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吴师兄脸色惨白,看着惜霜手中的长剑心中有些发颤,一时间也没有听到自己同伴的询问。

    “你们……你们等着!胆敢在临江城伤害青城派弟子,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的。”那青年还以为吴师兄受到了多大的伤害呢,脸色冷厉的喊道。

    这倒不是他脑残,这时候还威胁对方,而是因为他确定这里是临江镇,只要自己表明是青城派弟子的身份,对方必然不敢为难他们。

    楚云微微一愣,愕然问道:“你们是青城派的弟子?”

    “怎么?你们怕了吗?”那青年立刻得意起来,正要准备说些什么,却被正好清醒过来的吴师兄给拉住了。

    吴师兄看向楚云,道:“今天的事情在下认栽,以后定要再向阁下讨教。……胡师弟,我们走!”

    说罢,吴师兄拉着胡师弟便向外走去。

    楚云倒也没有追赶,朗声说道:“今天的事就当是给你们一个教训,闯荡江湖之时得看清楚形势,别没事惹是生非。”

    吴师兄头也不回,拉着胡师弟灰溜溜的离开了酒楼。

    “他们就这样走了?”玉儿愕然问道,言语中还颇有一些意犹未尽。

    楚云笑道:“不走怎么样?打又打不过,难道留在这里自取其辱啊?”

    楚云口上虽如此说,但心中却有一些猜测,对方很可能是猜到了自己这些人也同样是青城派的,所以才直接转身离开。他们或许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但以玉儿和惜霜二人的实力,就可知身份定然不会低。

    既然大家都是青城派的,他们自然也就不可能拿青城派当靠山了,所以只好灰溜溜的离开。

    岳向东这时候却有些惭愧,刚才楚云的那些话虽然是对那两个青年说的,但他脸上却也觉得火辣辣的,道:“老大,对不起,刚才是我太冲动了,如果我忍一忍,这场架也就不用打了。”

    楚云笑笑,他刚才的话却也有提点岳向东的意思,道:“明白就好。快意恩仇是好事,但有时候得先摸清楚形势。比如刚才,如果不是我们在场,恐怕你这样冲上去就是自取其辱了。”

    岳向东认真的点了点头,道:“以后我会注意的。”

    程凉秋说道:“老大,我观察刚才那吴师兄恐怕已经猜到了我们是青城派的人,如果他们回去向长辈禀报,到时候反咬我们一口,我们可就被动了。”

    “哦?”楚云倒是很感兴趣,问道,“你是怎么断定他们知晓了我们的身份的?”

    程凉秋说道:“刚才那吴师兄在清醒的瞬间,似有含怒开口的冲动,可他目光却不经意间瞄在了我手中的佩剑上。我这佩剑是青城派的制式佩剑,对方肯定是认出来了。只不过因为丢了颜面,不想在这里叫明身份,所以就急匆匆的走了。”

    楚云心中对程凉秋的观察力甚是满意,打笑道:“你这小子还是火眼金睛啊!这么细小的变化都被你发现了。”

    “从小养成的习惯而已,算不得什么。”

    “你也别担心了,对方虽然是内门弟子,但也不能扭曲事实不是?”楚云说道,“门派中弟子之间是不允许相互仇杀的,就算有恩怨,也是通过刑律堂裁决,他们不敢正面针对我们。再说了,今天的事情虽说是他们吃了亏,但这件事情也不是哪一方面的错,真正追究下来,他们也会有责任。”

    程凉秋二人听后也放心了不少。

    楚云看了看周围,说道:“向东,这乱子是你惹出来的,先去赔了老板和那几个糟了无妄之灾的客人的损失,不然你的白斩鸡可能就飞了。”

    “好咧!”岳向东自然不会反驳,这也花不了几两银子。

    一顿饭吃完之后,也没有人再出来找麻烦,楚云五人便策马走出了临江镇。

    “公子,我觉得我们要是弄一辆马车上路,一定舒服多了。”玉儿嘟着小嘴说道。

    楚云横了她一眼,这丫头,战斗喝习武的时候不觉得苦,但每次骑马就好像是要了她的命一般。

    “马车速度要慢很多,不适合我们赶路。而且,马车有很多局限性,不少的地方马车都不能去。”柳惜霜笑着解释道。

    玉儿说道:“可我听说江湖中那什么七公子之一的逍遥公子,不就是一直坐着一辆马车吗?还有那什么灵鹫公子,更是有一头灵鹫当坐骑,这可比骑马舒服多了。”

    楚云淡然一笑,道:“玉儿你可别说大话,到时候给你弄一头飞行坐骑给你试试,别到时候腿软不敢上去。”

    玉儿脖子一横,道:“我一定敢上去!”

