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群太监上青/楼。

    现在楚云心中的体会比这好不了多少,作为一个有着现代观念的年轻人,十五岁就去逛窑子,心里这一关还真不好过。

    同时,看着这倚翠楼大门口进进出出的人流,楚云就更觉诡异了。前一世只能摆在暗地里的生意,在现在却能登上大雅之堂,直接在这片繁华的大街上摆放着。

    杜飞城拉着楚云就往里走,脸上带着一丝激动的绯红,刚到门口,那迎客的艳丽女子便腻笑着道:“杜少爷,你怎么才来啊?我们的姑娘可都望穿秋水了。”说着,两位姑娘便要上前分别拉住二人。

    楚云哪里经过这等阵仗,上一世二十多年的生活阅历放在这里也不管用,直接身子一咧,让了开去,讪笑一声,道:“不用拉,我自己能走。”

    杜飞城嘿嘿一笑,道:“我这兄弟面嫩,你们就别为难他了,我们自己上去便是。”

    那两个艳丽女子也就顺水推舟,打俏着去招呼其他人去了。

    杜飞城边走边道:“楚云兄弟,这倚翠楼可是恭州城最大的青/楼,在这里,只有要钱,吃喝玩乐什么都行。”

    说着,他们便已经进入到大堂中,杜飞城对一个老鸨子说道:“去将你们的婉清姑娘叫来,到翠微楼。”

    那老鸨子明显认得杜飞城,当即高兴的应了一声,屁颠屁颠的就下去了。

    杜飞城带着楚云,穿过大堂,进入到一座雅致的小阁楼中。

    “怎么样?这里环境不错吧!”杜飞城颇有些得意。

    走进阁楼,楚云发现这里早已经有一个人等在这里了,这人年纪与他们相仿,也就十五六岁,但他的体型却与年龄严重不符。

    这是一个大胖子。

    “杜公子,这位是?”楚云有些疑惑,之前他可没听杜飞城说过这里还有其他人。

    杜飞城咧嘴一笑,道:“这是我的好兄弟,岳向东,他老爹是恭州城威武镖局的总镖头。”

    楚云嘴角抽了一抽,这俩人是好朋友?这怎么看怎么诡异啊,杜飞城单独在一处倒也不瘦,可与这岳向东站在一起的时候,让楚云不由得想起了上一世一部武侠小说的两个人物,胖头陀和瘦头陀。

    当然,这些话楚云自然不会说出来,杜飞城已经开始向对方介绍楚云了。

    那岳向东听说楚云便是治好杜飞城的医生,立刻站了起来,抬起他那胖乎乎的手,向楚云抱拳致意道:“多谢楚云兄弟。”

    三人都是十五六岁的少年,很容易便聊到了一起,虽然楚云是一个伪少年,但他灵魂的实际年龄也大不了多少,与他们并无多少隔阂。

    还没说几句话,阁楼房门被推开,一个二八芳龄的俏丽女子走了进来,其怀抱琵琶,眼神中总带着浓浓的忧愁。

    “小女子婉清见过几位少爷。”那女子黄莺般的声音从那樱桃小嘴中发出,让人魂牵梦萦。

    岳向东腆着一张胖脸,道:“婉清姑娘,上次你唱的那钗头凤太好听了,这次再给哥儿几个唱一曲吧。”

    婉清姑娘抿嘴一笑,道:“岳公子,婉清现在倒是有一曲新曲,不知岳公子、杜公子是否愿意为婉清品鉴品鉴?”

    岳向东立刻道:“婉清姑娘请唱,只要是婉清姑娘唱的,那定然是好听的。”

    楚云瞄了岳向东一眼,这或许就是所谓的脑残粉吧?

    看样子这两个小子只是来听曲儿的,倒是自己邪恶了。

    婉清姑娘已经开始弹奏琵琶,伴随着凄美的曲子,婉清姑娘那优美的声音开始在房间里回荡,让杜飞城二人听的是如痴如醉。

    楚云上一世什么样的好歌没听过?自然颇具免疫力,倒也不像杜飞城二人那般沉醉。

    忽然,他隐约听到一缕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其中一个名字让他猛然惊醒,九指邪尊。

    楚云那还顾得听什么小曲,集中精力去听那模模糊糊传来的声音,结果却只是断断续续,根本听不清楚。

    忽然,楚云心中一动,立刻将丹田中那丝内力调动到耳中,周围的声音顿时清晰了许多。

    “九指邪尊已经到了恭州城?”

