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楚云眉头紧锁。

    说实话,他心中一百个不愿意将自己能够炼制夺天丹的事情泄露出去。当初要不是因为自己也急需夺天丹,他绝对不会在杜重霄面前展露自己的这项能力。

    怀璧/其罪的道理楚云比谁都清楚。

    如果现在这事情在暴露到青城派耳中,自己这辈子就休想安宁了。虽说青城派是名门正派,但在这种能够彻底改变任何一个人甚至一个势力命运的大利益面前,没有人能够淡定。

    除非自己有绝强的实力,否则绝对不能暴露关于天命丹的任何信息。

    “杜老爷,这事儿不敢麻烦您的师门了,我自己再另想办法吧。”楚云说完,便起身向杜重霄告辞。

    杜重霄张了张嘴,到口的话却又咽了下去,虽然他与楚云交往时间不长,但也大致知道对方的脾性,看他那一脸坚决的样子,知道再劝也是没有意义的。

    楚云刚刚从杜重霄的书房中走出来不久,便遇到了杜飞城,这家伙一看到楚云,立刻小跑着迎了过来。

    “楚兄,我正准备去找你呢,没想到你却自己过来了。走,我有件事情要与你商量一下。”说着,杜飞城就要拉着楚云去他那院子里。

    “杜兄,我还得去医馆呢。”楚云当下便要拒绝,昨晚的事情他可是记忆犹新,原本以为真是去什么好地方呢,没想到被对方拉到了青/楼中,他现在是不上这家伙的当了。

    可杜飞城那会放开楚云,在远离了杜重霄的院子后,他便神神秘秘的说道:“楚兄,你想不想拾掇拾掇王家?”

    楚云一愣,道:“你打算干什么?”

    “嘿嘿……”杜飞城一脸坏笑,道,“昨晚我和岳兄见你心事重重的,估计是你担心那王家在背后使坏,所以我们便商量着陪你一起去王家转转,敲打敲打他,顺便敲敲竹杠。”

    “这……”楚云思绪飞转,“我们去管用?那王化季虽然比不上你老爹,但收拾你和岳兄还是轻而易举的吧。”

    杜飞城非常自信的说道:“你就放心吧,王化季那厮绝对是一个小心谨慎之辈,在没有摸清楚我们是否是在我爹授意下前去找麻烦之前,绝对不敢向我们动手的。而且就算知道了,最多也就是不买我们的帐,也不敢对我们怎么样。”

    “这样啊!”楚云略作沉思,道,“那你们去了便是,我就不掺和了。”

    “楚兄,你若是不去,我们又怎么理直气壮的找王化季那老家伙的麻烦呢?”杜飞城苦着脸道。

    楚云笑笑,道:“这点小问题难不倒你杜大少爷吧?再说了,我还真得去医馆,作为一名医师……”

    “好,好!我们自己去便是。”杜飞城可不想听楚云这一篇大道理唠叨下去。

    楚云当即抱拳告辞,走了几步后转头对杜飞城道:“杜兄,你什么时候去王家先给我说一声,我虽然不去,心里乐呵乐呵也是可以的。”

    说完后,楚云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杜飞城在原地发呆。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闷/骚型男人?”杜飞城摇了摇头,便去忙活自己的事情去了,他虽然说是要去找王家麻烦,但却不是今天。

    ……

    一天时间匆匆过去,前来找楚云治病的人也变得越来越多,而且开始出现一些疑难杂症,这些都使得楚云获得的经验值开始增多。

    这一天下来,楚云获得的技能经验达到了五百多点,算是创下了一个新高。

    但这距离程阳将基础内功修炼到穴窍境还有一定的差距,更不用说是修炼到穴窍境巅峰了。

    现在楚云面对九指邪尊带来的压力,不得不加紧赚取经验值。

    不过楚云也知道,如果九指邪尊现在真的快速赶来恭州城,恐怕他是没有时间修炼到足以与九指邪尊抗衡的地步了。

    如此要想度过这个难关,或许只有另想他法了。

    楚云虽然对九指邪尊抱有极大的忌惮,但却并不认为自己只能坐以待毙,虽然他的武学修为才达到气感境聚气阶段,但别忘了他还是10级医师。

    作为一位顶级医师,救人无比在行,而要杀人,同样能举重若轻。医师是需要分析药理的,而毒性同样是药理的一种。只要能接近敌人身旁,他有无数种方法让对手无声无息的死掉。

    但同样作为一位医师,他从来都认为医者手段是用来救死扶伤的,而不是杀人。

    若非万不得已,楚云不会选择用这种方式对付九指邪尊。

    晚上回到家中,楚云先考验了一番玉儿的修炼进度。

    现在玉儿的内功修为已经彻底稳定在了聚气阶,而且丹田中凝聚的内力已经有两根发丝般粗细了,只要最终这次内力能够达到十根发丝粗细,玉儿便能开启第一个穴位,以此进入穴窍境。

