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刘掌柜总归是见过了世面的人,脑袋一转便想到了一个办法,当即小步来到楚云身前,附耳在他耳边说了几句。

    楚云表情也是微微一变,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当即对刘掌柜说道:“刘掌柜,你放心吧,我有分寸。”

    “如此就好。”刘掌柜松了一口气。

    他们在说话的时候,那姑娘一直在一旁紧张的看着,或许其他普通病人不知道最初王神医话里的意思,但她却是非常清楚,因此非常担心楚云忽然改变主意不治了。

    楚云与刘掌柜说完之后,笑着对那姑娘说道:“我们继续吧,你将你父亲扶在椅子上,我得仔细诊断一下,究竟能不能治疗,我现在也说不准。”

    “好的。”那姑娘忙不迭的说道。

    待对方将病人在椅子上放好,楚云握着对方的脉搏,开始诊脉。

    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楚云才放开手,叹了口气道:“姑娘,你父亲所受之伤分为两个部分,既被掌力打伤五脏,同时还有毒素侵入心脉,这五脏之伤好治,心脉毒素难除啊。我也只能尽力而为。”

    “谢谢大夫,求求您一定救救我父亲。”那姑娘一脸乞求的说道。

    王神医在听了楚云的话之后,却是一脸讶异的看着对方。

    如果说刚才对方施针只是看出了对方在针灸手法上无比娴熟,那么现在对方的诊脉的能力便说明了对方有着扎实的基础功。中医对病情的诊断讲究望闻问切,而切脉是否准确决定了一个医师能有多大成就。

    可王神医却不知道,其实楚云根本不需要切脉,他在看过对方的面部肤色之后,就已经知道了对方大致病症,切脉不过是做一些掩饰而已。

    楚云没有说话,再次提起银针,那双手舞动之下,一根根银针扎在病人胸腹之处。

    随着对这一根根银针提拔、转捻,楚云额头上慢慢冒出了一些吸汗。

    这倒不是楚云装出来的,他现在的内力还不足以运用到针灸上,而眼前这病人的病症也确实沉重,甚至针尖的每一次颤动都需要他靠自己指尖的操纵完成,这无疑是非常庞大而又艰巨的任务。

    周围的人全都屏住呼吸,生怕影响了楚云的治疗,就连王神医也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一刻钟过去,程阳收回银针,用纸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叹了口气道:“姑娘,你父亲的伤势已经稳住,服药便能痊愈。至于那毒素,请恕我无能为力,只能暂时将其压制在手太阴经内,至于能压制多久,我也说不准,不过至少应该能保证三天内无恙。希望在这三天里,姑娘能够找到解毒良方。如果此毒无法解除,你父亲还是会性命不保。”

    那姑娘满脸凄容,不过看向程阳的神色倒是充满了感激,道:“多谢大夫,今日之情,小女子铭记在心,将来定当报答。”

    “救死扶伤本就是医者本分,何须报答?”楚云笑笑,然后坐会席位,刷刷刷的写下了一张药方。

    楚云将药方递给那姑娘,说道:“去取药吧,记得按时服用,这伤势三天就能好了。”

    那姑娘脸上闪过一丝异色,因为她感觉自己在接过药方时,手心里被对方快速的塞进了一个纸团。不过她也是心思细腻之人,知道楚云这样做定然是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也就没有说出来,紧紧的将纸团紧握在手心。

    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个纸团很可能关系到自己父亲的性命。

    随后,她便小跑着取药去了,她的父亲则暂时被扶到了一边的病床上。

    刘掌柜苦着脸对楚云说道:“小楚,这就是你说的心中有数?刚才我不是给你说了吗,这天毒掌的伤不能治……”

    楚云不在意的笑笑,道:“我这不是没治好吗?虽然说只要在三天之内找到解毒之药,便能彻底治好,但这解毒之药又岂是那么好找的?我那样说,不过是宽慰一下那姑娘罢了。”

    “哎……”刘掌柜说道,“希望不会出现什么变故吧,那九指邪尊……”

    刘掌柜没有继续说下去,他觉得楚云不是江湖中人,不会知道这九指邪尊的名字代表着什么。一旦那姑娘的父亲侥幸活了下来,估计那九指邪尊就算是找到天涯海角,也要将楚云追杀至死。

    楚云这也没太在意刘掌柜说的什么,他正回味着刚才那条系统提示呢。

    “系统提示:成功治疗5级内伤,奖励技能经验120点,阅历经验50点。”

