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既然阁下是恭州府的捕头,想来应该知道小老儿这条命是楚公子救的吧?为报答楚公子救命之恩,小老儿已认楚公子为主,你说这件事情与小老儿有没有关系?”柳清源正容说道。

    刘捕头顿时大惊,道:“什么?你……”

    堂堂穴窍境巅峰的高手,竟然会认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为主?这说出来谁相信啊?

    不过他毕竟不敢将这话说出来,因为柳清源也说了,这是为了报答楚云的救命之恩。

    刘捕头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难堪,这件事情虽然是县令吩咐的,但王家也向他承诺了很多的好处,如果办不好,这些好处可就与他无关了。

    他现在只是穴窍境初期,若能得到王家承诺的东西,晋级穴窍境中期当不成问题,仅凭这一点,刘捕头就不想放弃。

    “柳大侠一定要掺和此事?难道你觉得我六扇门无人吗?”刘捕头硬着脸皮说道。

    柳清源冷冷一笑,道:“你不过一个小小的铜牌捕头,就能代表六扇门?就算是比你身份更高的银牌捕头都不敢说这话。更何况,这次的事情可不是我一定要掺和,只要你能拿出真凭实据,小老儿也不会无理取闹,最多小老儿陪着公子一起入狱。”

    说到这里,柳清源顿了顿,然后说到:“可要是拿不出什么证据,还请刘大捕头从哪儿来,就回哪儿去。”

    “你……”刘捕头没想到柳清源是滴水不进,他非常清楚,如果这时候自己要强行搜索,估计讨不了好。

    就在刘捕头进退两难的时候,院外再次传来脚步声,紧接着就看到几个人走了进来,当先一人豁然便是王家的那位大管家王通。

    “在下恭州城王家管家王通,见过刘捕头、柳大侠。”王通先向二人见礼,却是故意忽略了楚府一家人。

    刘捕头很公式化的点了点头,道:“王管家来得正好,这柳大侠需要有证明楚府盗窃秘籍的证据,我记得这证据是当初你们王家提供的,便让柳大侠知晓一番吧。”

    王通说道:“在下正是为此而来,我将证人给带来了。”

    说着,王通指了指身后一位体型瘦削的青年,这家伙一进门就双目乱转,不似什么良善之辈。

    “他是混迹于我王家附近的一个混混,那日夜里亲眼看到有人从我王家溜出,我们通过多方打探,这人最终进入到了你们楚家。”王通煞有介事的说道。

    楚云冷笑一声,道:“你这也算是证据?我还说有人看到了王化季那老家伙偷了倚翠楼那老鸨子的内衣呢。”

    王通瞬间转头,狠狠的盯了楚云一眼,道:“小子,有些话可不是随便能说的。”

    楚云还未说话,柳清源便冷哼了一声,道:“王通,我觉得我家公子此言非常在理?”

    “你家公子?……”王通顿时一愣,他刚才可没听到柳清源认楚云为主的那些话。

    “怎么?”柳清源冷脸说道,“我这条命是楚公子救的,后半辈子我便追随楚公子。这有什么问题吗?”

    “柳大侠,你在蜀地江湖中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件事情是非黑白很是清楚。如果柳大侠你定要包庇楚家,传出去恐怕对柳大侠的名声不好吧?”

    柳清源淡淡的说了一句:“我家公子的名声便是我的名声。”

    王通深吸了一口气,他觉得与这认死理的人交谈真没法进行下去。

    他在心中将传信说九指邪尊已经进入楚府的人骂了个狗血淋头,如果九指邪尊真到了楚府,这柳清源早去见了阎罗王了,哪里还有这些麻烦!

    不过事已至此,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想了想道:“柳大侠,我可是听说那西南魔道的九指邪尊正在追杀你,你还是多考虑考虑自己的事情吧。”

    柳清源满含深意的看了看王通,道:“这就不劳你们王家费心了,以后江湖中也不会再有九指邪尊这个人出现了。”

    王通不是笨蛋,立刻听明白了柳清源话中含义,瞬间呆立在原地。就连刘捕头也被吓得不浅。

    要知道九指邪尊可是通脉境初期的超强存在,整个恭州城也找不出能与其匹敌的人来。

    至于柳清源,不过是穴窍境巅峰,怎么可能击杀九指邪尊?

