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你这家伙可真调皮!”楚云坐在金雕背上,拍了拍小白的脑袋,不过语气中丝毫没有懊恼之色,反而颇为高兴。

    刚才小白的表现可说是好好的让楚云出了一口恶气。

    特别是最后那泡尿,简直就是神来之笔。

    小白这家伙也非常聪明,至始至终都没有正面停留在对方眼前,这样也能避免小白被对方看清楚长相。楚云估摸着,那中年人恐怕到最后都没有发现小白到底长啥样。

    楚云估摸着以对方的伤势,想要继续追赶自己是不可能了,当下便去与玉儿等人汇合了。

    “如果能让小白这家伙也修炼炼筋锻骨章,那可就美妙了。”楚云嘀咕了一声,想想一个修炼了炼肌锻骨章的老鼠,会不会突然变成一只猫呢?

    好吧,小白修炼炼肌锻骨章的效果或许还不够震撼,若是金雕也修炼一番,到时候自己左肩上停只小鸟,右肩上站只老鼠,这算不算是花花公子呢?

    这几个月来,楚云闲暇之余也没有忘了研究小白体内那股强大的能量,现在他对此已经有了一些头绪。

    这些能量确实都是小白吃掉许多的珍贵药材后,除了一部分用作强化身体之外,其余的都留在了体内。这是一股迥异于内里的能量,但似乎小白也能小范围的控制这股能量,只不过这种控制是小白无意识间的行为,它本身并不知道自己体内有着这股能量。

    小白之所以能积累如此庞大而又精纯的能量,除了因为其吃掉了无数珍贵药材外,还有其体型袖珍的原因。

    就拿金雕来说,其实它吃掉的珍贵丹药和药材并不见得比小白少,但其体内却没有能量残留,只不过是因为那些能量全部用来强化其血肉了。

    相对于小白的体型,金雕无疑要庞大许多。

    这或许也是体型巨大者的弱点吧,想要在进化之路上走得更远,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将是其他小型动物的数倍。当然,在灵智方面,金雕却要更厉害一些。

    楚云准备在好好的研究一番小白体内的经脉情况,然后再摸清楚炼肌锻骨章的原理,将其进行一番改造,以便其能让动物修炼。

    其他人想要弄清炼肌锻骨章原理或许不容易,但对楚云来说却并不难,谁让他已经将这门特殊武学修炼到了出神入化之境了呢?对于其经脉运行之道,已经是无比熟悉了。

    再加上楚云那强悍的医术,做这件事情要比别人轻松得多。

    他在与玉儿等人汇合之后,难免被对方问起刚才的经过,楚云倒也没有隐瞒,将刚才的一幕给众人详细的讲述了一遍,包括小白尿冲三叔的风流韵事,惹得众人一阵大笑。

    不知不觉间,小白在众人间的身份竟然提高了不少,这小家伙越来越有成为香饽饽之感。

    “看来偶尔卖萌也是有优势的。”楚云心中嘀咕了一句,要论与他们相处时间,金雕无疑比小白更久一些,可金雕在玉儿等人眼中更像是高高在上的皇者,那大家伙除了听从楚云的话之外,对其他人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而且它整天飞在空中,少与玉儿等人接触,确实少了几分亲密。

    接下来,一路倒还算安稳,就连蟊贼都很少遇到。

    接连四天时间过去,楚云等人终于来到了一座宏伟的巨城之前。

    这确实是一座巨城,巍峨的城墙足有九丈来高,比成都府城墙还要高上一丈。

    这里可是十朝古都长安城,这巍峨的城墙便是历代皇族建设起来的,虽然大宋帝国未在将帝都设立在长安城,但这里的城墙却是保存了下来。

    杜飞城赶着马车,跟随在青玉身后,刚刚来到城门口,却被一个卫兵给拦了下来。

    “站住!马车禁止入城!”

    杜飞城一脸懵逼,眼睛还看着前方一辆刚刚驶入城内的马车。

    愤怒!没错,杜飞城确实感到愤怒,因为刚刚那辆马车就进去了,怎么到了自己这里,就成了马车禁止入城了?欺负自己是外来人啊?

    “小子,你这样很容易没有朋友的!”杜飞城憋了一句话出来,卫兵在这里代表的是王府,他也不好正面发生冲突。至于这句话,自然是从楚云那里学到的。

    那卫兵一脸茫然,这老头儿说的是什么意思?自己有没有朋友关他什么事?而且自己怎么就容易没有朋友了?