    “系统提示:成功治疗6级中毒,奖励技能经验200点,阅历经验80点。”

    没想到系统竟然将那病人的病情算作是两病,直接就给了楚云320点技能经验,这可相当于他计划中一天的收获了。

    一想到以后经验值刷刷的增加,楚云内心就激动不已,这可是自己安身立命的资本。

    ……

    那姑娘取药后也付了诊费,对于江湖中人来说,诊费这点银子自然算不得什么。

    她离开医馆,便背着父亲找了一家客栈住下,这时候她才终于有时间打开那位年轻大夫给她的那张纸团。

    “姑娘,你父亲的病已经无恙,请暂时让您的父亲隐姓埋名,最好是不让别人知道他已经获救的消息。”

    非常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她心中无比震惊。

    自己父亲就这样被治好了?真的还是假的?

    她转头看了一眼安详的躺在床上的父亲,眼神中带着一丝坚定:“如果你真的治好了父亲,我柳惜霜便是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的恩情。”

    她这念头刚落,却见父亲眼皮眨了两下,然后直接就睁开了,就如同久睡初醒一般。

    “霜儿,我这是在什么地方?”柳父还处于茫然状态。

    柳惜霜惊喜的道:“爹,你终于醒了,你真的醒了……”

    柳父被女儿这样一喊,也想起了自己昏迷前的状况,说道:“我……我的伤怎么好了?霜儿,这天毒掌的伤也有人能治好?”

    刘惜霜颇有些崇拜的说道:“爹,你恐怕想不到吧,救你的那大夫只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你还别说,对方那医术还真神了,只是一阵针灸,其他什么都没做。对了,他还开了一服药,说是治你的内伤的。”

    柳父说道:“内伤?似乎确实还有一点没有痊愈,不过就算没有药,也能慢慢好转。只是……你确定救我的那位大夫只有十五六岁?”

    柳惜霜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

    柳父翻身坐起,道:“我得去谢谢人家,这可是救命之恩啊!”

    “等等。”柳惜霜一把将父亲拦住,道,“爹,你这么急干嘛。你也不想想你受的是什么伤,要是让外人知道那位大夫治好了你的病,恐怕你的恩人就要生命危险了。”

    柳父心头一震,懊恼的道:“你说的有道理,差点心急办了坏事。……对了,那位恩公叫什么名字?”

    柳惜霜道:“我听他们医馆其他人称呼他为楚云,应该就是这个名字。爹,我们就算要感谢他,也得暗地里过去。而且接下来我们还得隐姓埋名一段时间,这也是为了楚公子的安全考虑。”

    “就依你吧。”柳父看了看女儿,说道,“霜儿,你以后可得勤加修炼。你的修炼天赋极佳,现在已经达到了聚气境界的巅峰,只差一线就能进入血窍境。爹爹没用,打不过那九指邪尊,你母亲的仇就指望你去报了。”

    柳惜霜点了点头,双目中带着浓浓的恨意,道:“爹,你就放心吧,女儿一定会手刃仇人的。”

    ……

    楚云现在可是痛并快乐着,当然,这快乐还是大于痛的。

    自从给柳父治病之后,虽然人们并不知道他当场将柳父的伤给治好了,但通过他展示出来的水平,人们还是觉得楚云的医术还是过硬的,因此当场便有一些病人跑来找他诊治。

    而之前那位拒绝由楚云治疗的大娘更是第一个跑了过来。

    “大娘,你这是普通的感冒,吃了这服药之后,两天就能痊愈了。”楚云开出药方,递给那位妇人。

    “谢谢小郎中。”那妇人咧嘴一笑,这让楚云为她诊治,还节约了一两银子呢,而且,就算是邓医师,也不敢保证她的病两天就能好吧。

    “下一位……”楚云看了看后面排着的队,喊道。

    “你这是湿毒引起的腰椎疼痛,来,我给你针灸一番,立刻就能见效。”……

    “系统提示:成功治疗2级疾病,奖励技能经验20点,阅历经验5点。”

    那病人从床上下来,激动的道:“真的好了?小郎中,你可真是神医啊!我这病可缠了我几年了,一直不见好。”

    楚云笑笑道:“放心吧,你这病已经根治了,只要你不再惹上湿毒,便不会再复发了。”

    “谢谢楚大夫。”那病人欢天喜地的离开了。

    ps:兄弟们,不要吝惜你们的票票啊!使劲的砸来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