    “好了,如果你们没有更有力的证据,那就请离开。否则别怪老夫不客气。”柳清源冷冷的说道。

    刘捕头和王通对望一眼,知道今日是不可为。

    “好!我们走。”刘捕头恨恨的说了一句,带着十多个捕快转身离开了。

    王通也随后跟上,他现在可不敢留在这里。

    “王通,记得给王化季带个话,以后别打楚家的主意,否则你们王家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我可不敢保证。”

    王通脚下一顿,原本想说几句硬话,可最终并没有说出口,头也不回的直接离开了。

    待这些人全都离开之后,柳清源立刻来到楚云身前,鞠了一躬道:“公子,刚才让你受惊了。”

    楚云立刻将其扶起,忙道:“柳老客气,刚才若非你及时赶到,我楚家今晚这一关恐怕还真不好过。”

    “公子言重了。”柳清源并不这样认为,之前面对九指邪尊时,楚云的那一掌昭示着他至少有着穴窍境初期的实力,一个十五六岁的穴窍境初期高手,要说没点背景怎么可能呢?

    楚夫人上前两步,满是感激的说道:“小妇人谢过柳大侠。”说完,楚夫人便要鞠躬拜下。

    柳清源哪敢受这一拜,内力充盈双掌,虚空将楚夫人扶起,说道:“楚夫人可就折煞小老儿了,小老儿既已认公子为主,楚夫人便是小老儿主母,哪敢受主母大礼?”

    楚夫人虽然努力拜下,但在柳清源内力支撑之下,哪能成功?于是她也不再坚持,只是笑颜道:“柳大侠快别这样说,您是武林侠客,我家云儿不过是一介书生,最多也就懂点医术,哪能让柳大侠屈尊,这不是让云儿折寿嘛!如果柳大侠不嫌弃,以后也可在楚家住下,我楚家定以上宾之礼相待。”

    这倒是楚夫人真心之言,对楚家而言,柳清源这样的高手那是高不可攀的,别说是让其住在楚家了,便是能与其搭上线,那也是楚家的幸运。至于认主,楚夫人只觉得这是无稽之谈。

    然而柳清源的坚持却出乎楚夫人的意料。

    “小老儿已经决定了,还请楚夫人不要为难小老儿。”柳清源倒是鞠了一躬。

    楚夫人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便转头望向楚云,眼神中带着一丝威胁之意,都是这小子捅出来的篓子。

    楚云假装没有看到楚夫人的眼神,笑笑说道:“娘,你考虑这么多干嘛呢?柳老坚持他要坚持的,难道我们不能坚持我们所要坚持的吗?”

    楚夫人一点就透,顿时明白了楚云的意思。

    在这纠结的问题解决之后,楚夫人又感到一阵的激动。

    这可是能与杜重霄同等的人物啊,现在楚府有了这等高手加入,也就不用惧怕王家了。

    “云儿,我们后面还有一座空院,你吩咐人去收拾一番,也让柳老有个安身之处。”楚夫人立刻开始安排。

    柳清源道:“多谢夫人好意,不过不用麻烦了,这些天小老儿住在公子那院子里,倒也方便。只要公子不嫌弃,我和霜儿以后就在公子院子里住下。”

    “如此也行。”楚云见母亲还要再劝,便立刻说道。

    楚夫人再次瞪了楚云一眼,然后便回后院去了,毕竟此刻还是凌晨时分。

    楚云看着母亲走远,这才对柳清源说道:“柳老,事情处理好了吧?”

    柳清源正容道:“已经处理妥当,亡妻的骨灰已经安葬,就在郊外。有九指邪尊的人头祭奠,她也能安息了。”

    “如此就好!”楚云点了点头,他对柳清源还是蛮佩服的,这十多年竟然都是带着妻子的骨灰坛满天下的寻找九指邪尊寻仇。若非自己正好救下对方,现在恐怕已经死在天毒掌之下了。

    柳清源忽然从怀里取出几件东西,递过来道:“公子,这是从那九指邪尊身上搜出来的东西。击杀九指老魔全是公子你的功劳,这些东西应该是属于公子你的。”

    楚云没有虚伪的推辞,直接接了过来。

    一共有四件物品。

    一个是钱袋,里面除了几十两银子之外,竟然还有七八张银票,共计四五万两白银。

    楚云见此可是大为惊喜,有了这些银子,自己炼制归元丹也就有着落了。

    另外有一本名为天毒掌的秘籍。不出楚云意料,这天毒掌果然是高级掌法,其修炼方式也非常邪恶,竟然要用各种毒药浸泡双掌。想要修炼到最高境界,至少需要千中毒物才能成功。

    可别小看了这千种毒物,就算是一些大门派中,也少有人能够凑齐。

    剩下两件东西,一件是一面令牌,呈青铜色,上面刻有一个飘荡的幽魂,不知有何作用。

    最后一个东西是一张地图,严格说来应该是半张地图。

    ps:出差伤不起啊!只有半夜赶稿子!兄弟们,让推荐票飞起来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