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这间小屋子里有沈从龙专门从医馆中拉来的炼丹炉,这是昨日里楚云让周县令去弄药材后,请沈从龙派人去做的。

    这周县令能力还真不错,竟然只花了一天时间,就将药材准备齐全了。这让楚云大喜过望,他的两种丹药总算是可以炼制了。

    一种自然是夺天丹,上次在杜府中炼制的三枚夺天丹,最后一枚都被玉儿给用掉了。这样的逆天级丹药他可不会嫌多。

    这里有三株千年人参,完全可以炼制九枚夺天丹,至于辅药,眼前这镇长府院中可不缺。

    按照楚云的打算,自己父母定然是需要用夺天丹提升资质的。虽然有了更高的资质后,他们也不一定能修炼成武林高手,但至少也有一些自保的能力不是?

    再说了,练武之人寿命比普通人长不少,这也是楚云一心想让父母习武的最主要原因。

    另外便是一种名为蕴灵丹的丹药,这也是一种增加修为的丹药,与归元丹作用一致,只不过效果却要强大很多,一枚丹药足以增加五年的内力修为,对楚云来说,那就是10万点经验值。

    这周县令的准备还真够充分的,楚云现在手头上的药材足以炼制十二枚蕴灵丹。

    当然,这与楚云强大的炼丹能力是分不开的,若是换做其他人,估计成丹量会降低三分之二,而且药效也会降低不少。

    这种丹药效果虽然逆天,但每一颗的抗药性却也是极强的,就算以楚云的医术,配以辅药服用,也最多能保证服用四枚蕴灵丹有效。超过这个数量,药效可就激剧降低了。

    楚云先炼制的是蕴灵丹,这蕴灵丹只是5级丹药,以楚云目前的能力也能进行炼制。

    但对于炼制夺天丹,却还需要用天命针激发生命潜力才行。

    虽然上次楚云使用天命针后用夺天丹保住了激发潜力后提升的资质,但资质不过是激发潜力的一部分,对炼丹而言,更重要的却是激发潜力后被无限强化的五识。

    蕴灵丹的炼制非常顺利,这是他上一世炼制过无数次的丹药。

    差不多过去了两个时辰,楚云将两种丹药全部炼制完毕。两个精致的小玉瓶摆放在他身前,若想要长时间保持丹药的药性,还得这种玉瓶才行。

    楚云现在不仅得到了这些丹药,还从中得到了一万多点的技能经验。

    这种真正的灵丹炼制完毕,楚云的任务并未结束,他还得炼制一些治疗疫毒的丹药撑门面!不然怎么去蒙混过关呢?

    半个时辰过去,楚云足足炼制了四十多枚丹药。

    这种名为祛毒丹的丹药不过是3级丹药,但对于各种毒素却有极强的效果。

    祛毒丹算是一种比较特殊的丹药,因为它并不是固定的配方,可以根据不同的毒素进行细微的调整,如此方能达到针对治疗的效果。

    这些祛毒丹一共分为四类,分别针对那四位病人所感染疫毒情况进行炼制,一枚下去,就能药到病除。

    从本质上来说,用丹药医治与用汤药方剂治疗效果相差不大,只不过治疗速度更快一些。

    现在若不是为了掩盖这些珍贵药材的去向,楚云也没打算用丹药给这些人祛除疫毒。

    楚云打开房门,便见所有的医师都在外面屋子里等着,就连周县令这个养尊处优之人也没有坐下,焦急的在屋里走来走去。

    “楚云,这丹药可炼制成功?”自从被楚云敲了竹杠,周县令也没有热情的称呼楚云为小楚了,他算是明白了,自己就算再怎么热情,也不可能消除楚云对自己的敌意。

    楚云扬了扬手中的四个小瓷瓶,道:“炼制了四十多枚丹药,每粒丹药差不多能彻底治愈一位疫毒感染者。”

    周县令忍不住偏头看了看楚云炼丹的小房间,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道:“那些……那些药材全部用完了?”

    “当然用完了,不然我留着干嘛。”楚云一脸正经的说道。

    别说是周县令了,便是沈从龙等人脸上表情也是一阵抽搐。他原本以为楚云是想将那些药材据为己有,但现在看来自己是想错了。

    沈从龙等人倒没有怀疑楚云将那些药材藏了起来,这些药材除非放在之前那种密闭的檀木盒子中,不然那独特的气息瞒不过众人的鼻子,而楚云身上根本不可能藏下这样的盒子。

    “糟蹋了。”沈从龙内心忍不住叹息一声,这些药材如果交给一些强大的炼丹师炼制,绝对能炼出几颗效果强大的丹药,可现在让楚云这一摆弄,估计真就只是一些治病的丹药了。

    沈从龙认为楚云这样做纯碎就是为了恶心周县令,因此丝毫没有怀疑什么。

    “楚云,这价值万两黄金的药材就炼了四十多枚丹药?就只够治疗四十多人?那柳林镇剩下的感染者怎么办?”周县令都快要疯狂了。刚才他还抱有一线希望,现在一听楚云只炼了四十多枚丹药,顿时就急了。

    楚云斜眼瞄向周县令,道:“我已经尽力了,如果周县令你有更好的办法,请自便便是。”

    “你……”周县令顿时被噎得不浅,如果他能有其他办法,现在还需要在这里找罪受?

