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沈老哥?”楚云试探着喊了一句。

    沈从龙似乎没有听到,目光还是呆滞的盯着远处的一从花草。

    楚云忽然转头看向跟在后面的刘掌柜,问道:“刘掌柜?这是怎么回事?沈老哥怎么……”

    “哎……”刘掌柜叹息一声,道,“楚大夫有所不知,老爷这一年多时间里,一直醉心于研究炼丹之术,以至于入迷了,现在估计又在想什么炼丹之法了吧。”

    楚云微微一愣,以前他也听说过沈从龙在研究炼丹之术,但当时以为对方只是爱好,所以也没有多想,这方面毕竟要看天赋,楚云也没有对其进行指点。

    当然,最关键的是,楚云那时候需要藏拙,自然不可能暴露自己在炼丹方面的能力。

    刘掌柜看了看楚云,黯然一叹道:“这里面确实有些事情,不过这都是老爷的家事,在下也不便多说。如果楚大夫有心,一会儿可以亲自问问老爷。”

    楚云点了点头,看来这里面确实有些蹊跷。

    沈从龙呆滞了一阵之后,忽然一声惊呼,道:“我想明白了,那火应该再大一些……”

    他的话还未说完,忽然抬头看到了楚云,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意,愕然道:“楚老弟,你怎么来了?”

    楚云不得不再次解释了一遍,然后尽量用一种非常平和的语气道:“听刚才刘掌柜说,沈老哥你在研究炼丹术?”

    沈从龙脸色微变,嗔怪的看了刘掌柜一眼,然后对楚云说道:“楚老弟你是炼丹方面的行家,倒是让你见笑了。”

    “沈老哥这算什么话?炼丹之术谁都可以研究啊,何来见笑一说?沈老哥能如此醉心于炼丹术,更是让小弟佩服。”楚云尽量顺着对方的与语气说道。

    沈从龙却是黯然一叹道:“哎!说来惭愧,其实这些年来,我一直在研究炼丹术,耗费资源无数,结果却没多大进步。到现在为止,我除了能炼制一些1级的基础丹药之外,连最简单的2级丹药都炼不出来。这辈子恐怕是别想成为炼丹师了。”

    1级丹药,其实算不得丹药,说直白一点就是药丸。真正的丹药,需要药性相互融合、改变,进而发挥出比原有药材更强大得多的效果。很显然,1级丹药不具备这样的特性。

    “沈老哥,其实有些事情不比强求。沈老哥你在炼丹方面虽然不行,但一身医术却是极高,这不也是一种成就吗?”。楚云说道。

    沈从龙再次叹息了一声,看了看楚云,半晌之后才道:“楚老弟有所不知,如果老弟你不嫌我啰嗦,就坐下来听我说说吧。”

    “但所愿也、不敢请耳!”楚云回应了一句,然后便在沈从龙旁边坐下。

    沈从龙捋了捋自己头上杂乱的头发,道:“这事儿说来话长,便从最开始说起吧。其实……我们沈家并不算是土生土长的恭州城人,而是二十年前搬迁过来的。”

    楚云没有说话,沈从龙顿了顿,正好刘掌柜端着两盏茶走了过来,沈从龙顺手接过,喝了一口。

    “我们沈家原本是天医门的一支,在天医门中也颇有地位。在差不多二十年前,我沈某人找到了一生的挚爱,并结为连理。这原本是一件大喜事,可在爱妻产下一女之后,家中突然来了一个老妇人……”

    说到这里,沈从龙脸色忽然变得狰狞,道:“这疯婆子竟然抢走了我的女儿,还打伤了我的妻子。”

    “啊?”楚云听得一惊,“这老妇人到底是何来历?竟敢在天医门抢人?”

    虽然天医门实力不强,但那也只是相对于峨眉、青城这样的大派,其门派内也是有三花境高手的。这人竟敢直入天医门抢夺婴儿,这说明她的实力定然不弱,而且一定很有背景。

    沈从龙却是黯然摇头,道:“不知道,到现在为止,我们都不知道这老妇人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她的武功高绝,便是当时我们的门主外加十多位大长老,都未能在其手上撑过三个回合。”

    “竟有这事?”楚云更加奇怪了,天医门的大长老虽然只有周天境中后期以上的实力,但十多个联手之下,还是很有威力的,再加上达到三花境初期的门主,他们联手之下恐怕就算是三花境中期的高手也得退避。就算是三花境后期的高手,也不敢说三回合就能打败天医门的一干高手。

