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楚云眼中的冷意更浓了,他从这家伙的身上,已经嗅到了阴谋的气息。

    当然,自己出现在这里,只是一个意外,一个正中对方下怀的意外。

    你一个小小的捕头,还没资格请我去衙门。识相的便快点离开这里,去给你那什么赵大管事请示一下,要么他自己过来,要么换个更有身份的。楚云对于刚才的话完全无视,浑不在意的说道。

    其实从一开始,楚云就没打算与对方争辩什么,因为自己手头上没有有利于青城派的证据。

    但那陈捕头却丝毫不觉得自己身份有什么问题,带着一丝怒意说道:在泸州城这一亩三分地上,还没人敢说我陈某人没有资格的

    楚云淡定的说道:那是因为你一直在泸州城呆着。

    这不是说陈捕头是井底之蛙嘛!一向在泸州城作威作福惯了的陈捕头如何能够忍受这等鄙夷,怒目一瞪,道:蜀地江湖都传言楚公子是少年英杰,不及弱冠之龄便有了青城派长老的身份。今天我陈某人便想要领教领教!

    说罢!陈捕头拔出了自己的武器,那是一柄戒尺!一股气势从他身上溢出,倒是一个久经战阵的家伙。

    楚云斜眼看了看他,嘴角一憋,道:你没有资格!玉儿,这个家伙就交给你吧,教训教训得了,别弄出人命,否则别人会说我楚云以大欺小!

    陈捕头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这是指桑骂槐吗?至少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要论大小,自己不比楚云大太多吗?当然,他不知道的是楚云话中所说的大小只是辈分,严格追溯上去,楚云的辈分绝对比他高。当然,六扇门和青城派本就没多少瓜葛,要谈辈分也确实有些牵强。

    当然,最让陈捕头愤怒的是,自己是想领教楚云的武学修为,他派一个丫鬟算是怎么回事啊?

    怒火冲天的他直接运转内功,手中戒尺如天地牢笼般罩向楚云。

    楚云悠闲的后撤一步,明显没有与其交手的打算。

    与此同时,玉儿身子一横,腰间柳叶刀瞬间出鞘,就在这眨眼之间,漫天尺影消失不见,陈捕头身子暴退数丈,眼中带着浓浓的震撼之色。

    你这是什么妖法?陈捕头竟然有些惊慌。

    玉儿小脑袋一扬,颇有些自得的道:什么妖法?没见识真可怕,这可是无痕刀法。

    无痕刀法!陈捕头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不过对方刚才施展的武学与这名字倒是挺贴切的。

    刀出无痕

    刚才自己确实没有看到对方刀法运转的轨迹,只觉自己的戒尺与对方快速碰撞,最后感到一道刀芒斩向自己的脖子,这才让他惊慌的快速暴退。

    这个结果让他难以接受,从刚才兵器碰撞中,他能感受到对方蓬勃的内力,绝对不会比自己低。

    要知道陈捕头可是执掌一州之地的金牌捕头,实力达到了周天境巅峰,比这龙溪阁柯南山还要强上很多,这也是他为何敢直闯龙溪阁的原因。

    可现在他才刚刚出手,却被对方一个小丫鬟给打退了,而且还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丫鬟。

    对方的武学绝对没有达到三花境,能够如此迅速的逼退自己,其主要原因还是在其刀法之上。

    那刀法太诡异了。

    陈捕头心中不由得生出退意,毕竟一个丫鬟就强大到这般程度,那楚云这个当主人的得有多厉害?要知道江湖传言中,只有楚云这个青城派长老的强大,却从未说过他还有个厉害无比的丫鬟。

    果然江湖传言坑人啊!

    不过陈捕头也不可能就这样离去不是?面子上可过不去。

    楚公子,我劝你识相的便立刻跟陈某人走一趟,否则真要惊动了赵大管事,那可就不是走一趟那么简单了。陈捕头不再看向玉儿,伤面子啊。不过他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强硬,那话里的意思非常明显,我虽然打不过你楚云,但若是真要让赵大管事过来,你可就没好果子吃了。

    楚云却是毫不理会。

    玉儿都快成楚云肚子里的蛔虫了,自然明白楚云这不理不睬的意图,嘻嘻一笑,那灵动的柳叶刀再次飘起,朝着对方攻去。

    你想要打退堂鼓?这怎么行呢?公子可吩咐过,让玉儿好生教训你一下呢!你就接招吧!

    陈捕头脸色一变,有些憋屈,但更多的却是愤怒,自己都准备好好的与对方讲道理了,结果怎么还要动粗啊!说好的君子动口不动手好不好?

    不过玉儿这个暴力小萝莉明显不是讲道理的料,他根本来不及反驳,那看似虚无缥缈的刀影便已经出现在了自己头顶。

    其实此刻陈捕头根本看不清楚玉儿的刀势,但却能感应到危机。

    如果自己不作出应对之策,就会有生命危险。

    陈捕头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但此刻从内心深处泛起的直觉却提醒着他。

    戒尺瞬间挥出,看似毫无章法的轨迹,却蕴含着无尽的玄妙,不得不说这陈捕头能够统领一州六扇门高手,确实有过人之处。

    叮叮当当

    一阵清脆的声音传出,一阵阵劲气席卷而出,龙溪阁的几个实力并不是很强的弟子纷纷后退,这种层面的交手确实不是他们能够观摩的。

    对于那些龙溪阁的弟子来说,他们只能模糊的看到玉儿和那陈捕头模糊的身影,至于武器挥动的轨迹,却是什么都看不到。

    但有一点他们却能肯定,目前二人的交手正处于旗鼓相当的境地。

    楚云虽然退后了数步,脸色的表情也一直比较平淡,但实际上他却一直关注着场上的战斗。

    玉儿的优势在于无痕刀法的强大,这门刀法楚云在半年前就已经传授给玉儿了。玉儿本人在刀法方面颇有天赋,再加上其悟性本就非常强悍,虽然仅仅是半年时间,玉儿已经将这门刀法修炼到了登峰造极之境。

    一门登峰造极之境的上乘武学,对于三花境的高手来说或许不算什么,但对于只有周天境巅峰的陈捕头来说无疑是难以逾越的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