    “别废话!这里是长安城,马车禁止驶入。”这卫兵觉得可能是自己表述不够清楚,所以便再说了一遍。

    杜飞城的脸抽搐了一下,道:“刚才那辆马车不就进去了吗?你这是什么意思?欺负老头子我啊?”

    那卫兵不屑的看了他一眼,道:“刚才那马车是谁的你知道吗?那是周爵爷府上的,周爵爷是城内的伯爵,而且是王爷千岁亲封的。你觉得你这样一个老头,能与周爵爷相比?”

    “呃……”杜飞城顿时如吃了一坨屎一般难受,作为一个武林中人,对于官府上的人从来都是不屑的,他们崇尚的只有实力,可现在竟然有人将自己与一个伯爵拿在一起比较,而且那与其好像自己仅仅是比较一番都是沾了光一般,自己还没处说理去。

    就在杜飞城准备发火的时候,楚云的声音适时传来:“飞城,算了!去东边的卫城吧。你问问,卫城能让马车进去吗?”

    杜飞城只好压下火气,他其实也不想与一个卫兵斤斤计较。

    那卫兵不待杜飞城提问,便直接说道:“马车去卫城没什么问题,不过东边的卫城你们还是别去了,那边现在估计已经没地方住了,你们要去就去西卫城吧。”

    看得出来,这卫兵也算是心肠比较好的,不然对方没必要给他们解释的如此清楚。

    “这位军爷,你说东卫城为何没地方住了,这是为何?难道东卫城的客栈较少?”早已经回转回来的青玉问道,作为已经行走江湖数年的“老江湖”,青玉与这些人打交道的经验比杜飞城丰富多了。

    这卫兵看了看青玉那一身英姿飒爽的劲装打扮,或许觉得其身份不一般,当即说道:“这位姑娘可就想错了,其实东卫城的客栈比西卫城更多一些,只不过再等十天,便是王爷为郡主挑选郡马的时候了,而比武的擂台正好设在东卫城,因此大量的武林中人赶来之后,便直接住在了东卫城。”

    青玉道:“多谢军爷提醒,那我们就去东卫城吧。”

    “没事儿,你们确实应该去西……”卫兵愣住了,自己这么好心的提醒,怎么对付还要去东卫城啊?

    不过别人要去哪儿那是别人的事情,他这个卫兵也管不了那么多。

    待楚云的马车转过来之后,这卫兵忍不住嘟囔了一句:“不识好歹!”

    楚云在马车里听得是一清二楚,至于去哪个卫城,在楚云看来倒也没有太大的区别。不过自己这些人除了王诗韵之外,其他也都算是武林中人了,自然更希望去武林人士更多一些的地方。

    青玉姑娘或许也正是考虑到这方面的因素,才直接决定去东卫城吧。

    从长安城南城门前往东卫城的人不少,但坐着马车去的却是很少,就算有那么一两个,也都是长安城内的达官显贵,一般江湖中人,都不会用马车代步。

    因此当青玉骑着骏马感随在马车旁时,不时的有人转过来奇怪的目光,又不屑,也有鄙夷。当然,这些目光都是盯着马车的,因为他们已经将马车中的人认定为是某个官宦之人了。

    同时他们鄙夷的还有杜飞城伪装成的这个老头子,作为一个通脉境中期的高手,竟然沦为给别人当车夫的地步,练武之人的脸都被他丢尽了。

    没错!杜飞城现在已经是通脉境中期高手了,就在前天他得到了新的突破,从通脉境初期晋级到通脉境中期。

    这里面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便是其根骨得到了提升,否则以他原本的修炼速度,至少还需要四五个月的时间。

    当然,现在杜飞城伪装成一个老头,因此有着通脉境中期的修为并不算很显眼,可若是褪去伪装,以其本来的十七八岁的面容见人,那绝对能吓坏不少人了。

    要知道江湖上二十三四岁的周天境初期高手并不多,也仅有武林七公子等少数人有这样的实力,而他们莫不有着强大的背景和惊人的天赋。就算如此,他们在十七八岁时也不过有通脉境中期的实力。

    也就是说,杜飞城至少有资本成长为与武林七公子等同的存在,这对于普通的江湖中人而言,已经是一种可望而不可即的层次了。

    这段路程不是很长,也就十来公里,马车也只用了半柱香的时间,就来到了东卫城的城门口。

    东卫城的城门只有一座,加上现在来来往往的人流比以前大了四五倍,以至于城门口显得非常拥堵。

    楚云等人这次进城倒是没有受到任何阻拦,只不过这座卫城的人确实太多了一些,以至于马车行进在街道上,就如蜗牛一般。

    楚云纵然有通天之能,面对这一情况也无法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