    沈从龙看向远方,没有直接回答楚云的话,继续说道:“那老妇人重伤天医门一干高手之后,扔下了一张丹方,然后就带着我女儿离开了。在走的时候,她说了一句话,说这是对不守门规之人的惩罚,若想要将她唤醒,就先炼制出丹方记载的丹药。当时我不是很明白,可很快我就看到了昏迷的妻子。当时我们想尽了无数的办法,都无法让她转醒过来,这时候再回想起那疯婆子说的那句话,我才明白那话是针对我的妻子的。”

    “那你妻子是什么门派的人?”楚云问道。

    沈从龙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妻子是在我闯荡江湖是偶遇的,原本我以为她并不属于任何武林势力,甚至觉得她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可那次事情之后,我方才知道妻子应该也是武林中人,其实力甚至比我还高,所以我们无法辨别她的实力。至于她到底属于哪个门派,我自然更无从知道了。”

    楚云也是蛮佩服沈从龙的,都结为夫妻,还生下了孩子,竟然连对方的底细都没有弄清楚,这究竟是说他糊涂呢?还是说每一个恋爱的人智商都是负数?

    “后来我们也研究了那张丹方,集合了整个天医门的炼丹高手,竟然都无法成功将丹方上的丹药炼出来。当时我并没有炼丹天赋,只能看着长辈或者有天赋的同辈努力。那时候的我太不懂事,在师门未能成功炼制出丹药时,我私心里认为他们根本没有用心做这件事情,所以一怒之下,带着昏迷的妻子离开了天医门,并发誓永世不再回去。”

    “这种做法伤了师门长辈的心,原本就是受了我的连累而受了重伤的门主,一怒之下便通告武林,将我逐出了天医门。”

    “此后我辗转数月,来到了恭州城。由于当初与杜兄有些交情,所以就在恭州城安顿了下来,凭借着在天医门学到的医术,在城内开了这家沈氏医馆。治病救人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想稳定下来好好的研究那张丹方,希望能够凭借着那张丹方炼制出救醒妻子的丹药。”沈从龙深情黯然,可想而知这些年他背负了多么沉重的负担。

    或许,他最大的愿望便是一家团聚,原本妻子诞下千金是大喜之事,可天上飞来横祸,刚刚出生的女儿被掳走不说,就连妻子也被打晕了。

    由于对那老妇人一无所知,想要救回女儿的想法也不可能实现,唯一的办法就是先救醒妻子,或许事情还能有所转机。

    毕竟妻子与那老妇人同出一门,至少知道其到底在什么地方不是?

    可以说,就是这种执念,支撑着沈从龙钻研了这么多年的炼丹术。

    “那丹方上记载的到底是几级丹药?竟然如此难以炼制?”楚云问道,就他所知,天医门的炼丹之术可不弱,8级丹药虽无法炼制,但7级丹药还是没问题的。难道说那老妇人随手扔出的丹方就是8级丹药丹方?

    这应该不太可能,就算那是8级丹方,以天医门这些年积累的人脉,以及与医谷的交情,也能请到医谷的炼丹宗师进行炼制。毕竟在二十年前,医谷的那位炼丹宗师还没有封炉。

    沈从龙叹了口气,道:“那丹方上并未写明是几级丹药,不过从药材的珍贵程度来看,最多也就是4、5级丹药。问题也正出在这里,如果只是这种等级的丹药,天医门的炼丹高手不可能炼制不出来。当初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天医门的高层认为这是那疯婆子随口说来骗人的,所以很多人都觉得不应该将重心放在丹方上。”

    楚云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丹药的品质确实与药材的好坏有着直接的关系,但并不是说所有丹药的等级都决定于药材的品质。

    这一点别人或许不清楚,但楚云却非常明白,比如他的独门丹药夺天丹。

    夺天丹所用的药材稀缺吗?一点都不稀缺,同样只是炼制4、5级丹药的材料,但夺天丹的等级却达到了9级。这在几乎所有炼丹师的心中,都认为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上一世的楚云真的办到了。

    要达到这种效果,可不仅仅是懂得炼丹术那么简单,这必须对药性的理解达到炉火纯青的程度,任何一丝一毫的差错,都不可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普通的炼丹师,在使用药材炼丹时,丹药的效果也就是一加一等于二那般,但楚云却知道,真正的炼丹之术,是能够达到乘积甚至几何倍数的增加的效果。

    ps: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