么都没说,便直接打发楚云三人离开。

    属下告退!楚云巴不得早点离开呢,当下便与玉儿和惜霜告退了。

    从大殿出来之后,玉儿和惜霜便与楚云分开了,她们伪装的人毕竟不是房长老这一系的,自然不能长时间待在一起。更何况,现在他们分散开来,反而更容易打听情报。

    楚云按照早已记下的路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作为六扇门的长老,同时也是六扇门泸州分堂的四号人物,房长老自然有自己的独立院落。

    主上,您回来了。他刚进院子,便有一个人迎了出来,这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也是他的仆人,实力虽然不强,但却非常忠诚。

    回来了,你去忙你的吧!不用管我。楚云随口说道,然后便回自己房间去了。

    那仆人愣了愣之后,倒也没有怀疑什么,便转身去忙活自己的事情。

    夜幕很快降临,整个六扇门分堂陷入了静寂之中,楚云白日里行走于分堂之中时,就仔细的感应过,别看这个分堂中高手没几个,但守卫却绝对森严,他至少在里面发现了十多处暗哨,几乎将整个分堂封锁得全无死角。

    试想一下,如果自己不是先正大光明的走进来探查一番,而是直接凭借轻功摸进来寻找目标,恐怕目标还没找到,自己就先暴露了。

    而现在却不一样了,首先自己知晓了那些暗哨所在的位置,只要自己谨慎一些,以自己的轻功,避开这些暗哨并不是很难。

    当然这也得仔细规划一下,自己不可能一直保持极快的掠行速度,偶尔还需要停下,而这停滞的位置就很考究了。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因素,那就是搜索的路线。

    根据之前在陈捕头所在大殿中时悄悄感应周围的情况,他便已经发现了六扇门分堂中潜伏了两个高手。

    这是两个三花境高手。

    没错,确实是两位!这与之前外界传言中只有一位赵大管事在此坐镇的消息明显不符。

    而且就他所知,赵大管事是三花境中期高手,这绝对算是一个不小的战力了,其也不负坐镇蜀地一方的大管事之名。

    然而此刻的分堂中,不仅有一位三花境中期高手,还有一位三花境后期的存在,这算是怎么回事?

    在泸州境内,需要动用两位三花境高手吗?而且一位三花境中期,一位三花境后期,这等配置恐怕足以横扫泸州境内任何一个武林势力了,除了玄月山庄之外。

    无疑,正常情况下泸州分堂不可能出现两位三花境高手,就算是一位,那也是因为出现了特殊情况。而现在突然冒出两大高手,绝对是六扇门早有预谋的,这也更让楚云肯定了石羊镇镇长被杀一案是另有隐情。

    楚云现在便准备去探探那两个三花境高手所在的院落,如果能悄无声息的弄到情报自然更好,如果做不到,楚云不介意采取暴力手段。

    夜深人静,楚云溜出了房间,如同一只狸猫,不发出任何声响。

    此时楚云施展的轻功在常人看来根本不是轻功,而是如同神仙法术般的瞬移。楚云当然不会什么瞬移,这不过是他的速度达到了一种极致的表现。

    他的每一次闪现,下一瞬间都会出现在早已预定好的位置,在这个位置上,没人能发现他的存在。

    凭借着这神乎其技的轻功身法,楚云快速的接近了最里面的那座院落。

    这里是六扇门分堂的禁地,除了极少数人员之外,其他人都没有资格接近。

    楚云再次闪身来到那座院外的墙角,然后鞠着身子,静静的等待着。

    一队巡逻的人员正从他不远处经过,这里的每一个人都非常谨慎,楚云不想惊动任何人。

    待那队人员离开之后,楚云飘入到院落中。

    楚云看着眼前的一幕,顿时有些惊讶。虽说他之前就已经感应过整个泸州分堂,但他的感应只能针对有生命的东西或者而是活动的东西,对于环境却是感应不到的。

    这里的布局颇为奇特,院落空荡荡的,中间摆放着几块大石头,看起来奇形怪状的。

    楚云闪身进来之后,躲在了一个角落里,但他并不觉得自己已经藏好了,眼前那些石头让他心中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钟,一个声音传了出来:朋友深夜造访,老夫不甚欢迎!

    暴露了,这果然是一种探测类阵法。

    只是不知道这阵法是一直摆放在这里的呢?还是临时放置的,如果是后者,那说明对方早已料到会有人潜入六扇门了。

    这种阵法与其他阵法不同,其他阵法只要处于开启状态,必然有能量波动,这将瞒不过楚云的感应。但这类探测阵法属于触发式阵法,正常情况下它是楚云完全停滞状态的,只有当有预先设定的异物触发之后,才会被开启。而且开启后并不会有太大的动静,它唯一的作用便是向布阵者发出警报。

    楚云之前未能感应到这座阵法的存在,也正是这个道理。

    不过楚云并未惊慌,他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只要对方不是出现朝元境高手,想要留下他根本就没有可能。

    他的反应也是无比迅速,仅仅是转瞬之间,脸上的面容便发生了变化,变成了一个完全陌生的老者。

    听闻六扇门泸州分堂来了高手,老夫技痒难耐,特上门请教,还望二位兄台不吝赐教。楚云用一种苍老的声音说道,言语中不卑不亢,很是清楚的点明了对方只有两人。

    这同时也是一种示威,其意思非常明显,你虽然发现了我,但我也同样知道你们的底细,大家扯平了。

    暗处的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楚云趁机运转风灵奥义,可紧接着他便发现自己风灵奥义的感应距离被限制在了十多米范围。

    楚云虽然脸色未变,但心中却提高了警惕,自己的风灵奥义受制,明显是对方又启动了一座阵法,这是一种隔绝能量波动的阵法。

    看来这次遇到阵法高手了,不过楚云不仅没有担心,反而充满了期待。

    自从自己开始研习阵法以来,虽然也曾遇到过修炼阵法之人,但层次都非常低,让楚云连挑战的兴致都没有。现在有这样一位阵法高手出现,自己倒是可以好好的领教领教了。

    下一秒钟,楚云发现视野范围内的景物飞速变化

    既然阁下想要切磋,那便先试试老夫的一些微末之技吧!对方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得意,看来他对自己的阵法非常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