    楚云估计,最多再有十来天的时间,玉儿便能将内力练到十根发丝般粗细,但什么时候能够顺利开启第一个穴窍,这就看个人的悟性和机缘了,好在玉儿的悟性同样很高,突破到穴窍境的瓶颈还难不倒她。

    至于玉儿在招式上的修炼,可就比楚云落后不少了,现在掌法和剑法也都才达到融会贯通的层次。可这也已经足够吓人了,毕竟玉儿接触修炼才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却比大部分人苦修十多年还要厉害。

    “玉儿,你修炼速度不错,但可不能懈怠,别说其他地方,仅仅是这恭州城中,就有很大一部分人能轻易击败你。”楚云说道。

    玉儿小嘴一瘪,道:“公子,玉儿这才修炼了不到半月呢,以后玉儿准能比他们更厉害。”

    楚云笑笑,对此倒是深表认同。

    随后,楚云便打发玉儿到自己房间中修炼,而他则在院子里开始练习招式。

    如果其他人看到楚云打出的基础掌法,一定会大吃一惊,基础掌法怎么可能精妙到这种程度。殊不知这正是一门武学达到出神入化层次的效果。而要将一门武学从登峰造极练到出神入化,却不是谁都能办到的,这不仅需要千万次的锤炼,还需要极高的悟性才行。

    对于江湖中绝大部分人来说,基础武学不过是最开始没得选择的情况下学习的武学,当有了更高层次的武学之后,基础武学必然就丢下了。如此一来,又有几人能将基础武学练到出神入化的层次呢?

    练了半个时辰的掌法后,楚云又开始练习剑法。不过现在楚云没有武器,只能用一柄木剑练习,但以他达到出神入化层次的基础剑法,就算是木剑也颇有威力。

    武学等级达到出神入化层次之后,练习便显得不是那么重要,更多的则是领悟。因此楚云每天只需要练习半个时辰,便能保证这两项武学修炼程度稳步上升。

    半夜十分,楚云正在修炼内功,忽然耳朵微微一动,他感觉有什么东西进入到自己院子里,当即和衣躺下。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自己的房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了,楚云半眯着眼睛,看到两道人影从门缝中钻了进来。

    接着外面微弱的月光,楚云豁然发现进来的这两人竟然就是自己十多天前救治的那对父女。

    “这两人难道要恩将仇报?”楚云心中颇有些忐忑,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将一个小瓷瓶握在了手中,那里面装着他秘制的东西。楚云非常清楚,凭着自己的武学修为,绝对不是这个中年人的对手。

    “恩公!恩公!”那中年人轻脚上前,拍了拍楚云的肩膀,试图将他叫醒。

    楚云心头疑惑,但也顺着这人的呼喊醒了过来。

    “你们是……”楚云开始装糊涂。

    “在下柳清源拜谢恩公救命之恩。”那中年人屈膝便跪。

    其身后那少女柳惜霜也紧跟着跪下,道:“小女子柳惜霜拜谢恩公。”

    “原来是你们啊,快快请起。……你们……这,救人乃是医者本分,你们何须如此客气?这不是折煞我吗?”楚云从床上翻身而起,颇有些手忙脚乱的扶起刘清源父女二人,其中有他的真心,也有故意装出来的。

    刘清源起身后道:“恩公,今晚深夜造访,一来是为了感谢恩公,二来也是有一消息要告知恩公,不然将大祸临头。”

    “什么事?”楚云心中一突。

    刘清源道:“恩公当初救治在下的伤情,可知在下的伤是从何而来?”

    楚云倒也没有隐瞒,直接说道:“之前我倒是不知,不过医馆的人告诉过我,说是一个名为九指邪尊的武林中人所伤。”

    “正是。”刘清源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道,“那九指邪尊是一个睚眦必报之人,原本在下和女儿惜霜按照恩公您的指示,准备瞒天过海,将这事掩盖下去。却不想有人从中作梗,竟然胡乱宣扬,将事情捅了出去。现在那九指邪尊已经到了五百公里外的嘉定府,不日便能赶到恭州城。那九指邪尊残暴异常,在下恳请恩公立刻带着令尊、令堂早作避退,等那九指邪尊离去之后方才现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