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镇长一家遭受灭门惨案,使得整个石羊镇陷入了愤怒和悲伤之中,更多普通百姓却是一种兔死狐悲的哀情。相对于武林人物来说,他们这些普通百姓确实太弱了,完全就是任人鱼肉的对象。

    虽然每一个普通百姓的意识之力很弱,但数万人积累起来,还是让石羊镇笼罩着一层阴霾之气,楚云现在的意识之力正处于一种极其敏感的时期,自然能够感应到这里面的细微变化。

    不过楚云现在却不明白这些,他上一世并未修炼到三花境,对于意识之力的了解并不比别人多多少。

    随着他修为境界和所处环境的逐渐改变,其上一世经验所带来的优势将逐渐消退,好在其最大的依仗并不是经验,而是系统。

    楚云将风灵奥义运行到极致,方圆千米范围的丝毫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感应。

    在这种神奇的状态下,楚云内心生出一种无与伦比的掌控快感。现在自己还是周天境巅峰便能拥有如此强大的感应能力,等到自己彻底凝练出神念,这感应范围又将扩大到什么程度?

    虽然此刻是深夜,但在楚云那强大的感应力下,却是显得嘈杂无比。

    夏虫的鸣叫声

    熟睡之人的梦呓声

    男女之间的亲热之声

    楚云敢打包票,自己绝对不是故意去听这些声音的,但它们却真实的传入到了楚云的耳中。

    一路走到石羊镇中心区域的镇长府院,楚云能够清楚的感应到周围的肃杀之气,同时还有院中那些人的窃窃私语声。

    楚云一个纵身越过围墙,如同幽灵般横跨十余丈,落在了院落中一栋阁楼之上。

    从这里望下去,整个府院的布局尽入眼底。

    这镇子府院的占地面积还是蛮大的,至少比楚家在恭州城的那座院子要大太多了。

    整个镇长府院一共有三进,每一进都有厅堂里弄亭台轩榭,可见这位石羊镇的镇子在打造他这座府邸时花费了不少的心思。

    现在楚云落脚的阁楼就在第一进和第二进之间。

    楚云大致观察了一下,便将目标锁定在了第二进左侧尾部的一座大殿中。

    整个院落都很少看到了,虽然偶尔也有巡逻的六扇门弟子走动,但他们也只是普通巡逻,似乎并不具有什么目的性。可在第二进尾部的那座大殿周围,却时刻巡逻着至少二十个六扇门高手,其中大部分都是通脉境巅峰或者周天境初期。

    楚云数了一下,这座大殿周围的周天境高手就多达十三位。

    恐怕整个泸州府的周天境高手加起来都没有这么多吧,如果说这也是巧合,楚云却是怎么都不会相信。

    看来只有硬闯了了!楚云暗自嘀咕了一声,整个人瞬间从阁楼楼顶消失,等他再次出现时,已经到了大殿对面的一处花台后方,透过大殿正中央的几盏灯,楚云看到一排崭新的棺材并排放在大殿中央。

    楚云虽然看不到里面具体的情况,但却能肯定这里就是镇长等人陈尸之所。

    没想到这些人这么快就将尸体装棺材了。楚云嘴角带着冷笑。

    他并没有立刻冲下去,一道道声线从远处传入楚云的耳中。

    周兄,不知何时我们才能从这鬼地方撤走啊!一个六扇门人愤愤然问道,我还想尽快回到坪山县呢。

    这是一位通脉境巅峰的六扇门高手,从他的语气上,可以判断出他应该是坪山县的捕头,估计是得到了上司的指令,临时从坪山县抽到这里来的。。

    坪山县是泸州府下辖的一个县,距离泸州府也有数千里之遥,就算这周兄拥有日行千里的骏马,至少也得一两天的时间吧。

    别提了,谁想在这里守这些尸体啊!据说现在坐镇泸州府的已经不是陈老大了,而是赵大管事。据说赵大管事这人喜怒无常,王兄我们还是小心为好。要是我们所说的这些话传入他的耳中,免不了要受些责罚。那周兄说道,言语中也颇有些怨气。

    也不知道赵大管事是怎么想的,我们现在不应该去追踪行凶之人吗,现在凶手还未找到,我们却整天守着尸体,这简直就是本末倒置嘛。王兄继续抱怨,他可是坪山县的首领,结果到这里成了小喽喽,有怨气也是必然的。

    他这话刚说完,远处又有两个巡逻的人走了过来,他便立刻闭了嘴。

    这是两个周天境的高手,他与那周兄似乎对这两人并不熟悉,交会之时也没有打招呼,直接便错身走过。

    待那两人走远之厚,周兄才道:据说这次行凶之人可是青城派的,在蜀地青城派的影响力可不弱,上面估计是有所顾忌吧。

    我看不像,我有一个至交好友是泸州府六扇门的一位捕头,傍晚的时候他曾悄悄给我传来消息,说是下午的时候他们曾与陈老大去过一趟龙溪阁。龙溪阁你知道吧,是青城派在泸州城的外围势力,原因是他们听说青城派有一位长老来到了龙溪阁。原本陈老大是准备将这长老带回六扇门的,可结果却碰了钉子。虽说这次吃了亏,但却可以看出上面并没有顾忌青城派。

    王兄,不瞒你说,我对这次行动也非常疑惑,我是两天前得到海捕令,让我赶到泸州城听候调遣,说是要缉捕江州悍魅这个绝世凶徒,结果咦?我好想看到什么东西飘过去了。周兄忽然低呼一声。

    王兄笑笑道:哪有什么东西,周兄你眼花了吧!

    或许吧!哎,这两天都弄得神经兮兮的了,十几具尸体而已,真不知道守着它们对侦查案件有什么意义。由此看来这周兄对王兄的观点也是无比认可的。

    他们却没有看到,此刻在大殿中央上方的屋梁上,横卧着一个人,没人看到他是怎么进来的,甚至到现在也无人发现对方的存在。

    别说是在外面巡逻的王兄和周兄没看到了,便是大殿内的那两个周天境后期的高手也都没有发现有人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