    “……没有……专门过来找人的。”

    “听说九指邪尊要杀的一个人在恭州被人救了。”

    “谁这么大的胆子啊?”

    “我不是听说没救活吗?”

    “你这消息确定吗?那魔头要真来了恭州城,说不定又将在这里掀起一片腥风血雨。”

    “我也只是听说的。”

    ……

    楚云听了这段,心中骤紧,如果九指邪尊真的赶来恭州城,那可就麻烦了。

    自己现在没有任何依靠,就连杜重霄也不是九指邪尊的对手,这局可不好解啊。

    现在自己缺的只是时间,他相信只要给自己一年时间,他将不惧那什么九指邪尊。可现在他能有一年的发展时间吗?

    当然,这种消息是否可信,楚云也拿捏不准,他现在最要紧的是想办法尽快提升实力,这种压力让他不敢放松。

    随后曲子听的什么,楚云也不是特别在意,倒是最后那婉清姑娘看着他时那奇怪的眼神让他记忆深刻。

    楚云三人从倚翠楼中出来时,他还是有些心不在焉,这也使得杜飞城和岳向东稍稍有些扫兴。

    与杜、岳二人告辞之后,楚云独自返回自己家中,他心中还想着那九指邪尊的事情。虽然自己也算是重活一世的人了,并不是特别惧怕死亡,但他却不想父母因此受到牵连。

    特别是在与父母吃晚饭时,看着他们那慈祥的面容,楚云这种想法更甚。

    “不行!明天必须去找杜重霄问问,以对方在恭州城的势力,如果九指邪尊来到恭州城,定然瞒不过他的耳目。”楚云在心中暗暗有了决定。

    第二天一早,楚云便先去了杜府。

    “杜老爷,今天在下过来,是有一件要紧事想请教杜老爷。”楚云表情镇静的说道。

    杜重霄看了看楚云,叹了口气,道:“楚兄弟,你想问的应该是关于九指邪尊的事情吧?”

    “正是。”楚云郁闷的点了点头,似乎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招惹了九指邪尊。

    杜重霄道:“其实前些日子沈老弟也给我说过这事,当时我也让人打听了一下,你救下的那人在城内兴隆客栈中住了七八天,最终却还是死了,而且是装在棺材里抬出去的。当时我觉得这人既然没救回来,也就没太把这事儿当一回事。可就在两天前,蜀地市井中流传着一个消息,九指邪尊打伤的那人被你给治好了,对方当时使用棺材,不过是想掩人耳目。我听到这个消息时也是吃了一惊,如果这些话传到九指邪尊耳中,对方定然不会就此罢休的。”

    楚云这才有些了然,但新的疑惑又出现了,既然那病人是被装进棺材中抬出客栈的,想来对方也清楚自己的意图了。可最后为何又会有消息走漏出去呢?这明显不符合情理,除非那父女二人故意要害自己,不过这可能性不大。

    楚云犹豫了一下,说道:“杜老爷,昨日里我曾听人暗中议论,似乎那九指邪尊已经动身赶来恭州城了。”

    “果真如此?”杜重霄震惊的问道。

    在楚云非常肯定的点头之后,杜重霄眉头紧锁,道:“这可就麻烦了。”

    忽然,杜重霄神色复杂的看了看楚云,道:“楚兄弟,原本以楚兄弟你对我杜家的恩情,你的事情老夫应该一肩扛了。但这九指邪尊实力惊人,凭我的能力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为了保证万无一失,我建议从我师门中邀请高手前来助阵,最好是能将那九指邪尊永远留在恭州城。只是……”

    楚云原本听杜重霄说邀请其师门的人,还稍稍松了一口气,毕竟青城派是蜀地大派,门中高手众多,一个通脉境初期的高手,还不至于让他们无法应对。可对方最后那一句转折,又让楚云的心提了起来。

    “只是什么?”楚云立刻问道。

    杜重霄苦涩的道:“只是关于楚兄弟你能够炼制夺天丹的事情恐怕就无法保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