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字体+

    郑毅并不知道自己离开之后,致公堂的几位大佬会对自己品头评足,离开陈公馆之后,郑毅立即返回家中,向父亲郑兰亭和大哥郑恒禀报与致公堂几位大佬见面洽谈的情况。

    有感于致公堂散布在世界各地的庞大势力以及蕴含的惊人财富,郑兰亭对于郑毅的禀报非常重视,也乐于在致公堂处于发展低谷的时候做一些雪中送炭的事情,也愿意在粮食等商品贸易和一般实业投资方面与致公堂加强合作。

    但是,对于致公堂要求入股兵工厂一事,郑兰亭却显得犹豫不决,因为他非常了解致公堂的历史和现状,担心与致公堂走得太近会引来南京政府和民党的不快。

    对于郑兰亭的这种担忧,郑毅倒不觉得是什么大事,略作考虑便如此询问自己的父亲:“如果民党高层得知我郑氏家族与致公堂的合作逐渐加深,他们除了感到不高兴之外,还能做些什么?”

    老大郑恒尚未反应过来,老谋深算的郑兰亭已经露出欣慰的笑容:“嗯,不错!哈哈这么说起来,你是希望引入致公堂的投资了?”

    郑毅诚实地点了点头:“这两年我们家族在方方面面的投资很大,导致流动资金有些捉襟见肘了。”

    郑兰亭深有同感,靠在椅背上幽幽叹道:“是啊!亚洲新闻集团投资很大,两年来陆续收购三家报社,建成了亚洲最大、设备最好的印刷厂,整合后的两报两刊,逐渐步入了正轨,但还需加倍努力逐渐积攒政治影响力。”

    “同时,办公大夏刚刚封顶,至少还得继续投入三十万港币进行装修,以上这些总投资超过三百万,却需要五年乃至十年之后才能收回老本。”

    “要是再加上拥有六百多万地产的置业公司、陆续投入两百多万巨资的海洋运输公司及其码头货场等设施,再算上去年秋天由你主持收购重组的远东机械制造公司,总投资已经超过一千三百万,目前我们确实没剩下多少流动资金了。”

    “置地公司收购的地皮不都是陆续建造住宅楼然后卖掉吗?这一块应该能保持充裕的资金流量啊!”

    郑恒忍不住说出耿耿于怀的最大一块产业,虽然他对自己的父亲极为尊重,对弟弟郑毅又敬又怕,但他始终认为家族庞大的财产中有自己一份,而且自己身为长子,有资格参与到核心决策之中。

    郑兰亭对儿女之间的关系非常敏感,听了大儿子冷不丁说出的两句话,情不自禁望向自己右侧的二儿子郑毅,看到郑毅脸上始终保持和熙的微笑,没有任何辩解的意思,心中不由得暗自感叹,当下转向大儿子郑恒,和蔼地询问:“要不,春节后你把武汉的生意交给你二弟,带上老婆孩子一起回来帮帮我?”

    郑恒愣住了,看看深色温和的父亲,再看看对面悠然吸烟的二弟,一时间不知如何选择才好。

    尴尬的沉默过后,还是郑毅开口为郑恒打消顾虑:“大哥,我觉得父亲的提议很好,香港的发展形势远比动乱不堪的内地要好得多,别舍不得那不值钱的英国领事馆参赞头衔。”

    “如果我推测不错,最多不超过两个月,武汉就会成为蒋桂军队激烈争夺的主要战场,何况家族在香港这边的生意越做越大,需要你回来辅佐父亲。”

    郑恒不好意思地笑道:“有你这位目光如炬的商业天才在父亲身边,我一直很放心的,哈哈!”

    郑毅严肃地摇摇头:“大哥,你太高看我了,你还是尽快回来吧,如果你舍不得武汉的那些产业,不妨折算一下,然后全部转让给我,由我来经营,一年之后再连本带利返还给你。”

    “我如今的主业是武器制造和进出口贸易,接下去几年我的主要发展方向还是在国内,以我在国共两党中闯下的那点微薄之名,估计比你更适合主持国内的生意。”

    “这个我还是问过父亲再说吧,我觉得你在香港一直干的挺好的。”

    郑恒非常愿意接受弟弟开出的优厚条件,但他不敢表露出来,自以为巧妙地把决定权推到父亲身上,哪里想到自己的父亲对自己更为不满了。

    城府深沉的郑兰亭虽然对大儿子的格局甚为失望,但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表达出自己的不快,他受过严格系统的现代教育,知道如何维持家族成员的关系,因此,他不会当着二儿子的面教训大儿子,但脸上的不快之色还是显露出来了。

    郑毅也不愿意与私心颇重的大哥产生矛盾,看到郑兰亭缓缓拿起一支大雪茄开始修剪,笑了笑向郑兰亭提出请求:

    “父亲,我看干脆把武汉的生意交给我打理吧,之前小富已经按照我的意见在沪海开设了一家贸易公司,在法租界也有自己的产业和办公地点,还有姐夫一家关照,大不了我再找孔氏家族合作,我想,英华公司的怀特先生和鲁麟公司的赫德尔先生都会给我点儿面子的。”

    郑兰亭暗自叹了口气,放下手中精美的专用小刀,略微犹豫便作出决定:“也好,等接待完南京方面派来的考察团,你就和你大哥一起回武汉交接吧。”

    “不过,不要再说什么折算补偿的话,我们老郑家留在武汉的那点儿产业除了祖宅之外,值不了几个钱,扔了也不可惜。”

    “就让你大哥回来帮我吧,置地公司这一块最大的产业确实牵扯了我诸多精力,慢慢的我也觉得有点儿力不从心了!”

    郑恒心中大喜,连忙表示愿意遵从父亲的安排,郑毅笑了笑站起来,说自己与兵工厂的劳埃德等几名工程师约好今天晚上一起好好喝一杯,徐茂富等会儿就来接自己,得到父亲的许可之后告辞离去,前往自己的住处和爱妻一起说话。

    当晚,劳埃德等四名机械工程师在郑毅的盛情款待和五千英镑的酬金面前,愉快地答应郑毅的要求:在一周内绘制出毛瑟1924式步枪的设计图,编写出制造工艺流程,加工出一套检测模具。

    郑毅终于放下一大心事,虽然自己可以通过逆向测绘,绘制出毛瑟1924式步枪图纸,编写简单的制造工艺流程,但其中的工作量很大,仅是枪机的设计图就要画出十五张以上。

    事务繁忙的郑毅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做这些繁琐的工作,交给手下的外籍工程师来完成,不但能顺利解决这一难题,还能通过巨额报酬来加深彼此之间的关系,为今后的密切合作打下良好基础。

    ps:母亲手术后已经出了重病监护室,现在状况良好,估计用不了几天就会出院回家。等一切恢复正常,小火便会恢复两更!

    谢谢大家的关爱!

    稽首致意!