    沈从龙却知晓一些楚云的底细,因为在前日里楚云可没说过什么这种疫毒无法根治的说法,而且以他的医术,也知道千年人参之类的药材对于治疗疫毒其实并无效果,他猜测楚云应该能够凭借普通药材就能将这种瘟疫治愈。

    “楚老弟,这事儿事关整个恭州城安危,还请楚老弟你多多费心,我想楚老弟你一定能够找出其他根治办法的。”沈从龙说道。

    楚云倒也不在打马虎眼,毕竟自己也从周秉钧身上弄到了莫大的好处,万一自己现在真与这周秉钧闹翻,自己又怎么去柳林镇为那些感染者诊治呢?这可是六十多万的经验值啊!

    比蕴灵丹对自己的效果都要强大,毕竟蕴灵丹自己也只能服用四枚。

    楚云正要开口应承,忽然外面出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就看到一个人从外面冲了进来。

    “阁下好大的胆子!竟敢擅闯六扇门封锁之地!”刘捕头那愤怒的声音传来,众人也都觉得震惊不已。

    虽然刘捕头的实力不强,但毕竟代表着六扇门,就算是江湖中一流门派,正常情况下也都不会正面与六扇门冲突。现在竟然有人直接冲撞六扇门的封锁,用目无法王法容一点都没有错。

    刘捕头话音刚落,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便已经出现在众人眼前,其豁然便是前些日子搅动整个恭州城武林的柳清源。

    “柳老?”楚云一看是柳清源,顿时急切的问道,“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柳清源着急的说道:“公子,小老儿已经打听到关于老爷的消息了。”

    这时候刘捕头紧跟着冲了进来,一看到里面的情况,顿时闭口不言了。

    “哦?在哪儿?”楚云心中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柳清源说道:“老爷在返程的途中,路过苍凉山时,被山上的强盗给掳走了。我在路上正好遇到对方派来传信之人,对方要求十日之内提二十万两白银或者价值二十万两白银的宝物给他们,否则就要撕票。原本小老儿准备到山寨中救出老爷,但这苍凉山却不是已与之辈,其寨主和两个副寨主都达到了穴窍境巅峰,小老儿担心老爷安慰,不敢轻举妄动。”

    楚云表情顿时黑了下来,十万两白银?整个楚家的全部家当都不值二十万两白银,别说是二十万两了,就是十万两都没有。

    如果自己还是以前的那个楚云,面对这索要二十万两的赎金,恐怕也只有两眼抓瞎。

    “看来有的人真当我楚家好欺负啊!”楚云冷声道,“沈老哥,看来天不遂人愿,小弟倒是想为恭州城尽一份心力,但有的人却要蹦出来捣乱。一会儿我将如何区分疫毒感染类型的诀窍告诉予你,有我前日里开的药方,只要是与这四位病人病症一致的感染者,便均可治愈了。但若是与这几类病症表现不一样的人,就只能靠你们自己了。”

    沈从龙还未说话,那周秉钧却道:“楚云,你怎么能这样?你既然有能力治疗疫毒,难道你要让整个柳林镇的百姓死于非命吗?”

    “周县令,你想阻止我去救我父亲?又或者你觉得在我眼中,柳林镇那一千多百姓的性命比我父亲的性命更重要?”楚云冷着脸说道。

    在楚云那森冷的眼神之下,周秉钧如坠冰窖,原本准备给楚云扣上一顶大帽子,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本官并不是让你不去救你的父亲,对方不是还等着赎金嘛,也就是说你父亲暂时没有危险。你完全可以先将柳林镇的疫毒清除之后,再前往苍凉山。”周县令说道。

    其实周县令在心中冷笑,以苍凉山那伙盗匪的强大,就凭你这样一个黄口小儿就能将人救出来?这不是找死吗?除非能弄到二十万两白银,但楚家有这个家产吗?

    ps:感谢兄弟们在书评区提出的宝贵意见,瞌睡虽然没有一一回复,但却都全部看了,瞌睡会尽量写好这本书,不让大家失望。最后再无耻的求一下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