    岳向东和程凉秋跟在一旁一直不怎么说话,刚才在清风酒楼中,他们可是受了不小的打击,这两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黄毛丫头竟然比自己强那么多,让他们两个有点大男子主义的少年心中很是憋屈,更何况玉儿二人还只是楚云的丫鬟。

    对于刚才玉儿所说的那些,距离他们也太遥远了,现在他们在青城派外门中都只能算是一个小人物,而那所谓的武林七公子,则是江湖中七个有名的青年高手,每一个都有着不下于通脉境巅峰的境界,真实实力甚至能与一般的周天境高手相抗衡。

    周天境在整个武林中算不得什么大高手,但这几人的年龄却只有二十四五岁,这可就非常难得了。

    毫无疑问,他们全都是武林中的天才人物。

    而且,那逍遥公子的马车是普通马车吗?好吧!马车也只是稍微豪华一些,但拖拽马车的坐骑却是一种奇兽,其力巨大无比,速度也是奇快,说是行走如飞,一点都不为过。

    在知晓了这些事情之后,原本在恭州城内还以为自己是个人物的岳向东和程凉秋,都是很受打击。

    ……

    数日之后,楚云五人终于进入到了宜县境内。

    “前面有个小茶肆,要不先去喝点茶?这大热天的,渴死我了。”岳向东策马跑到楚云身边。

    一句话说的众人汗颜不已,眼前才刚刚初夏好不好?天上的太阳虽然确实存在,但也说不上热,更是与大热天完全沾不上关系。

    “就你这大胖子,大冬天的也会热。”程凉秋鄙视道。

    岳向东立刻说道:“我胖又怎么了?我这是富态!”

    “好!你富态!”

    程凉秋的假意认可让岳向东有一种一拳打到空气上的感觉。

    虽然他们小有争辩,但还是一起去了那间茶肆。

    “老大,这已经到了宜县了,你接下来是立刻回到恭州城呢?还是去宜县县城逛逛?”程凉秋坐下之后问道。

    楚云说道:“既然来了,就去逛逛吧!反正也不差这一天两天时间。”

    程凉秋似乎早已料到,笑笑之后也就没再说什么。

    就在此时,他们这一桌旁边的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望了过来,打量了一下楚云几人,立刻说道:“你们几个小年轻要去宜县方向?”

    “是啊!大叔。有什么问题吗?”楚云非常客气的说道。

    那中年人面容一正,说道:“年轻人,我劝你们还是别走这个方向了,就算要去宜县,最好也绕一个方向走。”

    “此话怎讲?”

    “年轻人你们有所不知啊!难道你们就没发现异常吗?这条路现在的行人非常少。”中年大叔说道。

    楚云心中腹诽不已,自己也是第一次走这条路,怎么知道以前这条路上的行人多不多?没有进行比较的参照物,自然就无从判断行人是否减少了。

    中年大叔继续说道:“在这里再往前走五六十公里,有一座山庄,以前那座山庄也挺神秘的,里面走动的全都是练武之人,而且基本上与周围的百姓没有交往。可在十年前,那座山庄数百口人,竟然无一例外全部死于非命。当时周围的人还不知道呢,后来庄子里恶臭传出,有胆大的人偷偷潜入进去,这才发现死了人。”

    “这也许是江湖仇杀嘛。虽然杀死数百口人确实惨无人道,但在江湖中却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岳向东质疑问道,他不觉得这事儿有什么奇特的。

    那中年大叔横了岳向东一眼,道:“小伙子你知道啥!那些人死了确实没什么,当时周围的几个村子出人的出人,出钱的出钱,将里面的尸体全给埋了,只是那庄子却荒废了下来。原本人们以为这件事情就结束了,可一年多钱,周围的村民经常说那庄子不怎么干净,夜里常能听到惨嚎之声,就算是白天从周围路过,也觉得阴森恐怖。有人曾白天进入过那庄子,结果一天了无音讯,第二天只剩下一堆枯骨,摆放在庄子的大门口。”

    “你的意思是说,那庄子……闹鬼?”楚云愕然问道。

    楚云或许不相信鬼神之说,他以前一直生活在无神论被大肆宣扬的世界,虽然现在他也对此有些怀疑了,但那种观念却已经根深蒂固,听到有人说闹鬼,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有人暗中作祟。

    “不是闹鬼还能是什么?”那中年大叔一副你很无知的表情。

    程凉秋几人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他们可没有楚云那种意识,虽然也觉得这事儿可能有些蹊跷,但却不能在内心完全祛除真的闹鬼这个想法。

    ps:求订阅!希望今天的均定能增长20个,这个目标不是很远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