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楚云没料到自己的一次无心之举,竟然让青城派面临的危机出现了转机。

    当然,这髌骨不是说直接就澄清了青城派的嫌疑,只不过是让青城派有了更多辩解的借口。

    只不过这个功劳楚云可不敢说出来,否则他面对的将不是青城派的感激,而是仇恨。

    随着这件事情的发生,蜀地武林更显风起云涌,以前原本只是蜀地内部的一件事情,现在却牵扯了更多的势力。虽然目前还没有现出苗头,但可以想象,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各门派高手恐怕都会涌入蜀地,调查这件事情。

    这无疑有一次让蜀地成为了天下武林的风暴中心。

    楚云此刻虽然还未亲耳听到这件事情,但这毕竟是他亲自安排部署的,算着时间差不多也就在这一两天了。

    只不过目前楚云却无心关注此时,他目光悄悄瞄着眼前的这个老者,心中翻起了滔天巨浪。

    这人他并不知道名字,但却见过他的面容。

    他是毒宗的人,而且毒宗的一位大长老,经常跟随在宗主身边的那种亲信人物。

    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与六扇门有瓜葛?

    又或者说,六扇门的人怎么会与毒宗有牵连呢?

    虽然六扇门算不得是名门正派,但它却是属于朝廷的,至少在普通老百姓看来,朝廷代表了天下正统,总不应该是邪恶的吧!

    就算抛开这些不谈,六扇门本身属于朝廷的势力,其存在的根本是维护皇室的统治。

    可魔教呢?这群家伙绝对没有什么君权至上的想法,他们中甚至不乏叛逆之人,想要逆天改命的多了去了。

    同时魔教还是西辽帝国的国教,西辽帝国本身就与大宋帝国处于敌对关系,六扇门和魔教纠缠在一起,给人感觉就好像是武松和西门庆成了好朋友一般。

    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如果这只是陈捕头与这位毒宗长老的个人行为,倒是无关大局,可如果是整个毒宗与六扇门之间的牵扯,那麻烦可就大了。这样两个势力暗中勾结,要说没什么企图,打死楚云也不会相信。

    不过此刻也没有太多的时间让楚云疑惑,他恭敬的站在一旁,丝毫不敢表现出自己认识他的神色。

    晚辈房轩见过前辈。楚云用略显苍老的声音说道,估计就算是陈捕头站在旁边,也听不出这声音与房长老有什么区别。

    那老者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是陈江河那小子派来的?

    陈江河便是陈捕头,房长老自然不敢直呼其名,说道:正是陈捕头让晚辈等人过来的,他让前辈有一封信需要晚辈几人带回去。

    这老者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陈江河这小子做事还挺踏实的,信我就交给你们了,你们必须确保今天就将信交到你们陈捕头手中。

    楚云化作的房轩立刻一脸正色的保证,就差指天誓日了。

    小子,你们可得记着,今天你们没有见过老夫,否则你们将会有血光之灾。老者笑呵呵的说道,但话里却充满了威胁之意。

    楚云三人立马无比惶恐的说道:前辈放心,晚辈几人今天就只是在郊外转悠了一圈,搜寻几个江洋大盗,哪能见到前辈这等高人啊!

    老者笑容更加灿烂了,不过下一秒钟,这人身形一闪,便从山顶消失了。

    楚云却是看得清楚,这老者施展轻功从南侧山路下去了。对方恐怕也想不到,他的故作神秘在楚云眼里就像是小丑一般。

    公房长老,我们现在就回去?玉儿见四下已经无人,便开口问道,不过恍惚间又说错话了,于是连忙更正。

    楚云脸上闪过一丝神秘的微笑,刚才对方虽然走的干脆,但手段却不是那么正大光明。

    不知道是不是这毒宗之人毒物用习惯了,离开之时也没忘了留点毒药在这里,楚云只是轻轻嗅了嗅,便判断出了这是何等毒药。

    7级毒药百日失魂散。

    这百日失魂散是一种慢性毒药,中毒百日之后方才发作。但它却有一个特点,如果接触了某种特定的药物,便会当场毒发身亡,这种毒药是很多使毒之人控制他人最常用的手段。

    只不过对楚云而言,7级毒药也就仅此而已了,别说是7级毒药了,便是8级毒药,也难伤楚云分毫。不仅楚云有这能力,玉儿惜霜也同样如此。

    楚云猜测,对方并不是很放心自己三人,所以便下了毒。要么对方是希望自己三人百日之后自然死亡,要么就是在陈捕头手中有诱发百日失魂散提前发作的药引,但不论是哪一种,对方的目的就是要自己的性命。

    要不是为了不打草惊蛇,楚云刚才就直接将对方永远埋葬在这里了。

    楚云当即看了看手中的信笺,这信封是用腊密封了的,正常情况下想要将其打开,必然会破坏信封的完整性。而且这腊并非是普通的腊,所以就算楚云想要直接换一个信封都不可能。

    可如果就这样将这封信交给陈捕头,楚云又心有不甘,他开始思量着如何才能打开信封。

    以楚云的学识,这一问题还真难不倒他,唯一的区别就在于他需要多思考一下而已。

    你们先下山去,在山脚等我。楚云说罢,身子一纵,便钻进了丛林之中。

    玉儿和惜霜对望了一眼,便依言下山去了。

    楚云并未在树林中待太久,片刻之后便拿着几种鲜活的药草从树林中走了出来。

    他如一只巨鹰般飞纵下山,很快就将玉儿二人追上了。

    房长老,你这是惜霜看着那几种药材,都比较陌生,甚至像是普通的杂草。

    楚云笑笑道:我说这东西能打开这信封,你们觉得可能吗?

    既然房长老这么说,那我们自然相信。惜霜和玉儿相互对望了一眼,丝毫不怀疑楚云所说的话。

    楚云无奈的耸了耸肩,看来自己想要让玉儿她们感到惊讶,还真有些困难。

    你们先在旁边警戒,万一陈捕头那家伙继续派人监视我们,也好有所准备。楚云说道。

    惜霜点了点头,忽然又道:公子,你可得自信看看这信笺上还有没有什么特殊手段,要是对方用了什么机密的方法,我们这一打开,岂不是就暴露了。

    楚云笑着道:放心吧,这点我早就考虑到了。毒宗那些家伙的手段我可是了如指掌。对方在这信笺上也确实动了手脚,不过不是其他地方,而是在这腊封上。他们这种腊封是特制的,必须通过特殊方法才能打开,不过正好我手上这几种药材调配起来之后,也能达到这种效果。

    随后楚云也不再废话,找了处干净的石地,将这些药草分门别类的放好。

    接下来便是见证奇迹的时候了。

    就见楚云逐一将每种药材放在手心,不到片刻就见水气蒸腾,那鲜活的药草立马变得干枯。

    这明显是楚云运转内力的结果,可若是某个修炼阳属性内力的人能做到这一点,到不足以奇怪,但楚云修炼的可是阴属性内功,这就可以看出楚云的底蕴了。

    他的内力早已经到了阴极阳生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